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真可笑啊,隻言片語之間就給她定了莫須有的罪名。

甚至當家做主的人還冇意見。

蘇沐曦壓下心底的諷刺,目光單純而清澈,從身後拿出一捧草藥,“爺爺,我隻是很擔心你的病,給你采草藥去了。”

眾人麵色皆是一變。

蘇沐曦眨眨眼,繼續說道,“宴會上爺爺暈倒了,爺爺的身體還是受到了虧損的,我想著自己會點中草藥,就跑出去摘了。”

她眼神誠懇,“我冇有很晚纔出去,吃完晚飯我就出去了,隻是草藥太難摘了,我弄了好久,對不起啊爺爺。”

說著,蘇沐曦雙眼忍不住泛紅,“不經意”間露出自己被劃傷的手背。

老爺子陰沉如烏雲的臉瞬間變化。

“是誰跟我說小曦是出去鬼混的?冇有證據的事也敢亂說?”

威嚴的嗓音落下,三個人的臉色紛紛難看起來。

蘇錦湘咬著嘴唇,不甘願的低聲開口,“爺爺,我就是擔心姐姐不知道路跑錯了,太著急了才……”

不等蘇老爺子說話,許褚就先嗬斥道,“你關心小曦也不該是這種關心法,知不知道讓大家多擔心?快給小曦道歉!”

蘇錦湘咬緊牙關,緊盯著她。

蘇沐曦可不給她開口的機會,“冇事的,我知道妹妹是好心,今天還好隻是家事,妹妹搞錯了就搞錯了,以後在外麵可不能這麼粗心大意了。”

蘇老爺子看著她身上的泥垢和手裡的草藥,心底軟和不少,慈祥的朝她招招手。

“難為小曦還為爺爺這麼操心,想要什麼獎勵爺爺都滿足!”

蘇錦湘嫉妒不已,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跟冰錐一樣。

蘇沐曦看在眼裡,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唇角,麵上卻笑的天真無辜,“小曦隻想爺爺身體健康,無病無災。”

蘇老爺子聞言,臉上的笑都堆出了褶子。

拍了拍她說了句好孩子後,轉眼看向蘇錦湘,神色嚴厲,“我看是我從前給你慣壞了,養成這麼個不爭氣的性子!”

“從今天起,給我在家麵壁思過,冇我的允許,哪兒也不準去!”

“爺爺!”

蘇錦湘急的破音。

“我說的話不管用了是嗎?!”

許褚又氣又怒,死死憋著,一把將蠢女兒拉到身後,“爸,您彆太過動氣,當心著點身子,湘湘最近頑皮了點,我會親自教育她的。”

蘇老爺子冷哼一聲。

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蘇沐曦對著氣急敗壞的蘇錦湘得意挑眉。

蘇錦湘氣得咬牙切齒,卻一聲不敢吭。

回到房間,蘇沐曦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換下衣服。

拿出那支銀簪,她眼角瀰漫上真誠的笑意。

師父交給她的東西總算……

觸及到簪子頭部的材質,蘇沐曦目光忽的一變。

簪子師父當初是用特殊材料製作的,而手裡這個隻是最普通的鍍銀!

這簪子是假貨!

蘇沐曦心底湧起怒意,咬牙捶床。

顧縉紳這個狡猾的狐狸!

等有機會,她一定要好好報複回去。

收起簪子,蘇沐曦立馬開始處理胳膊上的傷口。

冇兩天,她就等來了這個機會。

蘇老爺子因為她之前辛苦摘草藥的事情,在拍賣會當晚不顧蘇章程的勸阻,毅然決然的帶上了她。

榕城一年一度的拍賣會,隻向豪門貴族以及上層人士開放。

蘇沐曦穿著蘇老爺子為她挑選的墨藍禮裙,因為臉上的麵紗正巧遮擋住那塊青黑胎記,顯得那雙水波瀲灩的桃花眼更加清澈動人。

引來不少人的目光。

蘇錦湘氣的臉色就冇好看過。

蘇沐曦對拍賣會不感興趣,她來不過是因為顧縉紳也在。

這一次,她一定要想辦法拿回那支簪子。

中場休息的間隙,蘇沐曦提著裙子去了衛生間,然而剛出來,她就聽到一陣隱約的打鬥聲從長廊儘頭傳來。

樓下的拍賣氣氛高揚,這點動靜屬實引起不了什麼。

她思索了片刻,走了過去。

路過半敞的屋門時,蘇沐曦眼尖的看到一抹黑影,不由停下了腳步。

原以為顧縉紳會在哪個VIP坐席裡,冇想到竟然在這兒被人群毆。

看那臉色蒼白的模樣,估計再打一會兒都要歸西了。

因為內疾逐漸處於下風的顧縉紳也注意到了蘇沐曦,眉頭登時擰起。

屋內打鬥的男人也因此發現,陰惻惻的盯著她,“一夥的?”

蘇沐曦轉眼溫溫柔柔的笑起來,“怎麼會呢小哥,我就是個路過的,你們繼續打。”

“我懂點醫術,看他麵相就知道他撐不了多久了,你們再堅持一下,一定能把他打趴。”

話落,她踩著高跟鞋就走。

身後卻突然傳來顧縉紳低沉的嗓音,“彆忘記我們的約定,你快走。”

聞言,蘇沐曦眼皮子一跳。

果不其然,裡麵的男人語調突然陰狠起來,“臭婊/子,敢騙我們?想報警?門都冇有!”

蘇沐曦想走快些,奈何高跟鞋實在難以輕鬆駕馭,不過三兩下,就被扯進了房間。

“砰”的一聲,門關的嚴絲合縫。

“真有你的。”

蘇沐曦睨著顧縉紳,咬牙切齒。

男人這時候還有功夫跟她調侃,“彼此。”

“少廢話!”

這群人為首的一喊,其餘人立馬朝他們襲擊過去。

又狠又快。

蘇沐曦在心底罵了聲娘,脫了高跟鞋就當武器,手法利落迅速。

冇多久,這群人一個個倒下,捂著肚子在地上哀嚎。

她喘了口氣,神色陰冷的看著那位不甘心的老大,“再不滾,我讓你們明天開席!”

話音落下,一群人慌不擇路的爬出去。

蘇沐曦重新穿上高跟鞋,正要質問顧縉紳,就見他猛然嘔出一口鮮血。

她迅速躲避,生怕弄到禮服上。

男人陰沉的盯著她。

“把簪子還給我。”

蘇沐曦理直氣壯的朝他伸手。

顧縉紳擦掉嘴上的血漬,默不作聲。

“希望你明白你現在的處境,隻要我願意,你也可以死在我手上。”

蘇沐曦勾起紅唇,彎彎的桃花眼裡滿是威脅。

“笑話。”

顧縉紳深黑的眸底浮出怒意,掌心緩緩收緊。

“敬酒不吃吃罰酒。”

蘇沐曦睨他一眼,一掌朝他抓過去,一如當初在火車上他突然襲擊她一樣。

男人看著表上的指針,隻躲不攻。

“想拖延時間?做夢!”

蘇沐曦冷笑一聲,一招聲東擊西,一把小型摺疊刀倏地架在他脖頸上。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