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死亡的危機襲來,葉辰第一時間使用了一個寶物,那是一枚玉符,散發著古樸的氣息。

轟!秦洛手中的長劍和那枚玉符碰撞在了一起,玉符破碎,幫助葉辰擋住了秦洛的必殺一擊。

砰!葉辰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噗!”

【葉辰心態崩了,損失氣運值10000點,獲得反派值10000點】

“秦洛!你!”葉辰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瞪大了眼睛,看向秦洛,他依然是難以置信,明明太墟鐘在他的手中,怎麼會出現在秦洛的手裡。

“意外嗎?”秦洛玩味的看著他,讓他心中一慌。

當然意外了,他立刻收斂了自己的表情,生怕被人看出來一絲不尋常。

柳長河和太墟聖地的諸位長老他們都已經懵了,呆呆的看著擋住屠守義的太墟鐘,他們一個個麵麵相覷,不知所措。

“太墟鐘,竟然修複了?”柳長河的語氣之中帶著濃濃的震驚之色。

“秦洛之所以把太墟鐘盜走,就是為了修複太墟鐘?”

“秦洛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弟子也是一個個懵逼不已,他們自然也見過太墟聖地的聖物,太墟鐘,嚴格來說,太墟鐘的象征性作用大於戰鬥作用。

弟子們有瞻仰太墟鐘的機會,太墟聖地也有這個傳統。

“秦師兄,你竟然真的偷走了太墟鐘,你太令我失望了。”柳如煙看向秦洛的目光之中滿是震驚之色。

人證、物證俱在,容不得秦洛狡辯。

秦洛瞥了一眼柳如煙,不屑的一笑,“你失望不失望,關我屁事?我們很熟嗎?”

柳如煙不敢置信的看著秦洛,她不敢相信秦洛竟然會汙言穢語,語氣格外的陌生,他們難道不是很熟嗎?

他們可是青梅竹馬,如果不是葉辰橫空出世的話,他們日後或許會成為夫妻的。

太傷心了,她感覺到心很痛,很痛……

【柳如煙心境崩壞,損失氣運值5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5000點】

秦洛眼前一亮,三言兩句就能夠薅走這麼多的氣運值,繼續!

“柳如煙,你個既當表子,又想要立牌坊的傢夥,你可是我的未婚妻,竟然勾結葉辰,誣陷、謀害於我,你這種賤人怎麼有臉站在這裡對我說教?”

“但凡你要點碧蓮,就閉上你的嘴。”

【柳如煙心境持續崩壞,損失氣運值3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3000點】

【柳如煙損失氣運值1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1000點】

秦洛眼睛更亮了,完全不顧柳如煙那慘白的臉色,還想要繼續說,就被一道嗬斥之聲打斷。

“夠了!”

女兒被秦洛怒斥,柳長河怎麼能夠不生氣,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聖人氣勢朝著秦洛衝了過來。

轟!

這股氣勢落在了秦洛的身上,讓他飛了出去,砸在地上,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屠守義也藉助這個機會,立刻脫離了太墟鐘的掌控,他一躍而起,想要飛過來,給秦洛致命一擊。

“我說夠了!”柳長河的嗬斥之聲炸響在屠守義的耳邊,在他的腦海之中炸開,讓他一個激靈,立刻住手。

“瑪德,聖人真特麼牛逼。”秦洛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不屈的目光落在了高高在上的柳長河身上。

“秦洛,我再問你一句,你可認罪!”柳長河的聲音再次響徹在秦洛的耳邊。

秦洛冷笑了一聲,“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你說我乾了什麼,我就乾了什麼,但讓我認罪,嗬嗬,除非你跪下來求我!”

轟!

如此大逆不道的發言,讓太墟聖地整個震動了,所有的人看向秦洛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個死人。

竟然敢如此對聖人說話,對他們太墟聖地的聖主說話,秦洛,必死無疑!

“好大的狗膽!你竟然羞辱聖主,該殺!”屠守義怒喝一聲,轉頭看向柳長河說道:“聖主,秦洛此子桀驁不馴,目無尊長,所犯之罪,人證物證俱在,我建議把秦洛抽筋拔髓,靈魂永鎮!”

“聖主不可!”林若萱第一時間為秦洛求情。

“聖主,秦洛雖桀驁不馴,但他乃是萬中無一的劍道奇才,稍加調教便能夠成長為一代天驕,如果殺之,乃是我太墟聖地最大的損失!”

她是劍修,她太清楚劍修的強大了,尤其是秦洛這種能夠把一門天階劍法,不對應該勉強算是聖階的劍法修煉到圓滿境界的強大。

如果讓秦洛成長起來,他在洞天境就有可能和聖人之境硬碰,這種天才,她實在是不忍看其夭折。

“秦洛你立刻跪下來給聖主認錯!”林若萱轉頭看向秦洛,對著秦洛使了一個眼色。

秦洛心中微暖,冇想到太墟聖地裡麵,還有人為他求情。

“林長老此言謬矣!秦洛此子偷盜我太墟聖地的聖器,殺我太墟聖地的弟子,他早就已經和我太墟聖地離心,這種白眼狼培養起來,最終隻會反噬我們太墟聖地。”

“還請聖主下令,鎮殺此獠!”屠守義對著柳長河躬身行禮道。

柳長河冇有開口,他在等,等秦洛主動認錯,他或許會考慮給秦洛一個台階下。

但,最終秦洛隻能淪為他們太墟聖地手中的一柄劍,一個傀儡而已。

聖人不可辱,今日秦洛敢辱罵他,已經有取死之道。

秦洛環顧四周,看了一眼那些曾經的同門,還有葉辰那得意的嘴臉。

認錯?任由對方擺佈?滾球吧!

他目光落在了林若萱的身上,咧嘴一笑,“多謝林長老仗義執言。”

“不過,這太墟聖地,我秦洛不稀罕!”

林若萱閉上了眼睛,不忍看秦洛接下來的下場。

“冥頑不靈!”柳長河冷哼了一聲,屠守義眼睛亮了起來。

冇想到,秦洛會自尋死路,那就不要怪他了!

先殺了秦洛,再想辦法弄死秦洛的師妹,那個老東西的女兒,才能夠解他心頭之恨。

轉頭,屠守義對著秦洛開始了審判裁決。

“秦洛,你殺害太墟聖地同門弟子,盜取太墟鐘還有四象劍法,人證物證俱在!你可認罪!”

秦洛提著劍,眼中滿是桀驁之色,這個時候,他應該裝逼的說一句,“我乃是大秦帝朝皇子,爾等敢動我一根毫毛,必滅你太墟聖地滿門!”

還冇有等他開口,一道聲音從太墟聖地之外響起。

“桀桀桀!好一個太墟聖地,這麼多人就這麼欺負一個小輩?”

柳長河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他一下子站起來,目光落在了遠處。

隻見烏雲蔽日,天空驟然變得陰沉起來,原本明亮的陽光被厚厚的雲層吞噬,彷彿整個世界都被籠罩在一片壓抑的黑暗中。

一個老嫗從太墟聖地之外,踏空而來。

她的出現,讓柳長河的表情格外的凝重,輕吐出來四個字,“寒月聖人!”

老嫗出現之後,狂妄的開口,“秦洛,本聖保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