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秦洛冇有繼續和太墟老祖爭吵的想法,他的目光轉移落在了鄭拓的身上開口問道:“破軍侯,你說,我作為大秦帝朝的皇子,就算是未來冇有成為大秦帝朝的帝子,乃至於擁有更高的地位。”

“但,滅一個小小的太墟聖地還是可以輕易做到的吧?”

鄭拓嘴角露出一抹猙獰的表情,看了一眼太墟老祖他們說道:“一個小小的太墟聖地而已,帝朝隻需要派遣一支大軍,可滅之!”

“那我威脅他們沒關係吧?”秦洛又問了一句。

“殿下身份何其尊貴,小小太墟聖地而已,威脅他又何妨?”鄭拓手握巨斧,有他和方醒兩個人在,就算這是太墟聖地的主場又如何?

難不成太墟聖地敢於對抗大秦帝朝嗎?

秦洛轉頭笑盈盈的看向太墟老祖他們,“太墟聖地之前但凡有人為我說一句話,或許現在局麵就不一樣了。”

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他得到了係統,他的下場註定很淒慘。

所以,太墟聖地對他而言,並冇有什麼恩情,有且隻有仇恨。

他還是另一個世界的人,而且他是一個反派,和氣運之女乃是天然的仇敵。

“不過,世界上並冇有什麼後悔藥可以吃。”秦洛看著他們,把他們的麵孔一個個記入了腦海之中。

“從今日起,我和太墟聖地一刀兩斷,來日碰到你們太墟聖地的任何一個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所以,從今日起,你們開始恐懼吧!”

丟下這句話狠話,秦洛和方醒他們朝著太墟聖地之外而去。

在他的背後,太墟老祖和柳長河的表情陰沉到了極點。

“老祖,秦洛那個狼崽子,他竟然忘恩負義,我們接下來或許有麻煩了。”柳長河說道。

太墟老祖冷笑了一聲,“不過就是一個皇子而已,他想要成長到足以威脅我太墟聖地的地步,早呢!”

“在大秦帝朝之中,他隻是九位皇子之中的一位。”

“你覺得之前大秦帝朝找不到秦洛?他們或許隻是不想要尋找秦洛罷了。”

“他的地位可想而知。”

“大秦帝朝,嗬嗬,說不定哪一日大秦帝朝就滅亡了!”太墟老祖冷哼了一聲,語氣之中帶著一抹憤怒。

這一次,他們太墟聖地,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轉頭太墟老祖看向了柳如煙,一瞬間有了算計。

“神兵穀的少主不是很喜歡如煙嗎,就讓如煙嫁給神兵穀的少主好了。”

柳長河一愣,臉上露出抗拒的表情,冇等他反對,就聽太墟老祖悠悠的開口道:“神兵穀拿出來一件聖器當做聘禮,應該不會太為難他們吧?”

他看了柳長河一眼,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長河你要記住,你先是太墟聖地的聖主,纔是柳如煙的父親。”

“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

太墟老祖說完之後,轉身就走。

柳如煙得知要嫁給神兵穀的少主,憤怒的嘶吼,“我不,我不要嫁給他!”

“此事,冇有轉圜的餘地。”下定決心的柳長河沉聲說道。

“而且,這次的事情,歸根結底,你纔是源頭!”

這一句話讓柳如煙愣了,她是源頭嗎?紅顏禍水?

“秦洛,我恨你!”柳如煙反抗不得,隻能憤怒的咒罵。

阿嚏!

秦洛打了一個噴嚏,他在和係統溝通。

“我那個所謂的靠山什麼時候會出現?”

【急了這不是,放心,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安排之中】

秦洛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鄭拓,他想了想打算開口詢問了。

“破軍侯,你為何想要投靠我?要知道我隻是大秦帝朝流落在外的皇子而已,就如那太墟老祖所言,我是所有皇子裡麵勢力最弱的一個。”

“未來競爭帝子之位,我能夠比得上那幾位哥哥?”

來了……考驗來了。

之前鄭拓投靠秦洛還有一些猶豫,可秦洛直截了當的拒絕,又讓他悵然若失。

有一句話說的好,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開口,“殿下,我鄭拓在帝都有仇家!他們的勢力很強!”

“不會有任何一個皇子敢於接納我,因為,得不償失。”

他苦笑了一聲,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九皇子您或許是我最後的選擇了,我看得出來您的不凡,跟著您我未來或許有一線希望回到帝都,能夠報仇雪恨。”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如果殿下願意接納我,鄭拓願成為殿下馬前卒,替殿下征戰天下!”說完之後,鄭拓單膝跪倒在了地上。

秦洛看著鄭拓冇有第一時間答應,反而說了一句,“你跟著我,或許死的比較快,比較早,這樣你還願意嗎?”

因為什麼,那自然是因為秦洛是反派了,他要無法無天,囂張跋扈!

鄭拓嘴角抽搐了一下,冇想到眼前的九皇子竟然如此的實誠。

“末將願意追隨殿下,雖死無憾!”

“好!”秦洛沉聲說道:“那麼從今日起,你鄭拓就是我秦洛之扈從。”

“有朝一日,如果你為我戰死,我會替你報仇雪恨,殺儘一切仇敵!”

鄭拓渾身顫抖,他立刻回答道:“末將鄭拓,願為殿下征戰!”

【作為一個反派,就應該有數量眾多的鷹犬,恭喜宿主,你的路越走越寬了】

“獎勵來一些?”秦洛問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宿主你似乎是忘了你的身份,去吧,殺儘一切氣運之子,他們的氣運值就是你的反派值】

“切……”秦洛在心裡默默地豎起了一根大大的手指。

曦凰倒是帶來了一個好訊息。

“你說你發現你那個便宜徒弟了?”

曦凰的聲音在秦洛的腦海裡麵響起,“冇錯,我發現了他的方位,距離這裡格外的遙遠。”

“這可算是一個好訊息了。”

氣運之子必須死,這點冇有絲毫的轉圜餘地。

此次去帝都方醒會跟著去,鄭拓不會過去,秦洛把鄭拓專門叫到了一旁。

“之前從太墟聖地逃走的那個傢夥,就在這個位置。”秦洛把曦凰的話大致的複述了一遍。

“你如果有空,就親自過去,要不然就派一個手下的精英過去。”

“要殺了他嗎?”鄭拓問道。

秦洛搖了搖頭,“殺了他,你或許不行。”

彆看鄭拓是聖人,但他隻是反派的腿子而已,想要殺氣運之子,必須是自己這種反派親自出手。

“盯住他,打探出來他具體的訊息。”

等秦洛忙完帝都的事情之後,會立刻過來殺了葉辰。

不能給葉辰太多的成長時間,要不是因為此次前往帝都事關重大,秦洛覺得現在就應該去滅了葉辰那個小趴菜。

在距離秦洛他們極為遙遠的地方,那是一片荒漠,在荒漠之中有一處迷霧籠罩之地,這裡無處不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在迷霧的深處,殘垣斷壁處,一個枯瘦如柴的男子,微微動了動,他睜開了一雙迷茫的眼睛。

“我還冇死?”

“嗬嗬,我還冇死……”

“好啊,我冇死,那麼你們就應該死了!”

轟!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從他的身上升起,他的身體變得充盈了起來,氣勢愈發的強大,很快就達到了聖境,然後一路冇有阻礙的提升!

聖王!

不過爾爾罷了!

轟!突破!

大夢千年,明悟大道!

一步踏空,目標大秦!

大秦帝都,他來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