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突如其來的一個聖人,開口就要庇護秦洛,這讓太墟聖地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柳長河的臉色變得格外的難看,寒月聖人乃是聖人境中期的強者,比他的修為還要強上一線,如果和寒月聖人發生衝突的話,就算這裡是他的主場,也令他感覺到格外的棘手。

更何況,這裡是他的主場,毀得也是他的基業。

“該死,秦洛此子怎麼還有聖人在背後撐腰!”葉辰握緊了拳頭,眼中滿是不甘之色。

眼瞅著就要把秦洛弄死了,現在半路上殺出來一個程咬金,他感覺到很難受!

“不行,師父,你想個辦法,必須把秦洛弄死,他要是不死的話,我睡不著覺!”葉辰在心裡開口懇求道。

之前,他隻是單純的想要弄死秦洛,現在反而對秦洛升起了些許的恐懼。

他害怕了。

因為秦洛的手段,太過於離奇了。

明明四象劍法被他盜走了,冇有備份了,秦洛怎麼會修煉成功,而且修煉的境界比他還要強。

姑且算秦洛早就已經偷盜出來的四象劍法,亦或者是從其他地方得到了四象劍法,也可以解釋。

可是……這太墟鐘明明就在他的戒指裡麵,秦洛手裡怎麼會有,而且還是完好的太墟鐘。

這一切,讓秦洛身上自帶了一層的迷霧,他看不清了。

戒指裡麵,一個雍容華貴,渾身散發著高貴氣息,傾國傾城的女子輕啟紅唇,淡淡的說道:“放心,太墟聖地冇有那麼簡單,他不會那麼容易走脫的。”

這話稍微安慰了一下葉辰的心。

秦洛看著寒月聖人,他有些懵逼,他搜颳了腦海,也冇有找到和眼前這個寒月聖人有交集的地方。

對方,無緣無故的來救他?

是貪圖他的美貌?

看著那一張溝壑縱橫的老臉,秦洛狠狠地打了一個哆嗦。

“係統是不是你安排的人?”

【統子不是聖人的搬運工,統子隻是一個輔助係統】

好嘛,還不是聖人的搬運工。

柳長河一躍而起,站立在了寒月聖人的對立麵,他沉聲說道:“寒月聖人,今日這事乃是我太墟聖地的家事,寒月聖人非要插手?”

寒月聖人冷笑了一聲,“你們家事不家事的我不管,也不關本聖的事。”

“但,秦洛,今日本聖保定了!”

柳長河的臉色陰沉如水,他沉聲說道:“寒月聖人給我一個理由!”

寒月聖人淡淡的開口道:“秦洛乃是我親傳弟子至親師兄,不知道這個理由夠不夠?”

親傳弟子至親師兄?

“你是說晚寧?”秦洛有些激動的問道。

腦海裡麵浮現出來一個女子的身影,她如月華般皎潔,眼眸深邃如星辰,身姿窈窕,長髮如瀑,一身素衣飄飄,宛如遺落人間的仙子,散發著清冷而神秘的氣息。

前主一直把她當做親妹妹,疼愛有加。

剛剛秦洛還在想,為何不見沈晚寧的出現,原來沈晚寧去搬救兵了。

她什麼時候拜師了這個寒月聖人?

“冇錯,你師妹沈晚寧現在是本聖的親傳關門弟子,是她懇求我來救你一命。”

“今日,本聖救你一命,來日,你和沈晚寧就再無瓜葛!”

寒月聖人斬釘截鐵的聲音響徹在了秦洛的耳邊,讓秦洛的表情變得格外的複雜。

前主一生之中,兩個女人在他心裡占據了重要的位置,其中之一就是沈晚寧,另一個就是柳如煙。

對沈晚寧,他隻有兄妹之情,對柳如煙那是舔得上緊。

在秦洛看來,柳如煙這種賤貨比不上沈晚寧一根腳指頭,容貌上,他覺得沈晚寧還是更勝一籌。

身材,也絕對比柳如煙要強。

選女人,為何不選沈晚寧,反而選擇柳如煙,純純就是腦子瓦特了!

“柳長河給我一個麵子如何?”寒月聖人林華霜看著柳長河沉聲問道。

“如果我說不呢?”

“那我們就打一場!”林華霜淡淡的說道。

“本聖答應了沈晚寧,那就必須要帶秦洛離開!不信的話,你就擋我試試!”

狂妄、囂張的姿態讓柳長河感覺到了一陣憋屈。

眾目睽睽之下,如果他就這麼輕易的答應了林華霜,那麼他柳長河的顏麵何在?

“既然寒月聖人非想要從我太墟聖地帶走人,那就讓本聖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底氣!”

轟!

柳長河一躍而起,縱身到了雲層上空,對著下麵的林華霜喊道:“接我三招,我可以考慮!”

林華霜心中冷笑,一下子洞悉了柳長河的想法,“麵子值幾個錢,不過,你既然想要,那我給你又何妨!”

她同樣一步步踩在空氣之中,升到了半空之中。

聖人對決,吸引了太墟聖地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秦洛還想要趁著這個機會跑路,誰知道那葉辰一直盯著秦洛。

“屠長老,秦洛想跑!”

屠守義的目光立刻鎖定了秦洛,冷笑了一聲,“秦洛,你再敢動一步,老夫必定把你鎮殺當場!”

秦洛不甘示弱的迴應了一句,“老東西,你敢嗎?一會那寒月聖人下來,她一巴掌送你歸西!一換一,小爺我不賠本!”

“你!”屠守義差點被噎死,說實話,他不敢啊!

寒月聖人,在他們這裡,威名極盛,如果被她盯上,屠守義隻有死路一條。

天上的戰鬥展開的很快,結束的也很快。

柳長河臉色難看的落下來之後,沉聲開口,“好,今日秦洛你可以帶走!”

這是變相承認他輸了,剛剛隻不過是想要一個台階而已,什麼讓對方接下他三招。

他的實力可比對方還要弱的!

“不過,太墟鐘必須要留下!”柳長河目光落在了秦洛的身上,沉聲開口。

林華霜剛想要開口,就被秦洛搶先了。

“你說留下就留下?”

“那是我太墟聖地的聖器!”屠守義跳出來說道。

“你說是就是?”秦洛催動著太墟鐘落在了他的頭頂,淡淡的說道:“你叫它,它答應嗎?”

林華霜第一次正視了秦洛,眼前這個秦洛比她要狂啊!

可她有狂妄的資本,秦洛有什麼?一張不服輸的嘴?

“嗬嗬……”一道冷笑之聲響起。

柳長河瞬間眼睛就亮了。

“今日,誰也走不了!”

一個老者緩緩的從太墟聖地的深處邁步走出,不少人看到老者的出現,立刻恭敬的開口,“見過老祖!”

柳長河也不例外,他也同樣躬身行禮。

林華霜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她瞥了一眼秦洛聲音在秦洛的耳邊響起,“小子,你今日自求多福吧,本聖已經儘力了。”

老者出現之後,目光落在了秦洛的身上,淡淡的說道:“作為我太墟聖地的聖子,竟然盜取我太墟聖地的聖器,背叛我太墟聖地,誰給你的勇氣?!”

轟!一股強大至極的氣勢朝著秦洛壓製了過來,比柳長河之前的氣勢強了數倍而不止。

秦洛剛想要開口說:“我大秦帝朝皇子的身份給我的勇氣……”

還冇有張開嘴,就聽到外麵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大秦帝朝四方侯方醒前來拜訪!”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