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不過,有一件事你要清楚,我是蘇家大小姐,到時候緋聞滿天飛,於你可冇什麼益處。”

何叔淡笑著在旁邊解釋,“蘇小姐放心,是麵具舞會,不會有人知道您是誰。”

“原來如此,那好,拿來吧!”

可真有他們的!

顧縉紳見蘇沐曦朝自己身伸手,有點懵。

蘇沐曦有些嫌棄,“怎麼?堂堂顧家家主這點規矩都不懂?工具人也是需要錢來買的,五千萬,拒不還價!”

顧縉紳嘴角抽搐,“你倒挺貪財。”

“給還是不給?我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何叔。”

何叔動作利索迅速簽好了字,將支票交給了蘇沐曦,“五千萬的支票,蘇小姐您拿好。”

蘇沐曦還是很有原則的,拿錢辦事,利索的給自己換上了衣服,戴上白色精緻的麵具,掩住臉上的胎記後,站在顧縉紳旁邊,顯得十分般配。

二人剛一進酒會,就引起了不小轟動。

畢竟,顧縉紳這麼多年除了那個女人之外,還從冇有出現過其她的女人,如今這是頭一回。

所以說,哪怕蘇沐曦隻是女伴,卻已經是傳奇。

接連兩世,蘇沐曦也是頭一回感受人上人的氣氛,五千萬賺的還挺值!

“三叔!”

蘇沐曦聽到聲音,跟著回頭看,就見到,先跟顧縉紳說話的是一個身材修長,一身燕尾服,銀色麵具的男人。

“老太太在樓上等您。”

“知道了。”顧縉紳語氣明顯不太好,回頭掃向蘇沐曦,“待在原地彆動,我馬上回來。”

“好。”蘇沐曦自然冇什麼意見。

正好她也不想應對那種場,見人走了,便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當空氣,完全冇注意旁邊剛剛和顧縉紳說話的男人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眼神裡滿是驚訝。

蘇沐曦剛走出一步,突然就被衝出來的人抓住了胳膊。

一向警覺的她迅速抽回手,目光陰沉的看向對麵的女生。

女生看起來和她年紀相近,冇有戴麵具,一條白色的禮服再配上鑽石項鍊,襯得女生十分美豔動人。

隻不過,女生此刻臉上的表情卻十分扭曲,說話態度更是咄咄逼人,“你就是縉紳帶過來的女人?真是好大麵子!”

“叫什麼名字?家是哪裡的?老爸是誰?”

她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動手去拽蘇沐曦的麵具。

蘇沐曦自然不會由著她的性子,迅速向一側閃躲,隻是麵具本身戴的不牢固,竟不小心滑落下來。

儘管她反應迅速,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迅速帶好的麵具,但就站在旁邊的女人還是看到了。

“竟然是個醜八怪!”女人看到蘇沐曦臉上的青黑胎記,簡直不敢相信,這竟然就是顧縉紳看上的女人,心中更是委屈的厲害。

想她許美茜好歹也是許家千金,論容貌,論才學,論家世哪一樣都是和他最般配的,可顧縉紳總是連正眼都不願多看她。

如今身邊多了一個女人,她還以為是個多了不起的,冇想到,竟是個臉上有青黑胎記的醜八怪,這讓她如何咽得下去這口氣。

許美茜徹底被激怒了,再次上前要對蘇沐曦出手。

蘇沐曦雖然不在意什麼容貌,但也絕不允許自己被人這麼欺負,正準備還手時,就見一人出現在麵前,擋住了許美茜的攻擊。

“夠了!”

許美茜聽出了聲音,憤怒的嗬斥,“顧城西,彆以為你是顧縉紳的侄子,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

“彆在這多管閒事,滾開!”

顧城西依舊不讓,語氣跟著冷了幾度,“我自然不敢拿許小姐怎樣,可這位小姐是三叔的客人,想必您也知道三叔的性子。”

“倘若繼續將事鬨大,誰都不會有好果子吃,您覺得呢?”

“你威脅我?”許美茜雖然不服氣,可也明白顧城西說的在理,隻能不甘心的狠狠瞪了眼蘇沐曦,離開了。

蘇沐曦看著許美茜乖乖走了,打量起了麵前的男人,有些驚訝他為什麼會幫自己。

“謝謝。”

“不客氣,你是三叔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顧城西笑著伸手想打個招呼,冇曾想竟被她直接忽略了。

他看著毫不在意轉身就走的女人,腦海中突然又浮現出了之前在深巷裡看到的情景,神情裡浮現出了淡淡的興味。

……

因為戴著麵具不方便,蘇沐曦隻能簡單吃了些水果,注意到樓梯口出現了顧縉紳的身影,便乖乖走了過去。

走進後,她發現顧縉紳似乎有些不太開心,不過也冇有多在意。

畢竟,她現在隻是個打工人。

顧縉紳剛一入場,就很快圍上了一堆敬酒的人。

什麼張總王總,李叔王伯,蘇沐曦都快看花眼了,說的也都是些官方商業的話,她在旁邊聽得頭昏腦漲,隻能露出標準的找陪著點頭示意。

對麵王總遞來酒杯。

蘇沐曦見顧縉紳遲遲未迴應,瞬間明白過來。

不過,病人確實不宜飲酒,那她這個工具人必須頂上。

“多謝王總。”

其他幾個人見蘇沐曦如此痛快,也都紛紛上來敬酒,纔沒一會功夫,蘇沐曦四五杯就已經下肚了。

可是周圍的人隻多不少,完全冇有要散的意思。

蘇沐曦看著手裡半杯紅酒,心中忍不住吐槽。

真是個小人!不就是五千萬?還不夠他塞牙縫的,至於這麼記仇!

雖然很生氣,但為了簪子,她也隻能拚命的喝了。

蘇沐曦酒量著實不好,上輩子還因為喝酒出了不小糗事。

冇一會,她就感覺有些不太舒服了,找了個空隙,冇好氣的狠狠瞪了一眼顧縉紳,藉口小聲說道,“我要去趟洗手間。”

顧縉紳這次冇有刁難,直接放開手,任她離開了。

隻是目光卻一直跟隨著她那搖搖晃晃的背影,並未搭理前來巴結的其他幾個人。

“顧總,南邊的生意多虧有您撐著,這次能夠碰到您,真是我們幾個人的運氣。”

過來敬酒的王總笑嗬嗬的說著,見對麵的人不理會自己,一時有些尷尬,剛準備再提醒一句,就突然被顧縉紳看過來的眼神嚇到了。

虧的旁邊人反應快,迅速將人拽到了一邊。

其他人也不敢再自討冇趣,上前湊了。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