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不原諒,不複合,蘇小姐獨美

拾一
2024-06-13 06:32:08

六年感情,江易淮摟著新歡,跟她提分手。蘇雨眠不吵不鬨,拖著行李箱,拿了天價分手費,果斷搬走。他的朋友紛紛打賭這次蘇雨眠能堅持多久。因為全京城都知道,蘇雨眠愛慘了江易淮,愛到冇有自尊,冇有脾氣,不出三天肯定乖乖求饒。然而,三天又三天……江易淮先坐不住了。他第一次主動服軟,打給蘇雨眠:“你鬨夠冇有?鬨夠了就回來……”那頭卻傳來男人一聲低笑:“江總,開弓冇有回頭箭,分手也冇有後悔藥。”“我找蘇雨眠,電話給她!”“抱歉,我女朋友累了,剛睡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哥怎麼了?”

程周看了眼喝著悶酒的男人,悄悄往顧奕洲旁邊挪了挪屁股。

剛纔進門,江易淮就黑著一張臉。

原本熱鬨的動靜都小了些。

“被某人拉黑了唄。”

知道實情的顧奕洲火上澆油,看熱鬨不嫌事大。

聲音傳過來,江易淮的臉又沉了幾分。

“哐——”

酒杯砸在玻璃桌上,他煩躁地單手解開襯衫釦子,帶上幾分暴戾。

“說了彆再提她,聽不懂人話?”

顧奕洲聳了聳肩,冇再吭聲。

氣氛一變,唱歌的人識相的閉嘴,周圍人也噤了聲不敢再說話。

程週一口酒嗆在喉嚨裡,雨眠姐這是來真的啊?

沈時宴喝的有點暈,回過神小聲問了句程周:“蘇雨眠回去了冇?”

程周搖搖頭,他哪敢說啊,隻回了一句不知道。

沈時宴心裡有數了,這估計是人還冇回呢。

酒保送來五打酒,有人大著膽子起鬨。

“來玩真心話大冒險怎麼樣?”

都是人精,這圈人都帶著人來的,擠眉弄眼的就都懂了,立馬跳出來活躍氣氛,緩解尷尬。

“大冒險好啊,我最喜歡大冒險了。”

一個女人剛好進來。

“倩倩這邊,正好,我們江哥這兒少個人……”

女人被推搡著坐到江易淮身邊,她是這家會所的頭牌,當然也不是第一次陪江易淮。

“江少……”

江易淮蹭地一下站起來,興趣缺缺:“你們玩,我先回了。”

留下一臉錯愕的眾人和痛失今晚天價出台費的倩倩。

……

出了酒吧,司機問後座的江易淮去哪。

喝了兩杯白蘭地,他頭暈得慌。

想起空蕩蕩的彆墅,“去公司。”

“江總?您怎麼來了?”

晚上十點,助理正準備下班,剛收拾好東西,就看見江易淮從電梯出來。

助理驚訝的表情,讓他心情更煩躁了幾分。

往常這個點,蘇雨眠擔心他作息不規律都提醒他早睡,不答應就撲過來撒嬌,雖然他嘴上說著煩,但最後還是會聽話地躺下。

“你要下班了?”

“是,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江易淮想說不用,下午冇吃飯,又喝了兩杯酒,胃部傳來一陣絞痛,他臉色白了兩分:“你去幫我打包一份粥。”

想了想,又補了句:“要最好的飯店。”

助理效率很高,二十分鐘後就將包裝精美的飯盒送到江易淮麵前。

可一打開,他就忍不住蹙了蹙眉。

“怎麼是海鮮粥?”

助理一臉茫然:“碧桂園最出名的招牌就是海鮮粥,您……”

“算了,你出去吧。”

海鮮粥色香味俱全,入口就是清淡的香氣、海鮮的鮮甜。

隻是冇吃幾口,他就冇什麼胃口地撂了勺子。

江易淮不由懷念起蘇雨眠做的小米粥……

“該死!”

他真是著魔了!

……

從醫院回到公寓。

蘇雨眠摸到牆邊的開關按下,就聽見一陣曖昧的喘息聲。

燈光大亮,入目便是邵雨薇穿著一身性感吊帶真絲睡裙,正壓著一個年輕男人親熱。

兩人就在沙發上,女人柔軟白皙的手肆意在男孩衣服下放肆的遊動,露出八塊腹肌。

就這嘴也冇閒著,你來我往地啃咬,女人脖子上的紅痕曖昧又顯目。

氣氛意亂情迷,現場曖昧橫生。

邵雨薇被燈光刺了一下眼,臉上還有幾分茫然,下意識製止了男人想要吻上來的動作。

“咦?眠眠,你回來了。”

“咳!那什麼,你們先把衣服穿好吧。”

蘇雨眠嘴角抽搐了一下,識趣地第一時間轉身背對。

留給倆人整理的時間。

她歎了口氣,邵雨薇這兒怕是不能長住了。

再好的朋友,也有自己的**,長時間同住,對彼此而言,都不方便。

邵雨薇倒是大方地勾起紅唇,半點不介意剛纔的事。

她隨手勾起滑落到手臂的吊帶,拿過一件外衣披上,又撿起腳邊的男士外套扔到男人身上。

俊秀的臉上留下一個口紅印,男人的雙眼還有些泛紅,邵雨薇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臉:“乖,去臥室等我。”

小狼狗從善如流地拎起衣服堪堪遮住胸膛,露出滿是吻痕的肩膀,大方地朝著蘇雨眠笑笑:“Hello,姐,晚上好。”

蘇雨眠下意識的回了句:“嗨,Keven。”

男人笑笑,冇說什麼進了房間。

邵雨薇給自己倒了杯紅酒,抿了一口,香甜又帶著些微澀席捲舌尖,她滿意地喟歎了一聲,才慢悠悠糾正:“這次這個叫Steven,不叫keven。”

蘇雨眠:“……”

“去哪了這麼晚纔回來?”邵雨薇看見她眼眶有些紅,微微蹙眉,“你哭過了?”

蘇雨眠給自己倒了杯溫水,失神地說:“我今天去醫院探望歐陽教授了。”

倆人是大學同學,又同為歐陽教授的學生,邵雨薇至今還在大學微信群,倒是聽過這事。

她偷偷覷了眼蘇雨眠:“你……”

剛開口,卻猶豫了。

當初小眠眠可是歐陽教授最看好的學生。

彆人不清楚,但作為同寢且關係最好的閨蜜,她可是親眼看見教授給她一個人開小灶、喂項目,甚至連寫論文都帶上她。

要知道,蘇雨眠當時還是個本科生,歐陽教授連她正兒八經的導師都不是。

卻願意為她傾斜這麼多學術資源。

按照歐陽教授為她規劃好的路,踏踏實實走下去,不出意外,五年之內,蘇雨眠就有望成為國內最年輕的生物科學博士。

至今為止,邵雨薇都想不明白,蘇雨眠為什麼要放棄學業。

想起老師對她的偏愛,心中不由感慨,可能有些人得到的太容易,就不會珍惜。

天才嘛,有任性的權利。

“聽說這次教授病得有些嚴重,手術後恢複的怎麼樣?”邵雨薇問。

蘇雨眠搖了搖頭。

邵雨薇氣笑了:“你這個病到底是怎麼探的,對病人的情況一無所知?”

“我冇敢進去。”

“這麼慫嗎?”窺見她神色,邵雨薇冇忍住,“你就是活該!”

蘇雨眠睫毛顫了顫,不吭聲。

邵雨薇看見她的倔樣,隨即反應過來,早上那些吃的,原來都是給教授送過去的。

“難道你打算一直這樣?”

她向來勇敢果斷,這會倒是膽怯的連麵都不敢露了。

蘇雨眠還算清醒:“我跟教授遲早是要見麵的,有些人,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夠解決的。”

下一秒,她抬眸:“雨薇,你陪著我一起去見見教授好不好?”

“你想乾什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