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這個酸澀男神我不追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這個酸澀男神我不追了!

重生後,這個酸澀男神我不追了!
重生後,這個酸澀男神我不追了!

重生後,這個酸澀男神我不追了!

茵贏寶
2024-06-05 12:55:28

【重生+1v1雙潔+雙初+甜寵文++虐文+追妻火葬場】前世,江安生和陸逸臣兩家聯姻,兩人契約結婚。她對他一見傾心,再見鐘情。她以為結婚後通過她的努力,他遲早也會愛上她的。前世結婚三年,她想儘辦法想讓他喜歡上她,他都冇有愛上她。產檢當天,當她看到了他陪著彆的女人做產檢,這一刻她終於死心了。她重活一世,竟然重生在大學第一天,他們還冇有任何交集的時候,她深知他不愛,他心裡愛的是彆人,她心灰意冷,她不再纏著他,反而避著他,開始和他保持距離,不在圍著他轉,主動和他解除婚約,為了避開他出國留學四年,甚至找了新的結婚對象,·······他反過來追著她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但她的性格又非常內斂,不張揚,非常安靜的一個人。

這麼多矛盾體混在一起,很難不讓人注意。

吳勇覺得這個女孩肯定很有趣。

隻是冇想到她還十分單純。

和男生接觸都會十分不自在。

這樣的寶藏女孩,真的很難讓人不心動。

不過他也知道,江安生是一個特彆慢熱的人。

所以他決定和她從朋友開始做起。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江安生已經不會那麼拘謹了。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氣氛還是挺愉快的。

在不遠處,有人把這一幕給拍下來發給陸逸臣:“陸哥,吳家小子好像要撬你的牆角,你得小心點了。”

海城某會所包廂

陸逸臣正在打牌。

他的手指有一下冇一下地點著牌桌。

明顯的心不在焉。

這樣的狀態他持續了很久了。

腦海中一直浮現江安生的身影。

“哈哈,我又贏了,陸哥,真是難得,你又輸了。繼續繼續!!!”霍嘉銘興奮地又開始洗牌。

笑話,某人從來不會輸的記錄被他給打破了。

他得多牛啊。

這可不隻是錢的事,這得多有門麵。

他竟然贏了陸哥。

陸逸臣把手上的牌往牌桌上一甩。

比剛纔更加心浮氣躁。

就在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一陣鈴聲。

陸逸臣不耐煩地拿起手機,隨意點開螢幕。

然而,當看到手機裡的畫麵時,他整個人都愣住了——江安生正和一個男生坐在一起吃飯,臉上還掛著燦爛的笑容。

該死的,她怎麼能笑得如此開心?

從視頻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們倆相處得十分融洽,彷彿世界隻有彼此一般。

尤其是江安生那對迷人的小酒窩,此刻顯得格外刺眼。

難道她就這麼急切地想要投入其他男人的懷抱嗎?

一股無名之火瞬間湧上心頭,讓陸逸臣感到既憤怒又委屈。

原本還想繼續玩下去的霍嘉銘,敏銳地察覺到周圍氣氛的變化,明顯感覺到現場的氣壓驟降了好幾度。

特彆是陸哥竟然坐在那裡發呆,就好像一隻被人拋棄的小狗一樣。

不不,肯定是他的錯覺,他一定是看錯了。

於是他再次揉了揉眼睛看過去。

陸哥果然是被人拋棄了。

“陸哥,怎麼了?誰惹你了?”說著說著他好奇的往陸逸臣的手機上湊。

他倒是想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陸哥,你這是被人戴了綠帽子了。走,抄起傢夥,我們殺回學校。這吳家小子,膽也太大了,竟然敢撬陸哥的牆角。”

霍嘉銘比當事人還激動。

就好像被綠的是他一樣。

陸逸臣自從被解除婚姻後,不但冇有半點欣喜,反而很煩躁。

此時看見照片,他的心突然莫名疼了一下。

就像密密麻麻的針往心口處紮了一下,很密集地疼。

陸逸臣麵沉似水,心中卻燃起了一團怒火。

他猛地站起身來,拎起外套便向外走去。

“陸哥,等等我!”霍嘉銘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校園裡,吳勇正在送江安生回寢室,兩人有說有笑地走著。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陸逸臣陰沉著臉,快步上前攔住了他們。

“江安生,他是誰?”陸逸臣的聲音冰冷刺骨。

江安生看到陸逸臣,不禁一愣,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她很快收拾了表情:“陸大少,這好像和你冇任何關係。”

“沒關係?好個沒關係。”陸逸臣咬了一下後槽牙,一把拽住江安生的手,往一邊走去。

“陸少,你放開安生,你冇看見她不願意嗎?”

吳勇見狀想要阻止,但是被跟來的霍嘉銘給攔住了。

“吳少,我勸你還是不要摻和他們之間的事。”

話語中帶著濃濃的警告之意。

吳勇雙手死死握緊,身體緊繃,顯然也是很生氣。

“吳少,你也彆不甘心,論關係他們更熟,論遠近,他們是未婚夫妻。從始至終都和你冇任何關係。你還是哪裡涼快就哪裡待著去吧。”

霍嘉銘真是不嫌事大,還要往上麵澆油。

吳勇慢慢放開了雙手。

他們是未婚夫妻的關係?

不,肯定不會的。

如果他們是那樣的關係,江安生為什麼還要找工作?

肯定是霍少騙他的。

他不相信。

他一定要找江安生問清楚。

可是他又有什麼立場問呢?

想到這裡吳勇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他連詢問的資格都冇有。

吳勇失魂落魄地離開了。

江安生被陸逸臣一直扯到了一處比較人少的樹林裡。

隻是周圍時不時會傳來一些曖昧的聲響。

這就比較尷尬了。

“你放開我,陸大少,你乾什麼?快放開我!”江安生此時也有點惱了,她開始用力的掙紮。

就是再好的脾氣被這樣對待也會生氣的吧。

陸逸臣緩了半天才知道那些聲音是什麼,他惱羞成怒對著四周吼道:“都給老子滾。”

很快周圍就真的安靜了。

江安生:“·······”

她就冇見過這麼蠻不講理的人。

前世難道是她對這個人濾鏡太嚴重了?

這明明就是性格狂暴者,哪裡就值得她愛了那麼多年?

隻能說上輩子瞎了眼,還好還好,現在眼睛好了。

得到自由的江安生,揉了揉被他抓疼的手腕。

這狗男人,今天這是發生瘋,他們都沒關係了,還出現在她的麵前。

“陸逸臣,有事說事,冇事我要回去了。”

江安生不耐煩的語氣徹底激怒了陸逸臣。

今天陸逸沉的心情就像過山車一樣。

上午心情愉悅地去接她去陸家老宅。

下午聽到她說要解除婚約,心情不爽到晚上。

剛剛還看見她和彆的男生有說有笑,還單獨一起吃飯。

現在她又是怎麼對他的。

很不耐煩,還生氣,還不凶他。

陸逸臣隻覺得非常非常的委屈。

明明從小到大,爺爺都說他們是未婚夫妻,將來是要結婚的。

也因此從小到大,即使有再多的女生追求他,他都冇談過對象。

他都為了她守身如玉了,怎麼現在她就要退婚了呢?

明明爺爺說過,她為了嫁給他,從小就辛苦地學習跳舞,彈鋼琴,畫畫,甚至是跆拳道····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