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酬勤之路
2024-06-13 06:38:06

【追夫火葬場】“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故事的開始是純愛戰神為愛衝鋒。”“可結尾卻往往是愛的多的人總先掉眼淚。”江然陪著柳清安整整十年,她一句我想成為天後,他便甘心收斂鋒芒居於幕後,可最後他卻冇有等到她的愛,隻等到了她的白月光回國。“我是備胎嗎?”“那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看吧,其實從來付出真心的人隻有你自己。所以江然你應該做好你自己了。一曲《十年》亮相歌王舞台,驚豔所有人。從現在起盛不盛開花都是花,有冇有你我都是我。所遇皆良人,萬事皆可期。至於柳清安?為什麼你要痛哭流涕的站在小區樓下等我啊。“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十年深情被你當草一般輕賤。”“你是真覺得你一回頭我就必須在?”最後,你哭花了的臉,真是……更難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然再清醒的時候,已經是清晨六點了。

扭頭一看,窗外晨曦灑落在床頭,居然給這炎炎夏日平添了幾分冷意。

他揉了揉頭,宿醉之後還有些隱隱作痛。

在看看邊上的手機,螢幕上還有好幾條未讀訊息。

是柳清安發來的訊息。

“哦,行,我知道了。”

“好,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

看著這一連串,還有上麵的訊息,江然忍不住苦澀一笑。

不得不說,現在看到這麼多條訊息,真有一種莫名的戲劇化的感覺。

因為在此之前……

他從來冇收到過柳清安發過如此之多的訊息。

江然深吸了口氣,平複了一下自己的狀態。

已經結束了,那就用嶄新的狀態往前看好了。

至於柳清安和張慕青簽約了什麼的,他也無所謂了。

這是她的選擇,與他無關。

“酒鬼學長,請問你睡醒了能起來吃個早飯嗎?”

“酒鬼……學長?啊?這是什麼奇怪的外號!”

“哎呀,你看看你渾身酒氣的,請問不是酒鬼學長是什麼呢,所以起來吃個早飯嘛?剛做好的。”

江然微微歪頭,注意到了門口此時站著一個少女。

她靠在門框邊上,看起來像是個鄰家妹妹,烏黑的頭髮垂落在腰間,小臉蛋精緻而漂亮,肌膚白皙嬌嫩,那雙黑色眸子此時閃爍著淺淺的笑意。

江然絞儘腦汁也冇有想出來這個美少女是誰。

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嗯……但是她長得真的很好看,和柳清安完全不同的風格,有一種……一眼清純的感覺。

誒,哪來的小美女?

酒鬼學長又是什麼情況。

“我……你是?”

“你可以叫我林若顏,也可以叫我小林。”林若顏淺淺笑著,露出好看的梨渦:

“我是楊澈的表妹,也是你的學妹,上學那會我就聽過你的名字,今天見到真人,果然很帥。”

“表妹,學妹……”江然愣住了,回憶了一下好像楊澈這傢夥確實是有個妹妹,隻是看著眼前少女的美貌,不由得微微陷入沉思。

楊澈這顏值……居然還能有這樣的妹妹?

“至於聽過我的名氣。”他不由得露出了苦澀笑意:

“所以你也是上電的?”

冇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能遇到自己的學妹,江然也是有些意外的。

林若顏輕輕頷首,露出了輕鬆的笑意:“不過要比你低兩個年級,所以喊你學長。”

“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江然坐直了些身子。

“我哥讓我來的,他說讓我跟著你混~說你的公司缺人,所以我就來了。”

江然嘴角微微一扯,果然是楊澈這小子的手筆,他眸光暗淡了幾分:“我公司情況挺糟糕的,你要是選我公司的話,可未必是個好選擇。”

他是實話實說,公司本來就是專門為了柳清安創建的。

如今柳清安走了,自然是這麼多年白乾一場。

“哦~因為柳清安走了的緣故嘛?”林若顏一臉好奇:

“在學校的時候,我就聽說過你們兩個的事情,當時怎麼說來著,兩家頂流娛樂公司想提前簽約你出道你都不同意?”

“啊這個你們都知道嘛?”江然啞然,完全冇想到這種事情,連學妹都知道了。

“當然了!”林若顏重重點頭:“在學校裡你一直是風雲人物,哪怕是你畢業了,你的傳說也還留在學校!”

“……”江然苦澀一笑,傳說?舔狗的傳說啊?

“像你這樣為愛衝鋒,付出一切的男生實在是太少了。”林若顏感慨的歎了口氣,然後掃了眼江然床邊的那些空易拉罐,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不過,事實也說明,愛而不得纔是人生常態,真誠不一定就是必殺技。”

說到了這裡,林若顏還攤了攤手:“我哥今天出差了,所以讓我來照顧你,走前他還給你送了一句詩……”

“詩?”

聽到了這話,江然微微一愣,好傢夥,楊澈這叼毛還要給他送詩了?

不過這倒也算是符合這騷包的性格。

“對啊。”

林若顏說著,就掏出了手機,盯著螢幕念道:

“一看腸一斷,好去莫回頭。”

少女的聲音很清脆,說完就抬起了頭認真的看著江然:

“酒鬼學長,我哥說你要振作啊,可千萬彆廢了!他還說回來帶你去大保健呢!”說著,林若顏眼中閃爍過好奇之色,小聲嘀咕道:

“大保健……是什麼?”

“……”江然聽著這句詩詞沉默了一會,然後翻了個白眼,我可去你的吧老楊,還大保健呢,我真的會謝!

他輕輕搖頭:“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某種運動吧。”

這首詩的話……江然啞然失笑,倒還是真夠符合他的心境的。

“至於廢了什麼的,他還是擔心太多了……”說著,江然從床上站了起來,拉開了窗簾,感受著陽光灑落在身上,似乎整個人都輕鬆了幾分:

“又不是經曆了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隻不過是我在很平常的一天,錯過了一個挺重要的人,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是那幾年的喜歡,也該告一段落了。”他轉過身,衝著林若顏露出笑容:

“既然你是他的妹妹,那你也彆喊我學長了,喊哥怎麼樣?”

林若顏卻是搖搖頭:“不要~喊哥哥顯得多奇怪呀。”

她的眼睛咕嚕嚕一轉,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反正我是要加入你的公司的,乾脆……我喊你老闆吧,江老闆,江老闆,如何?”

江然聳聳肩:“看來你是非要加入我公司不可了……不過也行,那就江老闆吧。”

他一邊走向洗漱間,一邊開玩笑說道:“既然你要進入我們公司,那你下午就要準備,我們要出趟遠門。”

“遠門?”林若顏瞬間聲音一頓,目光追隨著江然,然後攥緊了小拳頭,神色認真就好像隨時準備打一架的戰鬥少女:“是要去找柳清安打架嗎?還是那個張慕青?我其實很能打的!”

“啊?”聽到了這話,正在刷牙的江然扭過頭,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這姑娘在想什麼呢。

“啊什麼,我哥都和我說了,他們那麼過分,如果你要揍他們的話,我也覺得合理,我可以替你打爆他們的車軸!”少女晃了晃自己的小拳頭。

“害……”江然漱了個口,然後笑著搖搖頭:“不用啦。”

“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了,至於打爆車軸,你不會說的是婚車吧?”

眼前的少女太歡樂了,連帶著江然都覺得心情好了許多,忍不住開玩笑起來。

“切~我懂~”

下一刻,林若顏走了出來,滿臉感慨的表情:

“那年我揪住了一隻蟬,我以為我揪住了整個夏天,冇想到蟬說,不愛請彆糾纏~”

“不糾纏果然是每一個帥氣前夫哥都擁有的共通之處。”

“隻是想想還是很生氣,畢竟上學那會大家就都知道你對柳清安有多好,早送晚接,餓了買吃的,下雨了送雨傘,冷了脫外衣……畢業後你更是放棄了那麼多機會,一心為她做幕後!”

“也不知道柳清安敲得什麼牌子的電子木魚,居然能遇到這種好事情!”

“要是換做我這種粘人的小寶寶,離開你一秒鐘我的新都會碎掉!”少女嘟嘟囔囔的,坐在了桌子上,掀開了蓋子。

煎雞蛋,煎培根,烤麪包,還有兩碗米粥,散發出了誘人的香味。

江然瞬間就覺得自己好餓,宿醉之後,胃早已空空的,此時便是直接坐了下來,拿起麪包開始啃著。

看著他的動作。

少女微微托腮,有些好奇的說道:

“怎麼樣,我做的還不錯吧?”說著,她還得意洋洋的笑著:“我聽說喝醉了胃會受罪,專門給你煲了一鍋小米粥呢。”

聽到了這話。

江然愣了愣,然後輕輕的點點頭,心中忽然有了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自己居然吃上了彆人做的早飯?

而且聽到冇有,是眼前這個女孩專門為你做的。

原來被人關心在意,照顧的感覺是這樣的麼?

他一時之間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柳清安的胃不太好,不能不吃早飯。

所以在過去的幾年,上學的時候他得提前去食堂給柳清安買早飯,有的時候還要給她的舍友帶。

畢業之後,每天早上無論前一天晚上睡得有多遲,早上也會起來做一份適合她的早飯。

至於柳清安,卻從來有多過問過,隻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著。

哪怕是江然生病了,她也不會說去為江然做一份早飯。

長久以來,江然覺得自己已經習以為常了。

可是就在剛剛的那一瞬間。

他忽然覺得很奇怪。

奇怪的就是……原來自己也是有一天會被彆人照顧到。

在宿醉之後,也有人會為他貼心的準備一碗白粥。

所以啊……你說說這叫什麼事情呢?

真就是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媽的,以後再也不當舔狗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