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輪迴不得不說的故事

-

白色的冰原上,球形雜草翻滾著,似乎要找一個能躲避寒風的港灣。

天地間隻見黑白二色,高大的鬆樹在寒風的淫威下,瑟瑟發抖。

在蒙古哈刺溫山南麓,蒙古人布日古德家羊圈裡,十一歲張平安正在和圈裡的綿羊,為度過寒冷的夜晚展開激烈的搏鬥。

他嘴裡不停地咒罵,可就是冇能把羊聚攏在身邊。

連平時最溫順的綿羊,也不把這從大明朝擄來的小奴隸看在眼裡。

張平安哈著粗氣,無奈地放棄了努力,無力的蜷坐在羊圈的避風角。

嚴重的營養不良,造就的碩大腦袋無神的看著天。

悲催地回憶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切。

張平安本是偉大的二十一世紀中平凡的一員,少年時胸懷大誌,誓做全球**。

青年時大誌懷胸,誓言關懷天下大胸mm。

遂北漂京城努力掙錢,事業小成。

年過中年一切都看淡了。

平時和一幫狐朋狗友聊聊日本A

V新動向,鬥鬥地主。

看看論壇,跟網上大V談談時局。

在家抱抱兒子和老婆吵吵架。

日子平淡而寧靜。

2013年8月的一天,張平安和往常一樣與一幫狐朋狗友鬥地主,不知是他狗屎運太好,還是這天財神站在他身後。

平時老是送錢的他竟然大發神威,居然把把都當地主,把把都贏。

把幾年的虧空都撈回來了。

於是他很大方的請大家去路邊燒烤攤喝酒。

不知不覺夜深了,哥幾個也喝得東倒西歪。

由於是週末,哥幾個要回家交公糧,紛紛告辭;張平安為回家交公糧在路邊藥店買了偉哥,這時他開始痛恨自己的身體。

才四十幾歲就要用偉哥。

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好好鍛鍊,順便看看中醫調理一下。

坐在車裡忽然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酒駕是要出大問題的。

可一看時間已是淩晨2點多,連黑車都冇有了,想想警察也該洗洗睡了,仗著二十多年駕駛經驗,決定還是冒險開回去。

他小心翼翼的開著,當開到一立交橋剛剛一拐彎就發現警燈閃爍。

一腳刹車,不由心中暗罵:“泥馬,警察叔叔也太敬業了!今晚要是酒精檢測肯定90以上,要是被抓住了就完蛋了。

”想倒車已然來不及了,顯然警察叔叔們早有準備,哥幾個守了大半夜,終於有魚上鉤了。

張平安立馬打開車門,車也不要就往路邊跑。

邊跑邊想:“隻要不被抓住,哥們兒明天找人頂一下,京城的警察叔叔還是講證據的,要問我為什麼要跑,我就說我以為在論壇上發表挺大V的跟帖,要被**了”。

警察叔叔當然不會讓要到手的嫌疑人就這麼輕鬆跑掉,要不然,這也太對不起首都人民的信任。

於是乎,一場不太激烈的追逐戰上演了。

年輕的警察叔叔們對張平安中年大叔可以說太不公平了;張平安這時更加痛恨自己殘弱的身體,遙想當年,中學百米賽可以跑進13秒,現在能跑20秒就很勉強了。

一個年輕的警察叔叔已從側翼包抄自己,另一個似乎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在自己後麵很有節奏快速接近。

張平安這時真有點狗急跳牆,加上酒勁上頭,忽然看見月光下一條白色大路就在眼前。

可是很奇怪包抄的警察叔叔就是不往那條大路上去。

大路邊有一不高的圍欄,張平安高興起來,天不亡我!當他鼓足最後的一點氣力,學習劉翔跨欄動作飛身衝去時。

不想自己的身體不給力,一隻腳被圍欄絆倒,張平安馬上一閉眼:“泥馬,頭要破了,我的醫保還冇交錢。

會不會給報賬啊!”。

可摔在路麵上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痛,張平安立馬意識到是掉河裡了,正準備仰天大笑:天不亡我!結果頭馬上陷進河中汙泥裡。

雙手去推結果連雙手也陷了進去。

兩眼一片漆黑,張平安很奇怪自己為什麼不慌。

不久突然他發現自己看見自己雙腳從快速掙紮到漸漸的不動;神馬情況!張平安不由叫道:“警察叔叔快來救救我!我自首!我酒駕了,我跟你們去抽血!我要去班房!”

張平安穿越出水麵。

警察叔叔們看到這種特殊情況,也急了,顧不得脫去警服,跳進河裡。

張平安大叫:“警察叔叔你們搜尋的位置錯了!”為什麼警察叔叔聽不見!張平安聽見警察叔叔在呼叫消防隊和999急救中心。

可自己卻飛起來了,而且越飛越高。

(第二天首都各大小報竟相報道:今晨有一男子在警察夜查中跳河逃避檢查溺水死亡,根據屍撿,該男子血液酒精含量高達110,屬醉酒駕車,該男子為躲避檢查棄車逃跑,慌不擇路掉入河中。

警方提示大家……)張平安知道自己真正的完蛋了,而且是完得不能再完。

家肯定是回不去了,兒子也看不見了。

爹媽也孝順不了了。

一切都是空!他發現一個很迷茫的事,這世界真的有靈魂。

因為他發現自己在飛,他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看來是往上走,去天堂的結果也不是太壞。

搞不好還能看見傳說中的“嫦娥姐姐”,再和董永交流一下把妹的心得。

突然一道鐵鏈套在脖子上,他發現一個事實:看完《蘋果》發現男人靠不住;看了《色戒》發現女人靠不住;看完《投名狀》發現兄弟靠不住;看了《集結號》發現**靠不住。

看完《媽媽再愛我一次》發現爸爸靠不住;看完《新警察故事》發現兒子靠不住;看完《黑客帝國》發現一切都靠不住。

此刻,他最想說:我靠!為什麼現實總是這麼骨感。

他很快就看見一張比央視主持人李詠的臉還要長的馬臉。

悲劇!張平安安慰自己,今天被“地下”**收容了。

就聽見馬麵對牛頭說道:“現在陽世人間的人也太多了,喝個酒隨便一甩鐵鏈就抓一個魂回來”。

牛頭生氣地回罵:“泥馬!你是不是閒的蛋痛!現在抓回來了還要去判官哪裡去審查,這酒還怎麼喝?”

張平安不住點頭,他不敢說話,生怕說錯了就直接給黑了。

正巧判官路,過看見牛頭馬麵,判官點點頭表揚他們:“二位不錯啊,下班吃個飯還不忘工作。

不愧是閻王殿先進工作者。

牛頭、馬麵立馬起身,邀請判官入席,馬麵說:“在閻王殿各級領導關懷指導下,在判官大人直接領導下,我們一定再接再厲,保證超額完成計劃。

”判官坐下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點點頭:“超額就不必了,現在地獄人太多,大家工作量都太大,孟婆上次投訴說要投胎的太多,她的**湯都不夠用,好多喝湯的冇檢查就被放走了,搞得穿越的人越來越多。

仙界不斷的擦屁股,仙界已經發文,對孟婆的工作提出嚴肅地批評,並作出決定:扣發孟婆全年獎金。

我們這兒也冇辦法,扣了孟婆半年工資。

現在孟婆到處找人打麻將,要把損失撈回來。

所以說二位老弟,正常工作就可以了,不要太出風頭,出色要被**滴。

牛頭、馬麵連連點頭稱是。

“對了,這人叫什麼名字?”

判官轉臉看著張平安問道。

牛頭心不在焉地回答說:“李平安!”張平安這時一臉委屈地怒吼:“我叫張平安!我要投訴!我要……”

判官一聽這話,臉立馬綠了。

牛頭、馬麵此時的臉比戲台上的曹操還白。

判官立刻拿來了生死簿,臉綠得發黑:“你二位怕是拿錯人了,這小子還有四十年陽壽。

”牛頭、馬麵一聽就急了,趕忙說道:“判官大人,你老得幫幫我們,要不然年底績效考覈,先進考覈都完了!”判官搖搖手安慰他們:“不急,我再想想,這事兒冇往上報還有機會補救!”判官轉過頭對張平安安慰道:“平安老弟你先彆急,咱們商量商量。

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隻要在我職權範圍內我給你想想辦法。

”張平安心裡暗想:“過這村,就冇這店了。

不能便宜了他們。

”於是轉換表情獅子大開口:“我要回去,還要多活三十年。

還要中十次雙色球或者大樂透大獎。

不用偉哥也能一夜十次!”判官老爺的臉立馬變紅:“太無恥了!這種事我辦不了。

已經超範圍了。

”張平安陰陰地一笑:“那我們去閻王老爺那裡說道說道。

判官心中暗想:“還是先穩住他再說。

”“平安老哥,不要急嘛!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商量嘛!你是回不了原來的身體了,你的肉身被屍檢時給損壞了。

換個條件,咱們商量一下?”張平安心道:“我現在已經從老弟變老哥了,還說我無恥,看來要漫天要價就地還錢。

”於是端正態度開出新條件:“那就再給我九十年陽壽,還要投胎到超級富豪家,而且就我一個獨苗。

身體要好、胃口要好。

具體說就是:每天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判官老爺臉上一抽搐:“陽壽隻能給你五十,這還是在你還有四十年的基礎上,補償你十年,年輕人不要太貪了!”“看到判官大人這麼有誠意,我也不太貪了,八十七年!畢竟還有十多年痛苦的應試教育,而且泡不上mm。

”“年輕人要知道進退,我狠狠心再加十年。

”“你老再狠狠心,我也退一步,八十五怎樣?”“六十五年的陽壽是我的底線!”“少於八十三我不乾!”“你做夢!七十!”“你老大慈大悲加一點,八十二!”“七十五!愛要不要!大不了一拍兩散!”“成交!孃胎裡的十月不算!”

判官老爺點點頭拿出生死簿,一查暗道不好。

居然冇有名額。

心頭暗叫:“苦也!”但表麵上若無其事,心裡暗暗拿定主意。

判官對牛頭、馬麵招招手小聲說道:“我們一起把他悄悄地送過奈何橋,給孟婆打麻將時輸點錢,讓孟婆不要聲張。

孟婆同誌嘴還是比較嚴的。

受了委屈對**也不叫苦!”於是他們四人來到孟婆的工作單位“奈何橋海關管委會”,碰巧孟婆的麻將桌一缺三,於是四人在麻將桌上進行了工作交流:“一筒;孟婆同誌最近受委屈了!”“九萬;隻要領導關心就冇什麼。

”“吃!一筒!”“牛頭太不給力了,北風!”“三條!孟婆**有任務給你。

”“謝謝領導,吃!什麼任務

南風。

”“六萬!”“等一下,我碰!”“西風!”“四萬!”“哈哈哈!開門紅!牛頭你放炮了!再來!”

看到孟婆心情不錯,判官在孟婆耳邊小聲地把事情說了一遍。

“這事兒好說,北風!一切聽領導安排,堅決執行領導指示!牛頭快出牌!”“二條!”“等一下,我碰!小安子去屋裡黑色的木盆裡打碗湯。

西風!”看見張平安冇反應,馬麵踹了他一腳,急道:“小子!說你嘞,去拿碗湯喝!七條!”“平安老弟,快去啊!喝了快走!七條。

”“我吃,三筒!這小子腦子是不是不好使?”張平安這才反應過來:“泥馬!我又不是太監,還小安子。

張平安暗暗罵道。

他從飯桌上拿起一個碗,走到裡屋。

看到地上到處擺滿木盆,灶台上有一個木盆,他從這盆中舀了一碗黑乎乎的湯,走到外麵。

就聽見孟婆高聲吼道:“牛頭!不要動,這把清一色!給錢、給錢!小安子快喝!不要耽誤我打牌!”張平安冇辦法,知道這是既定程式,仰頭一口氣喝完。

“怎麼一股臭味!”他還冇回過味來。

牛頭一腳就把他給踹了下去………。

判官老爺這時陰陰地笑道:“跟我鬥!我玩死你!”孟婆討好地對判官說道:“領導英明!你把那小子發到哪裡去了?”

判官道:“陽間現在的好位子都很緊俏,他不出錢就想去,門都冇有。

我把他發配到幾百年前一個不該出現的地方,慢慢老死。

要查都查不出來。

”孟婆一聽這話,拔腿就往屋裡跑,馬麵一見滿臉疑惑:“孟婆這是怎麼了?”牛頭很是同情孟婆:“條件反射!孟婆被扣錢扣得心理不正常了!”話音剛落,就聽見孟婆喊聲:“這下完了,這小子**湯冇喝,把老孃的洗腳水給喝了!”這一下四人的臉都綠得發黑。

牛頭拽著孟婆急問:“你怎麼知道是喝得洗腳水?”

孟婆無奈地甩開他的手,說道:“**湯都有數,一看就知道。

老孃剛剛洗完腳,你們三位就來了,洗腳水就放在鍋台上,還冇來得及倒。

”要不說還是領導有水平,判官老爺不緊不慢地推翻牌:“**湯冇喝就冇喝吧,冇什麼大不了。

這小子我查了,學的是無線通訊專業,膽子也不大,乾過幾年記者,而且還是攝影記者,你說他的專業不能種田,考不了秀才,他能乾什麼?還跟我講條件,我讓他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我還在他下去的過程中讓他拐了個彎,去給蒙古人去當奴隸,陽壽是給足了。

可他能不能享福,就靠他能不能做個聽話好奴隸了!下次再上來先給他喝**湯,再讓他少受點苦,找個過得去的人家就算對得住他了。

要是不聽話就把他踢到遠古跟原始人作伴吧!”。

-

發表時間:2024-06-06 20:27: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