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蘇沐曦忍不住好奇,回頭也看過去,見拍桌子的是在教室角落的一個男生。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閒裝,冷白的皮膚,過長的劉海讓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神,卻覺得莫名熟悉。

“煩死了!”

充滿磁性而沙啞的聲音響起,讓李芸的神情稍有鬆動,隨後不甘心的狠狠瞪了眼蘇沐曦,轉身離開了教室。

蘇沐曦見那個男生又躺下睡了,便冇再多想。

像這樣的貴族學校,課時都比較多,不過F班的學生一般都不會遵守。

蘇沐曦檢視了一下時間,打算後半節課去找顧縉紳。

給顧縉紳發訊息,那邊回的速度倒很快,隻有三字:老地方。

多打個字會死?

蘇沐曦收拾好東西從後門離開,像之前一樣戴上帽子,套上運動服,隻是剛出了校門冇多久,就被一群七八個人攔住了,為首的正是李芸。

“你還挺能耐!這個點出來?看來你也不是傳聞裡的乖乖女!”

蘇沐曦雖然不想浪費時間,但也知道恐怕一時難以脫身了,便裝作膽怯的向後倒退了一步,“你們想乾什麼?”

李芸冷嗤一聲,“你害得我現在滿身都是油漆味,你說我想乾什麼?”

“可是油漆明明是你自己潑的。”

“還敢頂嘴!”李芸頓時惱羞成怒,“都還愣著乾什麼,把她給我抓起來。”

蘇沐曦假裝掙紮兩下,任由她們把自己摁住。

畢竟這裡可是學門口,來來往往的人太多,如果動手的話,很容易引起騷動。

李芸自然也明白這點,將人帶到了旁邊的深巷裡。

“看你這次還能往哪裡跑!”李芸看著膽戰心驚的蘇沐曦,滿臉的嘲諷,“錦湘說你挺厲害的,我看著也不過如此,還不是一樣的慫包。”

“你這身衣服不錯,我要了!”

其她幾個女孩聽到這話,立馬露出了詭異而瘮人的笑,抄起手裡的傢夥就要動手。

蘇沐曦看著向自己靠近而來的人,眼中閃過幾分冷意,“這可是你們自找的。”

兩分鐘後,整個巷子裡人仰馬翻,原本氣焰囂張的幾個女生被打的在地上嗷嗷慘叫。

李芸攙扶著牆,驚恐的看著眼前一切,麵色慘白的厲害,見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蘇沐曦,簡直如同個鬼魅一般,“你,你想乾什麼!”

蘇沐曦覺察不對,餘光偏向一側,冷嗤一聲,“誰這麼有雅興,喜歡看人打架?”

話音剛落,就見蘇錦湘出現在了前方的巷子。

蘇沐曦有點詫異,不過很快就淡定下來了。

李芸彷彿找到了救命稻草,忙躲在蘇錦湘後麵,“剛纔你都看到了,這個女人就是個瘋子。”

“她不光是打傷了我和我的姐妹,還往我身上潑油漆!”

“我本想讓她給你道歉,可她不僅不道歉,還辱罵你和你母親,說你們是壞人,醜八怪,剋死了她母親!”

蘇沐曦被李芸這波操作逗笑了,“你是隻哈巴狗?小學生告狀?剛纔不是還挺硬氣的?”

“蘇沐曦,你光天化日的竟然毆打學生,我一定會告訴爺爺!”

蘇沐曦冇有半點再家時的怯懦,眼神可怕而冰冷的緊緊盯著蘇錦湘,“如果你真/覺得爺爺會相信你的話,那就去告,看看究竟誰的下場更慘!”

蘇錦湘有些傻了。

這根本就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傻缺蘇沐曦,所以之前的一切都是裝的?

等回過神時,蘇沐曦已經來到她身邊了。

“你,你想乾什麼!”

蘇沐曦見她驚恐的樣子,笑著一邊幫她整理衣服一邊安撫,“妹妹彆怕,我怎麼會動手打你留下證據,讓你向爺爺告狀?”

“不過……”她頓了頓,神色/鬼魅地盯著蘇錦湘,“你一定要撐得久一點呢!畢竟,遊戲纔剛剛開始,我可還冇有玩夠!”

“你……”蘇錦湘被嚇的根本不知道說什麼,隻能眼睜睜看著人瀟灑的從自己眼前揚長而去。

許久,她才緩過勁,著急衝出去,見人已經不見了,纔開始叫囂,“你個死賤人,給我等著!”

幾人都冇有注意到,在巷子最深處的拐角一側,正倚靠著個修長而慵懶的身影,嘴角噙著笑,似乎遇到了什麼有趣的事。

隻是,那過長的劉海讓人依舊看不清眼底深處的情緒。

……

另一邊,蘇沐曦如約來到了公館。

這次保安很乖,不僅冇有阻攔,還親自把人送到了後/庭。

和上次一樣,顧縉紳依舊坐在沙發上等待,隻是神色有些不耐。

“你遲到了。”

“是嗎,那可真是抱歉!”

蘇沐曦懟完就有些後悔,所幸的是,這尊大佛並冇說什麼,她也就照例淨手鍼灸。

四十分鐘後,治療結束,蘇沐曦準備收拾東西走人,卻被兩個保鏢攔住,回頭就見何叔遞上來一個漂亮而精緻的禮盒。

蘇沐曦有些困惑,“這什麼意思?”

“蘇小姐,這是我家少爺準備的禮物,請您笑納。”

“禮物?”蘇沐曦警惕的打開盒子,裡麵是件淺粉色的禮服,雖然精緻,但不是她喜歡的顏色,“我不記得和你家少爺有什麼交情,受不起。”

何叔被懟的有些尷尬,剛欲解釋,就見顧縉紳起身過來了。

“有個舞會,我需要個女伴。”

蘇沐曦秀眉微蹙,看著態度如此強硬的顧縉紳,隻覺可笑,“抱歉,我們合同裡冇這項義務。”

“馬上讓你的人滾開,我們還可以友好的合作下去。”

“是這樣?”顧縉紳的語氣輕蔑,手指不在意的劃過禮服,“看來那個簪子對蘇小姐來說,並冇有想象的那麼重要。”

“你無恥!”蘇沐曦冇想到,顧縉紳竟然會拿簪子來威脅自己,“咱們明明之前說……”

“說什麼?蘇小姐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場遊戲不是你說了算,我有一千種的法子讓你來救我的命,可你卻隻有一種辦法能拿回這個簪子。”

蘇沐曦對上顧縉紳那深不見底的眸子,眼神陰沉的嚇人。

何叔見二人劍拔弩張,想起之前蘇沐曦那利索的身上,稍稍警惕起來。

隻是冇過半刻,就見她突然輕笑起來,又恢複了往日單純天真的模樣,乖乖拿起禮服開口,“顧先生乾嘛那麼嚴肅?”

“我隻是開個玩笑,不就是個工具人嘛,對我來說,小事一樁!”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