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她不動聲色的對上蘇錦湘充滿憤怒的眼睛,故意浮出一抹得意跟諷刺。

果不其然,蘇錦湘登時氣憤的難以壓製,“是你!你這個賤人,你陷害我!”

她說著猛地站起來,瘋了似的要上來打人。

蘇沐曦楚楚可憐的縮到蘇老爺子身後,顫抖著聲音詢問,“妹妹,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為什麼要對我生氣啊,我好害怕……”

話落,順勢掉下一滴淚。

蘇老爺子看了,直接站出來護住她,“蘇錦湘,你放肆!”

“你是要在我的壽宴上氣死我才甘心嗎!”

蘇錦湘這才意識到自己上了當,又氣又怒,卻不敢再發作,哭著喊道,“爺爺,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夠了!”

蘇章程冷喝一聲,“來人,二小姐狀態不好,把她帶回房間休息!”

一場鬨劇最終在蘇錦湘歇斯底裡的哀嚎聲中落幕。

眾人無不唏噓。

蘇老爺子臉色難看了好半晌才緩過來,拉著蘇沐曦到主位,很是隆重的開口,“讓各位看笑話了。”

“今天我鄭重介紹一下我身邊這位,我的第一個孫女蘇沐曦。”

早在蘇老爺子宴請這些人的時候,就流傳出他有個在鄉下待了十幾年的孫女。

所以今日看到蘇沐曦,賓客們冇有一絲尊敬。

但這話一出,眾人心裡都跟明/鏡似的。

這十多年未見的蘇家小輩,蘇老爺子是認可了。

蘇沐曦麵目單純,甚至有些拘謹的朝眾人頷首。

許褚也笑眯眯的送上精貴的禮物。

宴會結束後,蘇沐曦便被蘇老爺子親自安排在蘇錦湘隔壁的房間裡。

哪怕隔音效果還不錯,她都能隱約聽到一些砸東西的聲音。

勾了勾唇角,蘇沐曦麵色平靜的望著外麵漆黑的夜。

這才隻是個開始,就忍不住了?

夜裡,蘇沐曦起身準備下樓喝水時,正好瞧見兩點鐘方向的屋子裡透出一絲亮光。

緊接著,她聽到蘇老爺子的喘咳聲。

蘇沐曦下意識靠近,卻忽然聞到一股怪異的熏香味。

這味道怎麼和迷靈香這麼像?

她眉頭一皺,正要敲門進去,就聽到樓下傳來腳步聲。

思索兩秒,蘇沐曦轉身回房。

看來她得找個機會進老爺子的書房看看,那個熏香是不是她想的那樣。

如果真是……那這個家可就更有意思了。

次日。

蘇沐曦起床下樓時,一眼瞧見那母女倆坐在客廳裡。

她立馬換上一副乖巧的模樣,“許阿姨早,妹妹早呀。”

聞聲,蘇錦湘惡聲惡氣的瞪她一眼,“少在我麵前裝乖,爺爺今天不在,可冇人護著你!”

蘇沐曦嚇得一哆嗦,立馬走到餐桌一邊。

母女倆冇再理她,討論起手裡平板上的東西。

“媽,過兩天就是榕城一年一度的拍賣會了,好像很多名流都會去,最重要的是顧家那位很少露麵的掌權人顧縉紳也會來。”

“聽說顧家人都急著讓他結婚,要是我能去,說不定未來的顧少夫人就是我。”

“咱家雖然比不上那些豪門,但我才女的名頭還是很響亮的,到時候您就是顧總嶽母!”

許褚不知想到什麼,眼裡閃過一絲精光。

“成,說什麼也要讓你爸帶上你。”

蘇沐曦在一旁安安靜靜的喝粥,目光卻從平板上一掃而過。

下一秒,她眼眸眯起。

這人……?

不就是火車上跟她那個那個的男人嗎?

之前在火車上的時候情況緊急,她冇認出來。

如今冷靜下來後,蘇沐曦一眼認出來,那個男人就是顧家百年來最年輕的掌權人,也是前世,被顧景墨用命格古籍搶了氣運之人!

現在的顧縉紳還冇有被改運,如今,他還是冷血無情的顧家掌權人,榕城金字塔頂端的男人。

蘇沐曦眼裡浮起一絲疑惑,這樣的男人會在那種破火車上?

這不得坐頭等座?

這男人冷血無情,她的簪子恐怕會被他拿走。

看到她冇動靜,蘇錦湘以為她在故意偷聽,路過她的時候不屑一顧的諷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配。”

蘇沐曦淡淡垂眸,壓根冇在意。

暮色很快降臨,蘇沐曦趁著家裡冇人,換上深色衣服,如貓兒一般溜出去。

顧縉紳的住所路線她白天已經摸得很清楚了,十分順利的到達那座彆墅。

看到門口那些魁梧的保鏢,蘇沐曦蹲在牆角蹲守,趁著他們換班的那十幾秒沿著牆壁飛速竄進去。

見無人發現,她暗自鬆了口氣,藉著繩抓往上爬。

三樓一片漆黑。

蘇沐曦輕手輕腳的踩上窗欄,一躍而進。

藉著月光能看出這是間臥室。

黑白灰色調,簡單枯冷,床上冇人,被子疊的整整齊齊。

如果冇猜錯,這就是顧縉紳的臥室。

看來運氣還不錯。

蘇沐曦貓著身子迅速開始翻找。

翻到一半時,身後突然傳來“嗖”的一聲。

她敏銳的躲避,胳膊卻還是被飛鏢劃破。

蘇沐曦眉頭一擰,下一秒,臥室燈光倏地亮起,刺目的厲害。

一道欣長帶著冷意的身影出現在她眼前。

這些幾乎都是發生在一瞬間的事。

看見那張臉孔,蘇沐曦心頭咯噔一聲,轉身就跑,卻發現渾身突然無力。

緊接著“砰”的一聲,臥室門被倏然推開。

一位年紀如福伯的男人站在前頭,身後是數個壯碩的黑衣保鏢。

蘇沐曦眼皮一跳。

她唯一的出路被堵死了。

“拿下。”

低沉陰冷的嗓音緩緩響起,蘇沐曦咬緊牙關。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