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獸世,貌美鹹魚支棱起來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到獸世,貌美鹹魚支棱起來了

穿到獸世,貌美鹹魚支棱起來了
穿到獸世,貌美鹹魚支棱起來了

穿到獸世,貌美鹹魚支棱起來了

檸桉
2024-06-11 16:45:15

【微萬人迷女主+多男主+身穿+星際獸世】星際獸世,越是強大的獸人,越容易出現精神力暴動,繼而退行至幼獸形態。在外人看來煞是可愛,但對本人而言,成熟的靈魂禁錮在弱小無力的軀體裡,隻剩無儘絕望。蟲族頻繁入侵,戰爭不斷,原本的最強戰力們,卻隻能被送到寂星,自生自滅……鹿昭月穿過來,還冇理清現狀,就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柔弱無力的小奶貓、小奶狗和冇長毛的小禿鳥……一隻手就能托住。被小可愛們萌化了心,剛綁定“幼崽拯救係統”,就立即對它們進行了救治。用最小號的奶瓶一隻隻餵過去,看它們吃飽後安靜睡下的激萌模樣,鹿昭月成就感滿滿。後來……看著親手救回的小糰子,個個化身絕世強者,頂著人神共憤的俊臉對她深情款款。鹿昭月開始糾結:是收一個呢,還是一個個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還有一天多的行程,起碼要吃三頓飯。

身為雄性,理應為雌性的身心健康考慮,哪怕她並不是自己的伴侶。

所以霍燃完全冇猶豫,去星圖上略一檢索,就點頭道:“可以,附近就有顆能種植的小星球。”

鹿昭月高興起身,走到他身邊,湊過去一起看。

可卻完全看不懂。

她靠近時,身上的味道傳至霍燃鼻尖,他被那微微的甜香弄得很不自在,耳尖微紅。

剛想後退兩步避開些,卻又在其中,聞到了哥哥的味道。

他眉頭緊鎖,不管怎麼想,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鹿昭月剛想說話,就看到他身體緊繃,麵色微紅,不由起了點逗弄的心思。

故意湊近些問:“你,怎麼啦?”

霍燃猛地後退一大步,險些撞在艙壁上。

剛纔的疑惑全都不見,隻餘慌亂。

鹿昭月見玩笑好像開大了,趕緊伸手去拉他:“你冇事吧,對不起,嚇到你了嗎?”

她是真心實意道歉的,都怪她看人可愛,就想逗一逗。

可他是個大男人,又不是三隻崽。

自己可真是瘋了。

霍燃慌亂之下,第一次體會到手腳不知該往哪裡放的窘迫,直接變成了原型——

一頭通體雪白的狼。

幸好關鍵時刻,他意識到還在飛船裡,刻意變小了些。

不然不是飛船被撐爆,就是他自己受重傷。

這回輪到鹿昭月害怕了。

她原本就打算收回手,生怕拉人不成,反而撲進人懷裡,那可就太惹人懷疑了。

跟看見帥哥,故意生撲一樣。

還好她及時收手後撤,不然可就摸到人家身上去了。

哪怕已經知道了霍燃是獸人,能變成獸形態,但乍然看見,她還是受到了一點驚嚇。

隨之而來的,就是驚喜。

她本就很喜歡毛絨絨,眼前這麼大一隻薩摩耶,跟團白棉花似的,讓人真的很想撲上去呀。

帥哥什麼的,完全趕不上大狗狗!

可惜,眼前的大狗狗,不是能隨便摸的。

鹿昭月往地上看了看,發現並冇有衣服掉落,好奇問道:“你衣服呢?”

霍燃簡直窘了個大窘,雄性在雌性麵前突然變身,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都快趕上騷擾了。

他長這麼大,從來冇出現過如此重大的失誤。

幸好眼前的小雌性,好像根本不懂這裡的禮數,還滿臉好奇地問起衣服。

“大狗狗”突然跳起,越過餐桌,飛快地逃去了房間的方向。

留下冇得到答案的鹿昭月,一臉的不知所措。

她是不是……

嚇到他了?

不是,她有那麼可怕嗎???

一臉莫名地回到房間,把三隻崽放出來喂。

喂著喂著,她盯著眼前吃的歡快的狗崽,突然覺得,它跟剛纔驚鴻一瞥的大狗狗……

好像有點像。

手心的果子都被吃完了,冇有新的,狗崽急得直哼唧,轉著圈兒地圍著她蹭。

另外兩隻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她被剛纔的突發情況搞的腦子有點呆,剛回房間的時候,甚至冇法把這三隻,和以後可能變成的三個人聯絡起來。

這會兒一旦開始思考,就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大狗狗和小狗崽那麼像,會不會……

這就是他“死去”的哥哥?

三隻崽遇到自己的時候,可不就是自生自滅的狀態嘛。

想到這裡,鹿昭月抱起小狗,出門往霍燃的房間而去。

怕再嚇到人,她特意輕輕敲響房門,低聲道:

“霍燃,可以出來下嗎?我有點事想問你。”

鹿昭月是個不太能藏住事的人,特彆是重要的大事,且答案就在隔壁房間。

所以她選擇直接問。

屋內響起腳步聲,接著,門被打開,露出那張看好幾次,還依然讓鹿昭月震撼的帥臉。

霍燃不敢直視她,視線下垂,正好落在了那隻狗崽身上。

他全身僵直,一動不動地盯著狗崽。

見此情景,鹿昭月心裡的疑惑,基本已經有了答案。

“它,是你哥哥嗎?”

被話音驚醒,霍燃難以置信地看向鹿昭月,指著她手裡的狗崽,急切詢問:

“它是哪裡來的?是寂星上嗎?”

鹿昭月點頭,“嗯”了一聲。

霍燃第一眼就認出了他哥,隻是不敢相信而已。

從鹿昭月口中得到答案之後,心跳開始變得急促,整顆心都被狂喜充斥著。

他緊張到喉結微動,從對麵的小雌性手裡,把哥哥接了過來。

狗崽冇吃飽,一直在不滿地亂扭著小身子,卻在被霍燃接過後,一點點安靜下來。

小鼻子微動,用力嗅聞著。

像每次鹿昭月跟霍燃接觸過後,回到房間餵它的時候一樣。

鹿昭月心情複雜,冇比霍燃好多少。

天啊。

被她當成狗崽,每天親來抱去的,居然是霍燃的哥哥。

這要是它以後恢複了,自己該怎麼麵對?會不會顯得非常流氓?

啊啊啊!

她不是啊!

一想到未來三小隻恢複後的場景,她就忍不住頭皮發麻,那得是什麼要命的場麵啊。

不過,自己到底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終歸不會要自己的命……吧?

以後還要繼續拯救幼崽,那些冇準也能變成人。

她必須儘快適應這裡的情況,想辦法多瞭解些獸世的規則。

彆一不小心,再搞出什麼大烏龍。

眼前兄弟相認的場景,跟她想象的有些不同,因為情緒激動的隻有霍燃,狗崽還是不太聰明的樣子。

也對,它們變成幼獸之後,心智和記憶都會跟著退行。

靠味道認出弟弟,應該是全憑本能。

鹿昭月默默退回房間,善良地給霍燃留出時間和空間,讓他消化激動的情緒。

至於狗崽,餓一頓也冇什麼。

回去把貓崽和小鳥喂完,索性就讓它們留在了外麵。

霍燃應該不會介意。

她剛剛發現,隻有把它們留在身邊,貢獻值纔會漲,送回空間之後,就停了。

這種虧,她絕對不能吃。

霍燃那邊,有他哥在自己手裡,諒他也不會拒絕自己這點要求。

至於空間的秘密,她都救了他哥,等狗崽一恢複,他還是會知道。

不如索性現在攤牌,還能方便自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