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曦凰看到這一幕,表情變得格外的陰冷,在她的眼中,秦洛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

不給她麵子,還挖了她弟子的劍骨,她曦凰這輩子第二次感覺到這麼羞辱。

轟!一股強大至極的靈魂之力,在她的身上湧現,她要藉助太墟鐘的本源之力給方醒致命一擊。

柳長河看到這一幕,臉色變得格外的難看,“老祖,太墟鐘!”

如果這一擊被激發出來,太墟鐘就完了,徹底虛化了。

太墟老祖臉色也是變得難看,但他還能夠沉得住氣。

“太墟鐘,現在我們掌控不住,阻止不了她!”太墟老祖說完之後,閉上了眼睛,似乎不想要看到太墟鐘毀滅在他的麵前。

方醒臉色也是變得格外難看,這一擊想要殺了他不可能做得到,如果應對不好或許會重創他。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大笑之聲在他的背後響起。

“老方,你不行啊!”

“那讓我老鄭來助你一臂之力!”

轟!一股和方醒相差無幾的氣勢升起,一個壯碩的漢子,手持一柄巨斧衝了過來。

一斧頭朝著曦凰斬了過去,空間都彷彿被他劈開了一般,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讓曦凰暗叫一聲不妙。

本想要先解決了方醒,然後殺了秦洛,再幫助葉辰把劍骨安回去。

可現在……又突然出現一個聖境強者加入戰團,她危矣!

“葉辰,走!”曦凰怒吼一聲,手中一枚玉符朝著葉辰激射而出。

“不好!”秦洛暗叫一聲不妙,那玉符來勢洶洶,他一個箭步,躲閃開來……

嗖!從他的身邊劃過,氣浪還把他擊飛了出去,玉符落在了葉辰的身邊。

葉辰握緊玉符,催動,立刻在他的背後浮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手段果斷強!”太墟老祖看著這一幕,沉聲說道。

單單是魂體就這般強大,那曦凰完好的狀態下是有多麼的逆天?

看了一眼黑洞,他並冇有出手的打算。

太墟聖地,還是置身事外的好。

轟!毀天滅地的轟鳴之聲響起,太墟老祖和柳長河立刻出手,擋住了殘破太墟鐘爆炸的餘波,避免了太墟聖地的損傷。

秦洛感受到一股巨浪衝過來,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口,不由得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噗!噴完之後,胸口就好受了許多。

趁著這個空檔,曦凰身形一轉,就朝著黑洞的方向衝去。

她也想要跑。

【提醒:葉辰師尊要逃,統子建議立刻消耗全部反派值兌換寶物攔截(開業大酬賓,便宜你了)】

“兌換!兌換!”秦洛冇有遲疑,立刻開口。

【消耗全部反派值兌換成功】

【獲得:捆魂繩(聖階下品)】

【獲得:打魂鞭(聖階下品)】

秦洛手中立刻出現了所謂的捆魂繩,他總覺得這個繩子好像是有些古怪,但來不及考慮那麼多了。

他立刻催動,嗖的一下就朝著曦凰激射而去。

葉辰在黑洞口看得真切,他的師父馬上就要衝過來,可下一秒,一條長長的繩子憑空出現,立刻捆住了曦凰的四肢還有脖子,讓她以一個極其羞辱的姿勢落在了地上。

距離他隻有不到十步而已。

“辰兒,拉我一把!”曦凰朝著葉辰大喊。

葉辰剛想要抬腳,就看到了一個壯漢手持巨斧從曦凰的背後衝來,他冇有遲疑,立刻轉身……

曦凰不敢置信的看著葉辰,她親愛的徒弟,她看著長大的徒弟,竟然拋棄了她?

進入黑洞之後,葉辰第一時間就摧毀了手中的玉符,黑洞關閉。

他跑了。

【葉辰拋棄金手指師尊,損失200000點氣運值,宿主獲得200000點反派值】

轟!

轟!

方醒和剛剛出現的那壯漢出現在了曦凰的身邊,強大的氣勢壓製住了曦凰,讓她剛剛有了掙脫出來束縛的可能瞬間消散於無形。

這時候,秦洛才發現,這尼瑪是什麼捆魂繩,簡直QQ束縛繩。

方醒他們看了一眼,曦凰的姿勢有些古怪,他們雖然不懂另一個世界的藝術,但他們也同樣明悟了一些什麼。

他們古怪的目光從曦凰的身上移開,落在了秦洛的身上。

“九皇子,這是?”方醒問道。

壯漢這才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帝都讓尋找的九皇子秦洛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秦洛,並冇有看出來秦洛的不凡,修為尚可罷了,和其他幾位皇子相比,差距有些大。

“這是捆魂繩,專門用來束縛靈魂的。”秦洛一本正經的開口。

【統子建議:宿主20萬反派值,可以兌換人皇幡】

【作為萬魂幡的變種,人皇幡自然有其獨到之處,人族之中的皇者,成為人皇幡之中的主魂,太合適不過了】

秦洛嘴角抽搐了一下,這不就是改了一個名字嗎?

“四方侯,可否容我處置這個女人?”秦洛問道。

方醒看了一眼秦洛,然後再看了一眼曦凰,然後抱拳道:“皇子殿下請便。”

那壯漢一愣,剛想要說些什麼,就迎來了方醒的目光,方醒對著他微微搖頭。

壯漢隻能是把話嚥進了肚子裡麵去。

“好!”秦洛在方醒他們的幫助下,帶著曦凰到了他在太墟聖地的洞府。

說是洞府,實際上就是一座山峰,師父沈肅去世之後,隻有他和師妹兩個人居住,顯得很是空蕩。

秦洛到了之後,第一時間兌換。

“兌換人皇幡!”

【兌換成功】

【獲得:人皇幡(聖階下品)】

煉化!

係統出品的東西,對秦洛而言,煉化相對來說容易。

冇用多久,他就煉化成功了,然後他對著曦凰邪惡一笑。

“我們進去吧!”

彆人的萬魂幡,陰氣繚繞,黑氣縱橫,他的人皇幡,倒顯得有一股浩然正氣一般。

轟!曦凰被秦洛扔進了人皇幡裡麵,秦洛暴露出來自己的目的,“你可願意成為我人皇幡的主魂?”

曦凰不是傻子,她自然知道秦洛的意思,她朝著秦洛怒吼一聲,“小輩你敢?”

“我可是曦凰女帝,你敢如此羞辱於我!”

女帝?

秦洛冇有想到賺大了,他冷笑了一聲,“什麼女帝,你現在就隻是我的階下囚而已!”

他念頭一動,繩子變得更緊了,而且曦凰麵對他的姿勢好像是有些誘惑。

曦凰一下子就洞悉了秦洛腦海裡麵的邪惡念頭,她朝著秦洛威脅道:“你敢褻瀆本帝!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非禮勿視。

瑪德,秦洛覺得自己就是單身久了,特麼的靈魂體自己都有想法?

不得不說,眼前這個女帝,忒迷人了。

收斂起來自己的心思,秦洛開始乾正事了。

“那可由不得你了!”

秦洛念頭一動,打魂鞭出現在了手中。

狠狠地在虛空之中抽了一下,讓對麵的曦凰渾身一顫。

彷彿有一股力量狠狠地抽打在了她的靈魂體之上,讓她的靈魂有了輕微的損傷。

眼前這個畫麵,讓秦洛不得不多想。

“臥槽,係統,你邪惡的很啊!”

“女人,你可要遭老罪嘍!”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