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參見八皇子殿下!”宗人府裡麵的人立刻對秦風行禮道。

秦風理會都冇有理會,他摟著一個衣著暴露的美人,走到了秦洛的麵前。

“九弟,這麼多年,你在外麵受苦了,放心,你既然回來了,哥哥一定好好補償你!”

“走走走,去望月樓,我要給我弟弟接風洗塵!”

“對了,秦虎你也一起來!”

他對著一側虎背熊腰,看起來很是壯碩的青年說道。

“是,殿下!”秦虎看了一眼秦洛,才答應道。

感知格外敏銳的秦洛,從秦虎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抹敵意。

“這是鴻門宴嗎?”秦洛心裡冷笑了一聲。

“你是我哥哥?”演戲誰不會啊!秦洛抬頭看向秦風,瞬間熱淚盈眶。

“我可算是見到家人了!”

“八哥!”

“九弟!”

兩人都感覺到了噁心。

從對方的眼神之中,他們好像都看到了對彼此的厭惡。

作為同類,他們之間有天然的敵意。

“八哥,弟弟被人欺負了,你要幫我出頭!”

“誰敢欺負我秦風的弟弟!我弄死他!”

“鎮魔司百戶林軒,他搶我女人!八哥,你幫我弄死他!”秦洛咬牙切齒的說道。

“大丈夫何患無妻,一個女人而已,八哥多送你幾個!”

“走走走,我們去喝酒,忘了這些不痛快的事情!”

果然,虛情假意的很。

望月樓,乃是大秦帝朝一座極高的酒樓。

秦洛和秦風兩個皇子在這裡吃飯,自然是包場。

秦風很大方的指了指身後的女人說道:“弟弟看上哪個,哥哥送你!”

秦洛端起酒杯,就聽到曦凰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這酒裡麵加了東西了。”

“什麼東西?”秦洛問道:“難不成他敢對我下毒?”

曦凰冷笑了一聲,“有什麼不敢?為了至尊的位置,弑君之事都層出不窮,兄弟鬩牆不是再正常不過的嗎?”

“不過,這酒水裡麵的東西想來應該不致命,或許是一些春藥之類的罷了。”

秦洛一愣,春藥?然後他看了一眼秦風身後的那些美人,尤其是給他倒酒的那個女人,她媚眼如絲的看著秦洛,小嘴微張,看起來就像是發情的母狗一般。

“這毒對我麻煩嗎?”秦洛問道。

“有我在,冇意外。”曦凰自信的說道。

這時候,秦洛終於體會到金手指老爺爺為何這麼好用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啊!

怪不得葉辰的氣運值比林軒的要高一些呢。

“是嗎?”秦洛嘴角微微勾起,“既然八哥那麼大方,我也就不客氣了。”

“小孩子才做什麼選擇題,我都要!”

秦洛一開口,秦風稍微愣了一下,接著看向秦洛笑道:“好!既然弟弟都想要,那哥哥我隻能是割愛了!”

“不過,哥哥我送了弟弟一份大禮,弟弟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不過分吧?”

秦風說完之後,一揮手,就有手下人拿過來一份協議。

“秦虎,你也看到了,他是我們皇族的後裔,按照輩分來說,他應該稱呼你一聲叔叔。”

“秦虎,叫九叔!”秦風對著秦虎說道。

秦虎立刻站起來,麵無表情的開口,“九叔。”

“你看,作為叔叔,不能搶侄子的東西對嗎?”

秦風這時候,才暴露出來自己真正的目的。

就是為了秦洛那血脈洗禮的名額,協議上麵的內容,就是說,秦洛自願放棄進入皇族秘境進行血脈洗禮,把這個名額讓給秦虎。

拿起來之後,秦洛嘴角微微勾起,看了看協議裡麵的內容,然後緩緩的搖了搖頭。

“這個協議,我不能簽。”

“哦?是嗎?”秦風眉頭一挑,“弟弟,你這是不給哥哥麵子,非要搶小輩的東西?”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