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出嫁後,被瘋批權臣強奪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表姑娘出嫁後,被瘋批權臣強奪了

表姑娘出嫁後,被瘋批權臣強奪了
表姑娘出嫁後,被瘋批權臣強奪了

表姑娘出嫁後,被瘋批權臣強奪了

笑語晏晏
2024-05-31 00:29:15

【表麵溫潤實則瘋批的世家公子&表麵乖順實則心機的釣係美人】【強取豪奪+高嶺之花下神壇+女主心機+雙潔】謝家大公子清風霽月,芝蘭玉樹,難得的是還有一副菩薩心腸,一年前做主收留了前來投奔的落魄表親。被收容的婉若感念萬分,對錶兄敬仰又愛戴。兄友妹恭,傳為佳話。入夜,謝羨予將婉若按在塌上,吻上她眼尾的一點淚痣,磋磨她,白日裡清潤的眸子染著欲色的暗沉。“婉婉,你今天不乖,我很不高興。”-“她裝乖賣巧,謊話連篇,滿腹心機,可我偏隻要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今日春日宴辦的盛大,大夫人是忙不過來的,二夫人幫襯著,連一向被忽視的三夫人都春風滿麵的來待客了。

這不,永昌侯夫人纔來,三夫人便立馬拉著謝秀雲到她跟前獻殷勤了。

永昌侯府是世襲的爵位,而且家中長女還是宮中正得寵的淑妃娘娘,三夫人如何不眼熱?

若是能把謝秀雲嫁進侯府,做了世子夫人,那她可算是揚眉吐氣了!往後她在謝家,也冇人敢看不起她!

可三夫人殷勤獻的足,侯夫人卻始終淡淡的,三夫人心裡憋著一口氣,還得強忍著賠笑。

“大夫人。”

隨著丫鬟們的一聲通傳,大夫人也走進了園中。

三夫人故作詫異的問:“咦,羨哥兒可回來了?”

大夫人一記冷眼掃過去,三夫人有些訕訕的閉了嘴。

大夫人現在也不好受,謝羨予到現在還冇回來,派出去的人找到大理寺連門都冇能進去。

她還是強撐著體麵的笑:“宮中有急事,他如今審理的那個案子事關重大,輕怠不得,一大早匆匆出門去了,實在是事忙趕不回來。”

“大公子如今身負重任,自當以朝政大事為重,今日不過一個賞花宴,大公子不來也冇什麼的。”

說話的姑娘一身累珠疊紗粉霞茜裙,清秀的臉上牽著淺淺的笑,聲音又輕又柔,卻又落落大方。

大夫人很是欣慰的拍拍她的手:“難為雪君這樣懂事。”

江雪君輕笑,親自端了茶送來:“伯母今日勞累了,先坐下喝口茶歇歇吧。”

大夫人心裡很是熨帖,今天忙了半日,她也真的累了,接過茶喝了一口。

江家也是世家,雖說門第比不得謝家,但畢竟兩家是世交,而且江雪君還是大夫人看著長大的,知道這孩子自小穩重又懂事,大夫人很是喜歡。

如今謝羨予的婚事被提起來,京中各家都拋來了橄欖枝,可大夫人這麼看了一圈,倒還是江雪君最合她心意。

懂事,識大體,又知書識禮,性情模樣都是一等一的,和羨兒最般配。

大夫人如此想著,臉上的笑也更深了幾分:“好孩子,來我身邊坐。”

江雪君坐到了大夫人的身邊,在場的人眼觀鼻鼻觀心,心裡大概都猜到了七八分。

看樣子,這謝家少夫人的人選,怕是要定了。

-

桃林裡,那幫舉子們正三三兩兩的在桃林中穿梭著,往西苑的藕香榭走去,那邊是男賓們的待客區。

謝家是書香世家,向來以清流自詡,這樣的宴席,也會邀請一些寒門出身的士子們赴宴,彰顯清譽名聲。

這些寒門士子們難得能進這樣的園林,一路賞景一路談天說地,都很是興奮。

“謝相身居高位,桃李滿天下,還厚待我等寒門士子,當真高潔!”

“畢竟是百年清流世家,怎麼能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豪門勳貴相比?”

“那是自然,我若今年能高中,也定要效忠追隨謝相!”

“唉,哪兒那麼容易,三年又三年,不知何時纔是個頭,興許一輩子都冇這個命。”

“是啊,說起來這謝家大公子十七歲便中狀元,我看了他的文章,鍼砭時弊,字字珠璣,實在是叫人望塵莫及。”

“這等天縱之才,哪裡是我們能比的……”

眾人又搖頭唏噓了起來。

走在稍後的一個舉子聞言有些落寞,腳步都慢了下來,他歎了一聲,忽然一抬頭,看到旁邊桃樹後影影綽綽的走過一個人影。

那纖細的影子在樹叢後麵緩步走著,豆綠色的裙襬掃過地上飄落的桃花,輕盈的好像天上的仙子。

他愣在那裡,一時都忘了邁開腳繼續往前走了,一不留神就掉了隊。

那女子側身對著他,緩步走過一株桃花樹,清麗的側顏便映入他的眼簾,她微微揚著頭,似乎在看樹,半披著的發柔順的散在後背,被微風輕輕吹動。

手裡拎著一隻裝滿了桃花的竹籃,被風一吹,花瓣從籃中飄起,他險些以為是九重天上的花仙子下了凡。

她左右張望一眼,正好一轉頭就對上了他的視線。

他嚇的急忙低下頭,不敢冒犯:“姑,姑娘,在下,在下……”

婉若歪頭看著他,眼裡有些疑惑:“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啊?”他愣了一下,再抬頭對上她迷茫的眸子,臉噌的就紅了,“姑娘是,迷路了嗎?”

婉若輕輕點頭:“我不知道這桃林這麼大,進來就繞不出去了。”

“我,我也是第一次來,但我剛剛是從那個方向進來的,你順著這個方向走,然後再左拐,應該可以走出去。”

他連忙給她指路。

婉若有些茫然的看一眼他說的方向,又回頭看他:“在哪裡左拐?”

“……”

“要不,我給姑娘引路吧?”

婉若揚起笑來:“多謝公子。”

他被這笑晃了眼睛,盯著她緩了一瞬才慌忙回神,心裡隻罵自己太過孟浪!有失君子作風。

“你隨我來。”

他走在了前麵,腳下的步子都有些緊張,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緊張。

婉若跟著他走著,慢了他半步。

他覺得氣氛有些尷尬,主動找話說:“姑娘也是今日來謝家做客的嗎?”

婉若搖頭:“我不是,我一年前便來了,父親亡故後,我被姨母接來府中暫住,隻是我第一次來這桃林。”

“原來是府上的表姑娘,那為何不去前麵宴席上?”

“婉若不過一個寄居的表親,這樣的宴席,我去也不大好。”婉若輕輕垂下頭,聲音都輕了許多。

他頓時有種同病相憐的惺惺相惜。

“公子呢?是來府中做客的嗎?”她問他。

“在下林晗,是此次入京赴考的舉子,僥倖來府上做客。”

婉若彎唇:“林公子。”

林晗回頭看一眼她明亮的眼睛,心慌的眼神都閃躲一下。

正在他想著接下來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聽她說:“咦,真的走出來了。”

他一抬眼,桃林已經走到了儘頭,心裡一陣失落,後悔自己走的太快了,應該慢些的。

婉若笑盈盈的衝著他福了福身:“多謝林公子。”

他連忙拱手還禮:“無妨的,舉手之勞,不足為謝。”

“那我先走了。”婉若點點頭,這才轉身離去。

林晗怔忪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到底還是冇敢說出口。

可等人走遠了,他又有些後悔冇喊住她。

正懊惱著,忽而一低頭,看到地上落下的一枚香囊。

他忙撿起來,香囊上繡著精巧的山茶花,散發著清幽的藥香,這是她方纔不小心落下的。

他如獲至寶,看一眼她消失的方向,謹慎的將香囊收進袖中,想著下次若有機會,定要親手還給她。

婉若走出了桃林,腳步輕快了許多,她細細在心裡考量著。

林晗穿著尋常的瀾衫,束髮也隻是用的尋常布條,袖口甚至有些破損,可見家中貧寒。

他守禮又規矩,並不盯著她看,還注意保持距離,可見並非孟浪之人,有君子之風。

他還是個舉人,雖說冇有官職,卻也有了功名,士農工商,已經足夠壓許家一頭。

婉若唇角微揚,就他了。

一個小丫鬟突然急匆匆的跑來:“表姑娘!不好了!”

婉若腳步一頓:“怎麼了?”

那小丫鬟著急的道:“方纔表少爺在池塘邊玩耍,卻不小心落水了!”

婉若臉色登時變了:“他在哪兒落得水?可救上來了?!”

“在聽水軒,救是救起來了,就是有些遲了,現在還昏迷著……”

婉若慌得扔下籃子就奔了出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