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酥酥灬
2024-06-13 06:35:43

彆人穿書當女主,她卻穿成了炮灰女配。女配不女配的不重要,炮灰攻略任務結束後就可以鹹魚躺了。靠著上天恩賜的金手指,她苟著發育。一路打怪升級,遠離炮灰命運,成為自己的主角。可,偏偏,男主偏離主線黑化了!“從今天起,你要代替原女主,救贖男主!”麵對係統命令,她汗流浹背。過去,自己做任務太認真,這一次,完蛋完蛋了!瘋批的他麵對前麵飆戲的自己,又當如何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好一道選擇題。

葉以裳用力擠出笑容,討好道:

“皇上說笑了,先皇已逝,往日種種皆為過眼雲煙,本宮……我自然是以葉以裳的身份,請求皇上饒恕。”

她敢打包票,若自己現在拿皇後之位壓他,隻會引來沈未更大的怒火。

還是先討好他再說。

“是嗎?”

沈未卻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角色,微微側頭道:

“那姐姐是否還記得,當初每次分彆重逢後,你是如何對待我的?”

他的眼神澄澈,這一刹那,葉以裳恍惚又回到了三年前,沈未還是個清朗少年的時候。

她又怎會不記得,沈未每次出行歸來時,無論風雨白雪,自己都會站在門口,第一個衝上前擁他入懷,歡迎他回家。

難道他的意思是,現在也要她這麼做?

葉以裳左右看了一圈,侍衛們整整齊齊的站在兩側,雖都低著頭,但視線還是時不時往他們身上挪去。

要在這種場合……做那種事嗎?

頓時感覺壓力山大。

見她遲疑,沈未不耐的擺擺手:

“看來皇後忘了,既然如此,來人——”

“我冇忘!”

葉以裳脫口而出,事已至此,也顧不上彆人異樣的眼光了,深吸一口氣,鼓足了勇氣走到沈未麵前。

她慢慢抬頭,望著曾經欣喜撲進自己懷中的少年,變化為如今萬人之上,威壓迫人的君王。

在劇烈的心理鬥爭之下,葉以裳艱難的抬起手,像以往數年一樣,輕輕將麵前的沈未擁入懷中。

隻是他變化太大,已經不複從前那般清瘦,現如今倒顯得她小鳥依人了起來。

她感到對方身形一怔,正以為他這是反感自己,想要抽離,一股不容反抗的強大力道便將她死死摟抱入懷,怎麼也無法掙開。

他的懷抱異常寬闊,甚至能夠透過布料感受到其下堅實的肌肉,而那環抱她的手臂,還在不斷用力,似是想要將她融進骨血裡。

窒息感如潮水般湧上大腦,葉以裳呼吸不過來,隻能抬手拍打著對方的後背:

“沈、沈未!”

似是如夢初醒,沈未猛地鬆開手,新鮮空氣灌入,這纔給了她些許緩和時間。

“皇後果真好演技。”

冰冷的話語傳入耳中,葉以裳愕然的抬眸,麵前的沈未早已恢複了帝王威嚴模樣,剛纔的片刻溫情彷彿一場夢境。

沈未慢慢伸出手,冰涼的指尖貼在她的麵頰上輕輕撫摸,像是描繪著對方的一分一毫,如此柔情的動作,眼神卻無比凜冽:

“隻可惜,我的姐姐……在三年前的那晚,便已經死了。”

葉以裳瞳孔驟縮。

“來人,把這群廢物拖下去!”

沈未收回手,嘴角盪漾起惡劣的笑意:

“割去雙耳。”

“沈未!你!”

葉以裳惱怒不已,可如今的她無權無勢,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侍衛被扣押下去,個個麵如死灰。

縱使她再想要挽回些什麼,如今也已經為時已晚。

“皇後還要在此呆多久?”

沈未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這麼久不見,不打算同我好好聊聊嗎?”

葉以裳冷下臉來,她知道,這不是在詢問自己的意見,而是命令。

她被強行帶回了永夜宮。

這是沈未的宮殿。

放眼望去,時以裳隻看見一片沉寂的黑,如同現在的沈未般,令人看不真切,黑色交織成團,壓抑的她喘不過氣來。

“坐吧。”

沈未率先落座,自然的將桌上斟滿茶水的瓷杯推至她的麵前,一共有五杯。

葉以裳警惕的坐下,低頭看著麵前擺放整齊的五杯茶水,冇來由的心下一慌,擠出笑容道:

“陛下該不會想玩,五選一的遊戲吧?”

五選一,顧名思義,就是這五杯茶水裡一杯有毒,或者一杯無毒,選中一杯喝下,接下來就完全憑藉自身運氣。

聽聞她的話,沈未並未作答,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

“選吧。”

“……”

葉以裳倒吸一口涼氣。

這小子還真想毒死她!?

鳳眸在五杯茶水來回飄蕩,不管是外形還是氣味,都無任何差異,根本不可能準確選出無毒的那杯!

「係統,你能看出來哪杯無毒嗎?」

「宿主,我是係統,不是神仙」

「原書範圍之外的內容,我冇有瞭解的權限。」

「靠!」

葉以裳一個頭兩個大,自從劇情崩掉之後,何種功能都無法使用,這跟她孤軍上陣有什麼區彆?

看她躊躇不定的模樣,沈未勾起嘴角,食指輕點桌麵,似是在催促:

“姐姐若不願選,要不我來幫你?”

葉以裳保持著牽強的笑容:

“我還不渴,要不晚點?”

“恐怕不行。”

沈未的眼神一瞬變得犀利無比,寒芒乍現:

“姐姐知道,我一向很忙。”

“……”

葉以裳緊張的嚥了咽口水,玉手懸在半空猶豫不決,最終在對方迫人的威壓之下,艱難的拿起最左側的杯盞,還不忘抬眼偷偷觀察沈未的表情。

隻見他嘴角笑意更甚。

嗬!

葉以裳立馬將手中杯盞放下,又去拿右側的茶杯……

如此反覆,可不管她拿哪一杯,沈未的表情都是那般高深莫測,像是等待看好戲一般。

見她換來換去半天也冇有個確切的結果,沈未最後一絲耐心也被消耗殆儘,在葉以裳最後拿起中間杯盞的時候,他一把牢牢抓住了那隻纖細的手腕。

“沈未?”

葉以裳錯愕的瞪大眼睛。

“還是讓我來幫姐姐選擇吧。”

沈未冷笑道,不由分說的從她手中奪過茶杯,遞至那張硃紅唇瓣之上。

冰涼的杯壁貼在唇畔,葉以裳下意識緊緊閉上嘴巴,生怕沾到半點茶水。

沈未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怎麼?姐姐不願喝?”

這誰敢喝啊?!

葉以裳在心中咆哮,剛想要扭過頭去,卻被對方緊緊扼住了下巴,強大的力道迫使她張開口。

她抬手反抗想要掙脫對方的鉗製,可那隻大手卻如同銅牆鐵壁般,怎麼都無法撼動。

微涼的茶水湧動在唇邊。

不!

不行!

葉以裳痛苦的閉上雙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