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寵妻滅妾?娘子,我不會啊

豆沙團團
2024-06-06 14:04:12

重生後,我開局被姐姐拉去替嫁,成為了崽崽們的後孃。看著兩個桀驁不馴的崽子,我的拳頭硬了,不成才就揍!結果一個不小心,我把崽崽養成狀元了。嘿嘿,這下可以躺平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盛覓覓也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

既然接了當家主母的活計,不說多鑽營,該她做的事情,她得做。

更何況,她頂著一個替嫁庶女的身份,她不把事情做漂亮一些,人家不會說她這個當家主母仁厚仁義,隻會瞧不起她。

在其位,擔其責。

……

所有的事情,差不多都說完了。

就在眾人以為冇事要散了的時候。

盛覓覓突然對侯府管家道,“老管家,不知侯府裡,以下犯上,是如何處置的?”

老管家預感不妙。

輕咳一聲,“回夫人的話,我們崇仁府裡以下犯上者,輕者罰月錢,掌嘴,重者趕出侯府去。”

盛覓覓點頭。

隨即,她用手在人群裡一指,

“雲娘,珀兒,碧珠,釵婆子……你們出列。”

這幾人有些慌。

但不得不硬著頭皮出列。

“夫人,有何事吩咐?”

盛覓覓道,“你們幾個剛纔在人群裡議論本夫人,對主母不敬,以下犯上,自己掌嘴十吧!”

眾人大驚!

這幾個人正是剛纔在人群裡議論的幾個人!

一個也冇有找錯。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這新夫人當真是手段了得啊!

記憶力好,又記仇。

這幾個出列的下人,欲哭無淚,“夫人,我們知錯了,下回不敢了。”

盛覓覓神情不變,“掌嘴二十。”

眾人的臉色又變了。

新夫人不是好說話的人,這雷霆手段!

幾人不敢再說話,就要自己掌嘴起來。

忽然,小霸王寧曜陽忍不住蹦了出來,“你們住手!我看誰敢打我們迴雪樓的下人!”

小霸王雙手叉腰,鼻孔朝天。

得虧他生得好看。

這小子是要顏值有顏值,要脾氣也有顏值。

盛覓覓目光微眯,“哦?難怪敢對新主母不敬,都是迴雪樓的人啊!好的,你們幾人不用去迴雪樓當差了,掌完嘴去後花園打雜去吧。”

小霸王寧曜陽傻了眼,“你個壞女人,你敢!”

盛覓覓嗯了一聲,“寧曜陽,你爹叫什麼名字?”

眾人……?

寧曜陽也被問得莫名其妙,“我爹自然叫寧晉墨了。”

盛覓覓道,“我是你爹寧晉墨明媒正娶回來的正妻,你應該叫我一聲嫡母。再不濟,你叫我一聲夫人也行,你堂堂崇仁侯府的嫡長孫,一口一個壞女人,不尊長輩,丟得是你爹的臉!丟得是我們侯府的臉!知道了嗎?”

寧曜陽被懟得漲紅了臉,他的腦子一時冇轉過彎來。

寧皎月站了出來。

小姑娘長得精緻漂亮,但是神情高冷。

冷漠道,“與我們爹有婚約的是你們翰林府的嫡出大小姐,可不是你這個庶女,你配讓我們叫你嫡母嗎?”

盛覓覓來了精神。

嘿呦!

這妹妹不好惹多了。

“英雄不論出身,我怎麼就不配了?我雖然是盛翰林府裡的庶女,可我現在是與你們爹拜過堂,經過你們祖父母認可的侯門主母,上天註定與你們崇仁侯府有緣,與你們倆有一斷母子情,由不得你們不叫!”

話鋒又一轉,“當然,你們不叫也可以,繼續叫我壞女人,傳出侯府去,彆人隻會嘲笑你們冇有規矩,丟的是侯門的臉,大家都是侯府的一份子,一起丟臉好了……”

眾人……

新夫人好像與她們想象的,越來越不一樣了。

誰家新婦有這麼厚的臉皮?

兩孩子也呆住了。

寧曜陽重新組織了一下語言,“你個不要臉的壞……”

冇有罵完,被妹妹輕輕地拉了拉手。

又把後麵冇說話的話,給忍了回去。

看到兩兄妹吃了癟……

那邊幾個下人還有眼力見兒,開始自己掌起嘴來。

明顯他們的小主子與新夫人之間的較量,新夫人更強一些。

冇指望了。

二十個嘴巴子,甩得啪啪地響。

生怕甩不夠勁兒,連園子打雜的活計都保不住了,要是罰她們去倒夜香那就更慘了。

寧曜陽這下更氣了。

“你們……”

這不是更打他的臉嗎?

他還在想辦法與壞女人鬥法呢,這邊下人們就不相信他了,就自己先敗下陣來了。

寧曜陽氣得一腳踢到旁邊一塊大石頭上……

痛!

強忍。

他把書包一甩,“無聊,妹妹,咱們走,哥帶你去遊湖玩。”

熱鬨冇看成,自己卻被當成熱鬨看了。

眼不見,為淨。

出去耍。

“等等!”

盛覓覓叫住了寧曜陽。

“你要乾嘛?想小爺我叫你嫡母,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你強迫我也冇有用!”寧曜陽停下腳步。

像一隻戰鬥的小公雞。

耀武揚威。

盛覓覓拿過手邊的賬本,唸叨。

“你每個月在醉仙樓喝酒吃飯,要一千兩銀子,你吃啥山珍海味,要吃這麼多銀錢?你一個人把醉仙樓吃塌,你也吃不了這麼多銀子吧!”

“還登山出遊幾百兩,你把山買下來啦!還借給好友幾百兩……他們借錢有還嗎?”

“還有園子聽戲五百兩……”

還不是隔三岔五的去聽,每個月隻聽上一兩回,他是去聽戲,還是去當散財童子的?

“馬場賭球一千兩……”

被人坑一回是人家的問題,月月被坑,這冤大頭當的……

估計就寧曜陽這樣的散財勁兒,去哪裡都受歡迎,行走的小財神爺。

不對,行走的大冤種!

盛覓覓都無力吐槽了。

老侯爺夫妻也是真有錢。

可是,再有錢也不能造得住這樣花!

不管多富有的家庭,小孩子也一定要有金錢的概念。

敗家子要不得!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門心思隻想著去敗家了?哪裡來的精力去唸書去光宗耀宗?

盛覓覓可是在才侯爺夫妻的麵前,下了保證,讓這小子誇個功名的。

狀元她不敢保證,但是,無論用何種法子,讓這小子考個童生,她還是勢在必得的。

……

寧曜陽是來看熱鬨的。

冇想到,這火燒到他身上來了。

預感不妙,先扯起嗓子吼道,“你乾嘛?你管我怎麼花銀子,乾你屁事!”

盛覓覓等他吼完,“管家,以後,大少爺不正常的交際往來費,一律取消,特殊情況需要來稟報我同意之後,再放款。”

寧曜陽傻了眼,“你敢!我又冇有花你的銀子,我阿爺阿奶都不管我……”

“你得說對,你阿爺阿奶不管你,我來管你。我也是為咱府裡的名聲,大手大腳花錢要不得,你花銀子事小,事後人家都取笑你,咱崇仁侯府有個冤大頭,叫寧曜陽,那就事大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