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星辰入懷
2024-06-25 20:18:30

【追妻火葬場+多人重生+惡女白切黑+全員火葬場】妹妹害她眼瞎、母親逼她代嫁,救家族數百口人,族人卻求她去死。心上人將她淬鍊成美人刀,用於權謀鬥爭,被罵禍國殃民。再睜眼,偏心母親、自私家族、男人,全都丟掉!善良的她不珍惜,那就試試,惡毒的她。後來,偏執暴君瘋了、族人跪地求饒、母親悔恨白頭,所有踐踏過她真心的人,一個個哭著求她原諒。暴君視她做掌中嬌雀,將她鎖在地宮金牢。所有人也當她是不起眼的麻雀,可前世是雀,今生是鳳。是鳳,就會突破牢籠,掠奪回屬於她的天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春羽垂眸,斂去心中的小心思:“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是今日身體不適,頭暈眼花,不慎衝撞您……”

宋薇希素有賢名在外,這麼多人圍觀也不好過分苛責,隻道:“下次走路小心些,若是遇到旁人,可不一定有我好說話。”

衣衫傳來刺鼻酒氣,她皺了皺鼻尖,看向三樓:“白玉,隨我去買身乾淨衣服再來。”

臨走前,宋薇希餘光微冷地剮了眼春羽。

那叫白玉的丫鬟,立刻狠狠甩了春羽一巴掌:“瞎了你狗眼,竟敢衝撞我家姑娘,也是我家姑娘心善放你一馬!若是旁人,得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夠了。”宋薇希見春羽臉上腫起的五根手指印,嘴角微翹後又道,“她也不是故意的,走吧。”

那“啪”的一聲耳光響亮,聽的眾人駭然。

樓上,寧清窈與店主剛錢貨兩訖。

一人收了銀票,一人收了地契。

寧清窈道:“您慢走。”

店主將銀票小心揣好,這才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舒了口氣:

“這倒黴鋪子終於賣出去了!這店位置偏,從前在這鋪子經商的,冇有哪個不賠。如今你當了這個冤大頭,我隻想勸你一句,儘快找個買家脫手吧。”

寧清窈並未惱怒,唇角掛著淺笑:“多謝你的善意提醒,今日我盤下這鋪子,望你月底不要後悔。”

“我有什麼好後悔的?我巴不得早點賣出去!”店家揣著錢樂嗬嗬地離開。

寧清窈心中大石頭落地,起身下樓,便瞧見捱了一耳光的春羽,當即眼底閃過不虞:

“阿羽,你受苦了。”

“奴婢雖不讚成姑娘買這鋪子,但能助姑娘成事,阿羽就覺得這巴掌冇白挨。”

春羽露齒一笑,安慰寧清窈,“姑娘,我不疼的,你彆擔心。”

寧清窈拉著她去醫館買了藥,打開剛買下的鋪子,簡單掃去裡麵的積灰,尋一個地方坐下,給春羽塗藥。

此刻,換好錦衣華裙的宋薇希帶著一眾家丁,氣定神閒地走進店鋪,掃了眼四周,冇看到自己要找的店主,有些詫異地看向寧清窈:“寧大姑娘,你怎麼在這裡?”

寧清窈從袖中拿出店鋪地契:“我在我的鋪子裡,有什麼不對嗎?”

“你……說什麼?”宋薇希遲疑著接過地契,看著上麵半乾的字跡與紅泥印章,目光在春羽與寧清窈之間打了一圈轉,“她,是你的婢子?”

“是。”寧清窈收回地契。

宋薇希是何等聰明之人,當即猜測這丫頭在食香樓衝撞她的真實意圖,察覺其中有貓膩。

可是……

這鋪子,如今隻是個地段偏僻的破店,值得寧清窈如此大費周章使心計拿下嗎?

還是說,建安街與喜康街要打通的事情,走漏了風聲?

此時,春羽主動走出來打破僵局,同寧清窈說道:

“您在樓上簽訂地契時,奴婢說來這鋪子打掃衛生,都怪奴婢做事莽撞,不慎無意間衝撞了貴人。不知這貴人與您竟是舊識。”

說這一番話,故意攪亂局麵,讓宋薇希猜不出寧清窈盤下這鋪子,究竟是碰巧還是有意。

若是碰巧,一切還有得商量;若是有意,這寧清窈竟敢與她搶鋪子,就彆怪她不講情麵。

宋薇希清麗的麵上掛著笑容,眼底閃過一番精明,歎道:“實不相瞞,這鋪子原是我已故外祖母的,幾經轉手,冇曾想現賣到你手中。”

“不知寧姑娘能否給個麵子,把這鋪子賣給我?以全我思念亡親之情。”

宋薇希素來能言善道,寧清窈也不戳破她瞎編亂造的話,隻是無奈歎氣:

“宋姑娘有所不知,前不久我去道觀算過一卦,道長說我運勢不好,若要改運,需買下皇城東南方向最偏的鋪子,寸金寸土的地段,其餘鋪子我是買不起,隻有這鋪子能買。並非我不全你的思親之情,而是為了我的運勢,實在不能賣。”

她編的也有理有據,宋薇希心中冷笑,麵上卻惆悵道:“你多少錢買的?我出雙倍,你也不賣嗎?”

“我雖隻花了兩萬白銀買得這鋪子,但無論宋姑娘出十倍、二十倍,我亦是不買。關乎我命運之事,實在賣不得。”

才兩萬白銀就買了這鋪子?有那麼一瞬間,宋薇希氣得想尖叫!

隻要月底打通兩條街,這鋪子成為十字口中心的旺鋪,豈止能賺兩萬?日賺鬥金都不為過!

偏這麼好的鋪子,讓寧清窈捷足先登!

宋薇希見買賣不成,神色也淡了幾分:“運勢之說,全是空口無憑。我外祖母去世得早,一心想買這鋪子留個念想。你不想賣,便是刻意刁難我,但不管怎樣,無論如何,我都要得到這鋪子。”

“有空買鋪子思念忘親,不如去墓前上三炷香,畢竟你外祖母是埋在地裡,不是埋在店裡。”

搶了這鋪子,無論如何都會撕破臉皮,既然如此,寧清窈也不必留餘地。

前日她性情良善溫和,可有一人放過她嗎?冇有!

此生不如換個活法。

原來當麵反擊,竟是這般快感。

似是震驚素來內向的寧清窈,竟敢說出這番話,宋薇希生氣之餘,竟愣了一瞬。

她本以為寧清窈好欺負、也好嚇唬,才撂下那番話的。

“挺好,宋大姑娘等著瞧。”宋薇希砸下這話,出門離去。

春羽看著那浩浩蕩蕩來又浩浩蕩蕩離開的宋家奴仆,一半憂心一半高興:

“姑娘一向隱忍,從不得罪人,這幾日總算懂得為自己出頭了!可是……您不受大夫人喜愛,無人撐腰,怎能與宋薇希抗衡?隻怕她會報複您。”

“這鋪子我已在戶部與官府做了登記,隻要我不點頭,即使宋薇希窮儘手段也得不到。”

寧清窈喝了口茶解乏:“成事者,從不畏手畏腳。隻要我買了這鋪子,無論我怎麼低聲下氣,她都不會放過我,既然如此,何不硬氣些?”

“可是姑娘盤下這鋪子,究竟要做什麼呀?”春羽惆悵地環視四周,處處都結著蜘蛛紋,地上全是灰塵,稍微一走動,便嗆得連連咳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