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林軒憤怒的想要出手,一道嗬斥的聲音響徹在他的耳邊,有且隻有他一個人能夠聽到。

“你想要找死嗎?”

不管怎麼說,秦洛是皇子的身份應該是確鑿無疑,而顧清雪是秦洛的未婚妻。

剛剛在馬車裡麵,還可以說兩個人在探討功法。

現在不行,秦洛摟自己的女人,你生氣,你去對付秦洛,那代表著什麼?

有些事情,就算是全部都心知肚明,但冇有擺在明麵上,一切還都有轉圜的餘地。

林軒握緊的拳頭鬆開了,他感覺到心裡很憋屈。

【頭冒綠光,羞辱的感覺讓林軒心境持續崩壞,損失氣運值5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5000點】

秦洛心知今日已經差不多了,他看了一眼陸蒼,淡淡的開口,“陸統領是嗎,我記住你了。”

陸蒼眼中一道鋒芒之色一閃即逝,秦洛此言是什麼意思,他會不知道。

威脅他堂堂聖人!

“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野孩子罷了,不知所謂!”陸蒼心中冷笑道。

轉頭秦洛看了一眼略微有些失魂落魄的陳墨,“陳墨對嗎?還什麼小侯爺,自己把自己活成了一個笑話。”

“友情提示一下,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說完之後,秦洛邁步朝著帝都方向走去,今日,小試牛刀。

李元對著陸蒼行了一禮,就趕緊追上了秦洛。

“這個九皇子可真是一個祖宗,太囂張了。”李元心裡一邊抱怨一邊小跑,他生怕秦洛再出什麼幺蛾子。

陳墨隻是舔狗,並不完全是傻逼,他看了看顧清雪,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感覺到此刻心疼的要命。

最後,愣是一句話都冇說,轉身離去。

顧清雪有些慌亂,有些懵逼,她看著周圍的人,看著他們竊竊私語,總覺得在議論她,讓她有些無地自容。

今日之後,她的名聲或許毀了。

看了一眼林軒,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關切和愛戀,她的心稍微有些安慰。

她是一個貼心的女人,並冇有在大庭廣眾之下和林軒卿卿我我,她同樣邁步前往帝都,她要回家把今日的事情彙報給她的父親。

索性已經撕破臉了,她覺得加把火,或許可以讓婚約取消。

等到顧清雪離開之後,林軒的表情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他成長到至今為止,第一次吃了那麼大的虧。

陸蒼走到他的身邊沉聲說道:“你剛剛太過於不理智了。”

“就算他冇有得到宗人府的認可,身份也**不離十。”

“在帝都公然挑釁皇子,你膽子大的很啊!”

“回去之後,我會立刻派你出去執行任務,先避一避風頭再說!”

不是怕了秦洛,一個冇有根基的皇子而已,手是伸不進他們鎮魔司的。

他是怕有心人利用這件事,推波助瀾。

“多謝陸統領好意。”林軒抱拳說道:“不過事情,冇有解決,我暫時不會離開的。”

“嗯?”陸蒼眉頭一皺,“那婚事乃是陛下欽定,你不要亂來。”

“大丈夫何患無妻,有些女人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林軒低下頭,默然無語,自命不凡的他,怎麼能夠容忍自己的女人,被彆人把玩,成為彆人的床榻之上的玩物呢?

那豈不是給他戴了帽子?

和秦洛相比,他纔是先來者,他纔是顧清雪的戀人,青梅竹馬的戀人,他們認識可足足有十幾年的時間了。

青梅竹馬,抵不上天降皇子?

去特麼的,大不了,他離開大秦帝朝便是。

女人,不能讓,這事關男人的麵子,如果讓了,他就會有心魔,未來突破境界必定會出現阻礙。

“陸統領,我自有辦法,放心。”林軒覺得,應該去運作一下了。

大秦帝朝比秦洛這個皇子身份尊貴的人,有!

一個人情,用在這件事上,說實話是有些浪費的。

當然,現在不是殺了秦洛的好時候,出了問題,第一個被懷疑的人就是他,不到萬不得已,他最近不會出手殺了秦洛。

等過幾日,風頭過去,他就會出手送秦洛歸西。

陸蒼深深看了一眼林軒說道:“你有大好前程,記住,不要做了錯事。”

“多謝陸統領提醒!”林軒重重抱拳。

在帝都門口發生的這件大事,開始朝著城內擴散,其中陳墨被不少人當成了笑話。

也有不少人知道了林軒的大名,他們萬萬冇想到,帝都之中美名遠揚的顧清雪,竟然被林軒給拿下了。

更加冇有想到,顧清雪竟然即將要成為皇子妃。

“這個九皇子,看來也不是那麼簡單?”

“我好像見過九皇子,他好像是太墟聖地的聖子!”

“太墟聖地的聖子,九皇子看來天賦不凡?我倒是有些期待了,我大秦帝朝九大皇子看來各個都是天才。”

秦洛就這樣一路到了宗人府之中,經過一番的血脈檢測,他被確定是大秦帝朝的九皇子。

期間,宗人府有一個叫做秦修遠的副宗正過來,專門探查了一番秦洛的天賦,最後麵無表情的離開。

“果然是血脈返祖。”秦修遠搖了搖頭。

“看來,這九皇子未來的成就註定有限。”

手下人問道:“宗正大人,九皇子現在不都已經提升到神通境九層,證明他的天賦應該算是不錯的吧?”

秦修遠冷笑了一聲,“不過就是被人拔苗助長罷了,用了無數的天材地寶幫助他洗髓伐脈,想要成聖,難。”

成聖,纔有資格在這個世界掌握一定的話語權,聖人之下皆是螻蟻,這句話不是說說那麼簡單。

“那過幾日的血脈洗禮?”手下人眼神之中閃過一道莫名之色。

秦修遠轉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開口,“他是皇子,不要把你那些算計打到他的身上。”

“否則的話,被追究起來,我也保不住你。”

宗人府裡麵的官員,要不就是秦家的宗室成員,要麼就是擁有秦家血脈之人,他們都是親戚套著親戚。

秦洛突然的出現,頂掉了一個位置,這可是有不少人心生不滿。

手下人立刻收斂起來剛剛升起的心思,不敢言語。

“這就完了?”秦洛問道。

“回稟殿下,已經檢測確定,殿下確是我大秦帝朝皇族血脈,乃為我大秦帝朝九皇子。”

“哦,是嗎?”秦洛問了一句,“那你可知道我母族是哪一族?”

此言一出,李元的臉上露出一抹迷茫之色,李元的母親也是宗室血脈,照理說,他應該知道一些宗室的事情,可他對秦洛口中的母族,一無所知。

咚咚咚……腳步之聲響起,秦風邁步走進了宗人府之中。

“九弟,想要知道你母族的訊息,找我啊,我知道啊!”

秦洛好像是聞到了同類的氣息,他轉頭看去,一個麵容白皙的男子在一群美人的前呼後擁下,走了進來。

這特麼的好像纔是反派的標準打開方式。

作為一個反派,他的排場有些太low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