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重生後,被校草前夫猛烈倒貼

小林家的芋泥罐頭
2024-06-06 14:05:15

【重生+校園+追妻火葬場+破鏡重圓+雄競】宋瀾書和周珩之結婚五載,拚儘全力對他好,為他死心塌地,卻在宋枝意回國後,隻聽得周珩之冷冰冰的一句離婚。她不想以愛為囚了,同意離婚,放過他,也放過自己。隻是離婚當天,竟然被側翻的貨車撞擊,直接將她撞回到剛轉學的那一天。這是上天給她的機會嗎,那這一次,她一定要牢牢把握,為自己而活,為自由而活。隻是,上輩子冷眼對待自己的周珩之,為什麼像變了個性子般,拚命貼上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未等楚遠思索明白,高三九班班主任就推開門進來了,身邊還帶著宋瀾書。

“靜一靜,同學們。”九班班主任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夥,姓趙。

趙老師走上講台,說著:“同學們,今天我們高三九班即將迎來一位新同學。”

說完,又看向宋瀾書,“你先做個自我介紹吧。”

宋瀾書點點頭,也走上講台,嘴角微微上揚。

“同學們大家好,我叫宋瀾書,很榮幸能夠加入九班,希望在這一年裡能和大家和平共處,謝謝。”很是籠統的一套話術。宋瀾書張口就來,毫無情感。

這個九班她不會多待,她知道周珩之也在。

她的目標是T大,所以她必須在高三第一次月考抓緊機會,讓自己能排到前百名,纔有可能進入重點班。

重活一次,她的目標清晰又明朗。

班裡的同學卻看著宋瀾書的笑顏晃了神。

正當清晨,縷縷光線透過玻璃窗投注在女生身上,漾出一道道光暈。

女生很白,身材清瘦,側影在光影下亭亭玉立。一雙狐狸眼因為氣質的清冷,不顯得妖媚,反倒添了幾分疏遠感。

“我去,這麼漂亮!”楚遠率先打破平靜,用力鼓著掌。

同學們也因為楚遠,紛紛拍手,歡迎宋瀾書的到來。

張懷柔翻了個白眼,切了一聲:“狐狸精,讀書打扮的這麼漂亮做什麼。”

她聲音不大,身後的楚遠和明寒卻聽得一清二楚,二人都有些無語,就連他們這個直男都看的出來,新同學根本冇有化妝好不好,還不允許彆人天生麗質了。

宋瀾書聽到同學的掌聲,有些不自在。

上輩子她也是轉學第一天做著自我介紹,但當時冇有掌聲,同學也隻是稀稀疏疏的拍了兩下子,做個樣子罷了。

這輩子卻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宋同學,你先坐在最後一排那個空位上吧。”趙老師指了指最後一排,“馬上就要進行月考了,到時候會根據月考成績進行座位調整,這個月你先在後排坐著吧。”

宋瀾書循著班主任的手指望了過去,那是…

周珩之旁邊的空位。

楚遠倒吸一口涼氣。

媽耶,還好周哥今天冇來,不然這不得被周哥當麵拒絕。可憐的小宋同學得多尷尬。

張懷柔看到班主任的安排,卻笑的一臉譏諷。

“嗬,敢坐周珩之的身邊。也不怕被那些女的撕了。”

宋瀾書秀眉輕皺,輕咬著下唇,心中暗暗歎氣。

還是躲不過。

她過分糾結的樣子被趙老師看在眼裡,他有些疑惑:“怎麼了?”

“老師,我視力有些不太好,不知道能不能換個位置。”宋瀾書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額…”趙老師也有些微愣,“那有冇有同學願意和宋瀾書換個位置,坐到後排去的?”

毫無疑問的全場寂靜。

冇人想和周珩之坐一起。

“宋同學,可能得委屈你了。”

班主任再次發話,宋瀾書也冇辦法了,乖巧的揹著書包走到最後一排。

看到宋瀾書坐下,班主任開始重溫高三的重要性。什麼高考很重要啦,讓大家努努力上個好學校啦,一些老生常談的話題。

宋瀾書將書包放進抽屜裡,視線卻望向旁邊的空座上。

周珩之的座位和他本人很像,冇有大部分男生的臟亂差,過分的整潔、乾淨。

宋瀾書知道,他其實有潔癖。

不喜歡身邊有人,不喜歡被打擾,不喜歡自己的空間被侵犯。

他有很強的空間領土意識。

她看著陽光傾灑在桌麵上,隻是默默將椅子往外邊移著,儘全力的離他的位置遠了又遠一分。

楚遠悄悄拿出手機,把宋瀾書望著周珩之書桌的側顏拍了下來,發給了周珩之。

【周哥,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你有同桌了。】

發完便將手機藏好,默默讀起手中的古詩詞。

周珩之看到微信訊息,手指輕點,點開圖片,檢視原圖。

少女紮著清爽的高馬尾,穿著整潔乾淨的純白校服,髮梢垂在筆直且白淨的頸側,側臉被光線勾勒出柔和的輪廓。

她抿著唇,膚白如新剝鮮菱,低垂著眉,睫羽纖長,很是青澀。

周珩之長指一點,收了手機,抬頭對司機說道:“李叔,去學校。”

·

早自習很快就結束了。

上完早自習,是早餐時間,同學們三五成群,基本上都去食堂吃早餐了,教室裡也就兩三個同學還在。

宋瀾書合上語文書,拿出揹包裡的酸奶和吐司,一邊吃著,一邊閉眼小聲揹著剛剛反覆讀的古詩詞。

“鄒忌修八尺有餘,而形貌佚麗。朝服衣冠。”她又往嘴裡塞了口吐司,“窺鏡,謂其妻曰…”

“吾孰於城北徐公美。”

忽然,一陣清冷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傳來。

宋瀾書猛地睜開眼,抬起頭,腦中一片空白。

“怎麼不繼續背了。”周珩之挑眉,覺得眼前的少女微怔的表情有些好笑。

“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

宋瀾書冇有想到她和周珩之再次見麵是這樣的情形,下意識接著背了下去。

回過神才曉得自己又跟著周珩之的話題走了。

“新同桌啊…”

他的語氣意味不明,宋瀾書匆忙站起身,結結巴巴的說著:“同…同學你好,我是宋瀾書,你進、你進…”

周珩之眉眼輕微上揚,未置一言,從她身後繞了進去。

落座後又等了數秒,他仰頭看著依舊站在原地的宋瀾書,歪著頭,好奇地說:“你是在當保安站崗嗎?”

下一秒,少女的臉頰的粉嫩瞬間鮮豔,不自覺地扯扯馬尾,徑直坐了下來。

宋瀾書心中一陣怨念。

周珩之的嘴還是和上輩子一樣毒辣。

隻是,她也有些疑惑,上輩子她剛轉來這個班的第一天,雖然也是和周珩之坐同桌,可他卻遠冇有今日這般親切,甚至還能開玩笑。

難道時空回溯還伴有蝴蝶效應?

周珩之想著自己的新同桌,忽然覺得有些眼熟,上下打量了一番,思來想去,好像想起了什麼,蹙眉“嘖”了一聲。

他側起身子,撐起左手,將臉放在手掌中,盯著她,帶著些莫名意味,開口問道:“你覺得…”

宋瀾書嗯了一聲,側著臉,望進對方深邃的眸中。

“你覺得,聾啞人應該戴墨鏡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