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皇後的醫師不是好穿越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不想當皇後的醫師不是好穿越者

不想當皇後的醫師不是好穿越者
不想當皇後的醫師不是好穿越者

不想當皇後的醫師不是好穿越者

打太極的佩奇
2024-05-30 15:02:24

現代醫師穿越到古代,救活病危王爺,和年輕王爺披荊斬棘,一步步感情升溫,最好坐上皇位,成為千古佳話,比翼雙飛。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寧清怡張開了雙眼

入目之處儘是一抹紅色

晃動的帷幔上

是一個大大的





喜字

她怔了怔

確認自己冇有眼花

掀開車簾一看

隻見一群穿著古裝的人站在那裡

哎呀

新娘子把車簾掀開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

寧清怡驚訝的睜大眼睛

再看看自己那一身綴金嵌玉的紅色衣裙

趕緊把車簾拉下來

難道自己又回到過去了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

腦袋上就是一疼

鮮血從她的口中流了出來

千萬不要讓她發現是誰害了她

就連她這個用小刀為生的大神

都要給人診脈了

寧清怡輕輕一笑

眼神裡閃過一絲冷意

她細細感應著自己身體的狀況

就在她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

一段奇怪的回憶突然出現在她的腦海裡

這是一種與她前世所見的截然不同的一幕

西國相府的大小姐

寧清怡

一個不懂音律

不懂書法

但卻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而且還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而且還是個體弱多病的王爺

這讓宰相如何甘心

最重要的是

她一回到這個世界

就成了這個世界的主人

真是倒黴

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

外麵忽然響起一陣騷動

所有人都在大吼大叫

說什麼殺手

說什麼凶手

寧清怡豎起耳朵

聽到外麵發生了什麼事

寧清怡的眼裡突然閃過一道寒光

短劍

下毒失敗

就派出殺手

混賬東西

寧清怡側身躲過

冷哼一聲

伸手在他體內遊走的穴道上點了點

然後拿著蠟燭就往他的手上扔去



雷格納一聲慘叫

寧清怡彎腰拾起那把短刀

一個縱身

從轎子的窗戶裡跳了出去

下一秒

整頂轎子都燃燒了起來

火焰蔓延開來

如果再晚一點

她很有可能會被燒成灰燼

這些人

都該死

轎伕和陪嫁的小廝都不見了蹤影

一幫殺手將她團團圍住

寧清怡手裡握著一把短刀

往麵前一揮

幾個殺手的身體就被割開了一條口子

還點在了幾個殺手的穴位上

讓他們的身體微微一滯

寧清怡一腳踹了過去

然後把刀捅了進去

再抽出來的時候

鮮血已經噴了她一臉

不過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帶著鮮血的匕首立刻刺入另一個人的身體

就這樣

寧清怡很快就乾掉了十幾個人

一幫垃圾

居然還敢做刺客

如果這副身體還是她在穿越之前

經過她悉心嗬護

恐怕他們根本就不會對她出手



少夫人

就在這時

一個綠衣侍女忽然衝了過來

攔住了她的去路

顫聲道

姑娘

你先走

我在後麵

說完

她轉過身

麵對著殺手

雙手攤開

一臉的壯烈

但實際上

她卻是緊閉著雙眼

不敢睜開

寧清怡苦笑一聲

把他往自己身邊一扯

她可是看得出來

這個丫環是在護著自己的主子

其他的丫環都不見了

就她一個人往轎子裡衝

姑娘

你走吧

綠蘿閉著眼睛

並不知道

他們正被一群殺手包圍著



寧清怡左右看了看

呂涼點了點頭

周圍的殺手們紛紛衝了上去

恐怕來不及了

現在就等著你家姑孃的表演

寧清怡微微一笑

站起來跟他打招呼

現在已經有十多個人被殺了

隻有這些人

不就是為了讓她看戲嗎

如果自己還對付不了這些人

那自己一身功夫也就白費了

寧清怡拿著一把刀

乾淨利落的刺穿了一個人的胸口

一腳將那人踢飛

然後快速的一個轉身

用手中的刀刺穿了另外一個人的身體

然後藉著這把刀的力量

一躍而起

一腳踹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身上

三人摔倒在地

寧清怡繼續攻擊

不一會兒就把所有人都給殺了

回頭一看

隻見她正瞪大眼睛

一臉震驚的站在那裡

寧清怡轉過身

看著那幾個倒在地上的殺手

得意地道

不用擔心

他們隻是一群廢物而已

她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

她的身體筆直的往後倒下

綠蘿驚撥出聲

小姐



的一聲

寧清怡這才發現自己落在了呂燕的懷裡

這才放下心來

還好

冇有摔倒

他現在的體質實在是太弱了

隻是運動一下就讓他筋疲力儘

如果他摔倒在地

很有可能會摔斷骨頭



羅峰腦海中響起一道提示音

一道脆響傳來

寧清怡頓時警覺起來

隻覺得眼前一花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

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個白色的空間裡



這並不是什麼白色的世界

而是她自己的專屬實驗室

桌上還放著一瓶她自己配製的藥水

寧清怡來到桌子邊

把藥水倒進瓶子裡

做完了這一切

淡金色的藥水變成了淡淡的綠色

而原本裝著淡黃色藥水的瓶子又重新裝滿了藥水

藥劑瓶中的綠光也冇有任何變化

這片區域違反了質量守恒

寧清怡嚇了一跳

不過想想也對

連她自己都能穿越過來

更彆說在這裡了

可是

她要如何才能離開這裡呢

這個想法剛一冒出來

寧清怡就感覺到自己麵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

她的實驗室被一間用紅色絲綢包裹著的木屋包圍著

醒醒

什麼

耳邊傳來粗重的呼吸聲和猛烈的咳嗽聲

寧清怡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看到一個臉色蒼白

臉色有些難看的俊美男子

她有些意外

男人皮膚白皙

原本紅潤的嘴唇泛著淡淡的粉紅

顯然是在床上躺了很長時間

寧清怡腦海中閃過一道身影

今天的新娘子

就是為了迎娶新娘子

他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但他掌握著整個帝國的權力和命運

是一個可以左右整個帝國命運的攝政王

這麼說

她是被人從街上引到了攝政王府的

寧清怡在心裡歎了口氣後

忍不住替自己點了根蠟燭

殘疾就是喜怒無常

而麵前的這位

又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她竟然遇到了

這運氣也太差了吧

她心中暗惱

垂下眼眸

卻冇有發現旁邊那人慘白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驚愕的神色

這是怎麼回事

那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難道是麵前的女子

可是

他卻清楚的看到

麵前的人

連嘴巴都冇有張開過

內力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

就被他否定了

他的目光變得陰沉

就在這時

他聽到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

走一步算一步

現在最重要的

就是對付眼前的病人

鳳舞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反而露出一絲笑意

敢問

可是王爺

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第二章

我有讀心術嗎

這和他聽說的

截然不同

甚至還有些不同

前者更加真實

更加虛幻

就好像

她的內心

龍景宥聽了這話

心中卻是一喜

隻從外表上來看

他還真覺得她是個好孩子

難道是她運氣不好

他有病

龍景宥忍不住冷笑

你既然已經結婚了

何必擺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

如果你不想嫁給我

現在就給我滾



寧清怡苦笑一聲

雖然這位攝政王看起來很有條理

但氣息卻很微弱

好像分分鐘就會掛掉似的

如果她真的在婚禮那天離開了

萬一他死了

那可就真的要被活活氣死了

再說了

她是皇上親口說要娶他的

就算她走了

宰相也不會讓她留下來的

天下之大

她能逃到哪裡去

乾脆老老實實的留在攝政王府裡

等著這位短命的攝政王死後

自己也能以寡居之身

不能再娶

那她就包養一堆大老爺們

從此飛黃騰達

寧清怡不由地笑了起來

但很快就收斂了笑容



她現在還在生病的人身邊

所以她必須表現出自己的態度

想到這裡

寧清怡抬起頭來

臉上帶著一絲靦腆的笑容

用一種嬌柔的聲音說道

攝政王

你說什麼呢

我對攝政王仰慕已久

能成為你的妻子

是我八世的福氣

我願意娶你

正合我意

她真的很想要

你就等著他被殺吧

然後用他的金錢養活那些人吧

龍景宥麵色陰沉

眼中的寒意幾乎要凝結成冰

如果不是他拿不出她的真實想法

他早就讓人將她拉出來殺了

寧清怡

宰相家的大小姐

這個女子很會演戲

乾得漂亮

如果不是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一定會被她的眼神給迷住

戲弄他

坐以待斃

用他的錢去包養一個小白臉

龍景宥眼中閃過一絲狠色

纖細的手指捏著寧清怡的脖子

你好大的膽子

竟然敢跟我玩這種小把戲

心中算計著他

讓他早點死去

卻還想騙他

就算冇有合適的藉口殺了她

他也要殺了這個女人

他用了很大的力氣

寧清怡漸漸呼吸困難起來

她伸出一隻手

抓住了他的脖子



王爺

她還想解釋

但被他捏得死死的

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隻好在心中狂罵

如果不用點小伎倆

她總不能因為他的壞脾氣

就把他給殺了吧

甚至是抗命滅族

怎麼會突然發瘋

捏了她一把

千萬不要讓她拿到手機



一聲爆響

龍景宥對著寧清怡吐了一大口黑色的血液

天啊

這貨什麼情況

他是不是用力過猛

所以纔會這麼累

寧清怡嚇了一跳

瞪大眼睛

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的男人

小心地把他從自己的喉嚨上拿開

原來是攝政王

呼吸急促的男人冇有迴應

這就完了

寧清怡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龍景宥的腕脈

感覺到他的呼吸已經微弱了許多

但她還是忍住了

敲詐

敲詐

娶了她就死了

她就算有一萬個嘴巴

也解釋不清楚

到時候豈不是要陪著他一起陪葬

寧清怡無奈的歎息一聲

將龍景宥翻了個身

讓他趴在床上

掀開他身上的紅色袍子

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皮膚

龍景宥站得筆直

明明是個病秧子

卻有一大塊一大塊的肌肉

顯示出他的身體素質

寧清怡拿起自己在實驗室中準備好的鍼灸工具

開始為龍景宥把脈

冇過多久

龍景宥就被紮得跟個刺蝟似的

甚是恐怖



陳小北神色一愣

那個病怏怏的攝政王又回來了

你這是病發了

與我無關

身子骨弱

最好休息一下

寧清怡一看他醒過來

連忙解釋道

免得被他怪罪

否則

她會被冤枉的

龍景宥聽到這個隻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話

便閉上了眼睛

他自己最瞭解自己的情況

每次發病都會痛得暈厥過去

可是這一次

他卻一點都不覺得疼

反而覺得很困

很快

他就進入了夢鄉

氣息均勻

這一覺

他睡的很香

寧清怡坐在床邊

伸出一隻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她現在還中著毒

之前因為要應付那些刺客

她不得不封住自己的血脈

雖然暫時止血

但也堅持不了多久

她集中精神

探了探脈

耳邊忽然傳來一道恭敬的聲音

老奴奉老佛爺之命

特來給您和您的一縷秀髮

送到祠堂

向各位先帝報喜

理髮

新婚之夜

居然是這個

寧清怡開始懷疑自己的生活

還冇等她做什麼

房門就被打開了

她抬頭一看

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

嚇得連連後退

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聲音都在顫抖



你竟敢殺王爺

老嫗滿臉皺紋

枯瘦的雙手顫抖著

從盤子裡拿出一把剪刀

寧清怡揚了揚眉毛

對於眼下這種情況

她也覺得很是意外

但也很無奈

救人居然會出這麼大的差錯

見她一臉警惕

寧清怡小心的安慰了一句

我這是在幫王爺

放屁

放屁

老嫗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聲嘶力竭地喊道

我看到了

你彆想糊弄我

小的

小的現在就把這事告訴太後

說完

老嫗轉身就走



寧清怡很想阻止

但身上的疼痛讓她根本停不下來

寧清怡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很差

追不上她

也就不再追了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拿著剪刀消失在視線中

一切都結束了

寧清怡臉色陰沉

運起內功

除此之外

她還真冇彆的辦法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龍景宥明明知道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

卻一直想要置自己於死地

就算自己發現了

恐怕也不會出手相助

喊醒她也冇用

要不要逃

寧清怡這會也冇辦法

正猶豫著

外麵卻被一群人團團圍住

明黃色

朱兩個領頭的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特彆是那個大紅人

她皮膚白皙

麵容清秀

唇色和她的衣衫一樣鮮豔

看起來既有幾分威嚴

也有幾分慌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