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聽心聲後,真千金成了京城團寵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聽心聲後,真千金成了京城團寵

被聽心聲後,真千金成了京城團寵
被聽心聲後,真千金成了京城團寵

被聽心聲後,真千金成了京城團寵

福滿滿
2024-05-29 20:10:13

【追妹火葬場+全家讀心術+沙雕+團寵+真假千金】朝五晚九打工仔林昭昭被雷劈死了,還好巧不巧劈穿書了。原以為這輩子拿的是混吃等死被人嫌棄的養老劇本,冇想到,開局就是地獄級彆的被假千金汙衊,被親弟弟指責。準備躺平林昭昭:【算了,四弟頭髮長見識短,最後成了太監,懶得和他計較。】矮冬瓜四弟當場覺醒。昭昭:【大哥自私薄情,卻被渣女耍的身敗名裂。】誰知第二天,大哥就和渣女解除婚約,將侯府做大做強。【二哥溫婉謙和,奈何自幼體弱多病。】【三哥算無遺策,誰知卻被算計落了個萬箭穿心。】林昭昭吐槽著吐槽著,卻見二哥成了名滿天下,三哥也權傾朝野。昭昭:這怎麼和我得知的劇本不一樣?!本以為改變全家慘死的劇本後她也能當個富貴小透明米蟲。誰曾想,最後竟然還混成了全京城的團寵!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林遠致

林清辭

我的媽

我的姥

我的褂子

我的襖

我的大腦變大棗

真的假的

林昭昭真這麼靈的

那他不會真成太監了吧

白氏揪著帕子

這會兒對女兒的心聲已經是深信不疑

尤其一想到自己被氣死

女兒慘死的結局

就覺得急火攻心

難免有些衝道

我倒是納了悶了

咱們單純良善的趙姑娘

不舒服不去找大夫

反倒找侯爺

合著侯爺竟還有給人看病的本事呢

不過也是

你們二人畢竟朝夕相處了數十日

侯爺對趙姑娘

是比對親生女兒還要好

林遠致被白氏和女兒說的心裡發虛

但一家之主的威嚴還是讓他嚴厲道

你這話說的未免也太陰陽怪氣了

那你乾的事兒就不瓜田李下了

要麼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但問題的關鍵是

白氏是真的喜歡原身的親爹

不然也不會在被

好閨閨

趙霜霜嫁進府後鬱鬱寡歡就這麼冇了

隻是上輩子白氏信任趙霜霜

並冇有跟去霜月閣

所以當務之急

我必須得跟著我爹去霜月閣

保證他的思想不滑坡

但我這熊瞎子爹未必肯讓我去啊

這咋整啊

我如何才能高情商的讓我孃親自前去砍斷這段孽緣呢

林昭昭正一臉頭大

誰知下一刻

白氏便起身道

妾身不才

正好會些岐黃之術

既然趙妹妹是因為夫君受傷

於情於理

妾也該跟去看看

說著

就起身拉起林昭昭往霜月閣走

林昭昭



你可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

而此刻

霜月閣內

林遠致剛跟在白氏後麵走進去

忽然就聽見屋子裡傳來了一陣女人的歌聲

他不由得腳步一頓

那歌聲的曲調溫柔小意

帶著一股淡淡的悲傷

吳儂軟語

瞬間就將林遠致拉到了幼時生長的江南水鄉

讓林遠致神情恍惚

白氏見狀冷哼了一聲





剛還腰疼腿疼的

這會兒唱歌氣都不帶喘一下的

華語樂壇冇你我不看

林遠致

表妹許是

林遠致剛想找個藉口化解尷尬

冇曾想

屋子裡的趙霜霜聽見他的聲音

直接起身

拉開門

就這樣撲過來道

表哥

我的心口好痛哦

穿著繡鴛鴦戲水肚兜趙霜霜如受驚的小鹿

白色輕薄的紗裙貼在腿上將她的身姿襯托得越發纖細婀娜

配上她那張白嫩柔弱又帶點粉的瓜子臉

紅嘟嘟的小嘴

簡直豔得不可方物

林遠致愣了下

你愣雞毛啊

冇看見我娘身子都氣抖了啊

就這三層的粉底液

疊塗的大紅唇再配上一分鐘八百個假動作

不知道我以還為自己到勾欄瓦舍點個身經百戰的老頭牌呢

你竟然還把持不住了

林遠致



趙霜霜不是純素顏呢

腦子裡那句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愣是愣是在被小女兒提點完

看見趙霜霜行動間臉上簌簌掉下來的粉後立馬興致全無

而此刻

因為賭氣

白氏本就比林遠致快了兩步

隻見穿著清涼足以果貸的趙霜霜根本冇刹得住車

一個弱不禁風就靠到了白氏懷裡

將對方的手往自己胸上一拽道

表哥

你給人家揉揉嘛

表哥

白氏

她簡直都要被氣笑了

霜霜

你要不抬頭看看我是誰呢

好熟悉的聲音

趙霜霜心裡猛然浮現一絲不妙

在抬頭的瞬間

爆發出一聲尖銳而刺耳的叫聲





白姐姐

怎麼是你

怎麼就不能是我了

最喜歡的妹妹去勾搭自己最愛的丈夫

白氏渾身血液倒流

簡直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這是做了什麼孽

見趙霜霜還楚楚可憐看向渣爹

林昭昭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嘴上說著心口疼

淨乾些發燒的事兒

虧我娘還把你當貼心妹妹

真是好大一張臉

林遠致

真是好惡毒的一張嘴

總之

風情變姦情

還被這麼多雙眼睛打量

趙霜霜到底也是個要點臉的體麪人

趕忙翻出小衫套在身上

哽咽道

姐姐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

你聽我解釋

好啊

你說

我聽著



趙霜霜看著白氏冷冰冰的表情和林遠致擺明瞭不想插手的態度

張了張嘴

一時間腦子裡像是被灌了漿糊一樣

連個像樣的藉口都找不出來

白氏見狀更氣了

趙妹妹不是要解釋嗎

怎麼不說話了

心虛唄

也不曉得我娘能不能狠下心給她趕走

畢竟她上位後

為了霸占我孃的銀子鋪麵那些嫁妝

還特地設計陷害讓我和個六十歲的糟老頭子滾床單

收了一千兩的嫁妝就把我嫁了出去

林遠致

白氏

好好好

她自己十月懷胎掉下來的一塊肉

她都捨不得打罵

輪得到趙霜霜這般羞辱

乾脆道

表妹來我們府上住了兩年

如今也到了出嫁的歲數

府中男子眾多

到底瓜田李下

我給你拿三百兩

你今日就搬去城外莊子裡吧

什麼

趙霜霜尖叫一聲

簡直不可置信

城外莊子哪裡比得上侯府

我身嬌體弱

這怎麼能行呢

這怎麼不行

瞅瞅你這一嗓門多大吧

就是把我爹按床上女上男下大戰三天三夜我都信

在這立什麼風吹就倒小女人人設了

林遠致

他就納悶了

他這麼一個溫文爾雅的男子

怎麼會生出如此狂野的女兒

林清辭

敢想

誇了

白氏清了清嗓子道

城外的莊子是比不上侯府

但若是我冇記錯

表妹家未落魄前

家中連來城外買莊子的銀兩都冇有吧

話是這麼說

但由儉入奢易

由奢入儉難

莊子裡又冇有侯爺

她去了莊子浪給誰看

馬伕嗎

再說了

姐姐你在京城又冇多少交心的朋友

離開我怎麼能行

不是我吹

我娘離開你

那可真是鳥離開了水

魚離開了自行車

主打一個毫髮無傷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