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踹掉留洋渣夫,她成了萬人迷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踹掉留洋渣夫,她成了萬人迷

重生踹掉留洋渣夫,她成了萬人迷
重生踹掉留洋渣夫,她成了萬人迷

重生踹掉留洋渣夫,她成了萬人迷

墨逸
2024-06-25 20:20:14

譚翡鈺重生了,乾的第一件事就是踹掉又要新思想又要納妾的丈夫,她要專心醫術!可剛踹了渣夫,怎麼一個二個的新人就都纏了上來。“治傷豈有半途而廢的道理?既治了就該負責到底。”譚翡鈺:二十三歲的傷莫不是要售後到一百歲?“都道醫者仁心,難道譚大夫就忍心看我受病痛折磨?”譚翡鈺:不敢,再晚會兒傷口都好了。“醫者難自醫,老師才學有限,還需譚同學幫忙參謀。”譚翡鈺:有冇有一種可能,她纔是學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白色二層小洋樓的窗前,寒風獵獵吹起一層白紗,捲入屋內,本該溫暖的室內沁滿寒涼氣息。

譚翡鈺斜倚在西洋雕花床上,怔怔望向窗外,臉色蒼白更甚紗簾。

“太太!您怎麼又把窗打開了,當心著涼!”

丫鬟聽到風聲,急急跑進臥室,三兩步奔到窗前,關緊了窗,又回頭去摸譚翡鈺的手。

“手這樣涼,可怎麼好,您剛剛小產,身子本就弱,吹冷風可不行!”

丫鬟語氣帶著責備,譚翡鈺卻並不介意,喃喃道:“雯月,不是我開的。”

“又是她?!”雯月小臉氣得通紅,“她竟敢這麼對您,我找先生去!”

譚翡鈺苦笑:“夫君也在。”

不僅在,還振振有詞,一唱一和。

……

“翡鈺,這坐月子都是封建陋習,我在英吉利留學的時候,從冇聽說洋人有這個習慣,她們都是生完孩子馬上就能出門了,還喝涼水呢!”

“就是啊姐姐,咱們是新派人家,坐什麼月子?更何況你這不過是小產,雖說也有五個月了,畢竟不是生孩子,總悶著反而不好,我給你打開窗戶通通風吧。”

“慧文說的對,通通風,照我看,整天門窗堵著,被子捂著,纔會悶出問題來,中醫說的那些病啊症啊,一半是編的,一半是講究出來的。”

……

雯月聽著,委屈紅了眼眶:“先生不知道小姐的身體嗎?縱著她這麼囂張!”

“又不是第一次了,慣來如此,咳咳……”譚翡鈺低頭咳幾聲,抽了枕下的紙遞給雯月,“他們一直不肯讓胡大夫來,我自己擬了藥方,你替我去仁濟堂抓這幾副藥來。”

雯月冇接紙,神色躲閃,立在原地也不說話。

譚翡鈺看出異樣:“雯月,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小姐!”雯月淚落下來,聲音帶著哭腔,卻不肯繼續說。

一絲不好的預感在譚翡鈺心中升起,她勉力掙著床邊坐起身來:“是不是仁濟堂出事了?”

看著雯月點頭,她繼續追問,雯月才抽泣地開口:

“您剛診出喜脈時,胡大夫說您脈象不穩,要用安胎藥,先生不許,還……還說這些中藥都是害人的,二太太也說,新派人家卻開箇中藥鋪子,讓人笑話,索性關了,先生也讚同,冇多久就把仁濟堂關了,藥材轉賣,大夫和夥計也都遣散了……”

譚翡鈺靜靜聽著,麵無表情,手裡的紙不覺中已經握成皺巴巴的一團。

雯月撲通一聲跪到床邊,臉伏在譚翡鈺膝上,絕望地哭:

“小姐!雯月不該瞞您,可之前老爺和夫人的事之後,您身子一直不好,又有孕在身,我怕您知道傷心,小產之後就更是不敢……”

“雯月,我不怪你,”譚翡鈺試圖扯出一個笑,安慰擔心壞了的雯月,可眼淚卻倏然落下,燙得手背生疼,“該怪的是我自己。”

怪自己什麼呢?

不該和青梅竹馬的未婚夫成婚,不該同意他成親當天就踏上了前往英吉利留學的輪船,還是不該做著這“包辦婚姻”裡的封建妻子,又應允他娶“新式戀愛”的趙慧文為平妻?

亦或者,不該出嫁從夫,將嫁妝藥鋪也悉數交予丈夫打理,到頭來連自己的身體也不能做主,連跟著自己來省城的胡大夫也護不住……

她自問,自小勤於詩書,精於醫術,德容言功,無人指摘。成婚後也始終克己守禮,以善處世,以賢持家,以德待人。

這些卻都成了他們嘴裡封建保守老頑固的“罪證”,可她,何罪之有?!

譚翡鈺隻覺心口像被一隻鐵手攥住,痛得喘不過氣,她用力呼吸,卻猛地深咳了一下,雪白的被單濺上了星星點點的血跡。

“小姐!你怎麼了小姐!快來人找大夫……”

耳中雯月的呼喊聲越來越小,譚翡鈺眼皮也越來越沉,努力睜眼也隻是一片模糊,最終陷入一片寂靜的黑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