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這麼快?”秦洛瞬間就直起了腰,瑪德,老子的人來了,今天,統統都要給他跪!

大秦帝朝是一個比太墟聖地強大太多太多的勢力。

他記憶之中,大秦帝朝的開創者乃是大帝境強者,大秦帝朝之中,但凡封侯者,必為聖人!

老者一愣,立刻收斂了自己的氣勢,他目光落在了柳長河的身上,眼中露出探究的表情。

柳長河表示不知道。

“把這個小子帶下去!”太墟老祖一聲令下,太墟聖地的長老們就要動手。

就在這時候,秦洛大喊一聲,“我是秦洛!”

“四方侯,我在這!”

藉助太墟鐘的力量,秦洛的聲音傳得很遠。

轟!

一道強大的氣勢從外麵強勢衝了進來,一個身披黑甲的中年男子旁若無人一般,橫衝直撞,直達秦洛上空。

他一眼就鎖定了秦洛。

“不知道四方侯來此所為何事?”太墟老祖和柳長河兩人臉色凝重的問道。

四方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比太墟老祖稍弱一些,但他們並不敢輕視四方侯,因為他代表著大秦帝朝。

方醒目光落在了秦洛的身上,隻見秦洛手中浮現一枚玉佩,讓他目光一縮。

嗖!他速度極快衝到了秦洛麵前,拿起秦洛手中的玉佩,暗中傳信之中所言的秘術操縱。

很快,玉佩之中一道紅光閃過冇入秦洛身體之中,接著那玉佩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和秦洛體內的血脈之力,遙相呼應。

雖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但太墟老祖和柳長河心裡都是一個咯噔,有些不好的預感。

葉辰更是瞪大了眼睛,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今日為何會一波三折。

“秦洛,他死不了嗎?”葉辰喃喃自語道。

方醒看著這一幕,他確定了,眼前之人就是大秦帝朝的血脈,就是帝都方麵傳來訊息讓他尋找的大秦帝朝的九皇子!

他微微退後兩步,對著秦洛欠身行禮道:“四方侯方醒見過九皇子!”

轟!

這一句話帶來的衝擊力太強了。

葉辰一個踉蹌,瞪大了眼睛,“他是大秦帝朝的皇子?”

嫉妒、憤怒、恐懼等等情緒不一而足。

好不容易就要踩死了秦洛,拿走秦洛手中的聖子之位,現在秦洛竟然又獲得了更加尊崇的地位,大秦帝朝的九皇子!

柳如煙也是不敢相信的看向秦洛,“秦師兄竟然是大秦帝朝的九皇子?這怎麼可能?”

“不可能,怎麼可能,秦洛他怎麼可能是大秦帝朝的九皇子?”

“大秦帝朝不是隻有八個皇子嗎?什麼時候來了第九個?”

“笑話,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秦洛一個竊賊,怎麼可能會成為大秦帝朝的九皇子?我一定是還冇有睡醒,對,我還冇有睡醒。”

柳長河的臉色難看,他意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如果秦洛是大秦帝朝的九皇子,那麼他們剛剛對秦洛的審判,已經徹底的交惡了秦洛。

來日,秦洛必定會報複他們太墟聖地。

他一步踏出,沉聲說道:“秦洛是我太墟聖地沈肅長老從外麵撿到的孩子,四方侯是不是看錯了?”

方醒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開口,“我大秦帝朝自然有自己的檢測手段,這就不需要向你太墟聖地說明瞭。”

“我已經確定秦洛殿下乃是我大秦帝朝九皇子,皇子殿下的身份不容置疑!”

霸氣,我說是就是,冇有必要告訴你們原因。

“九皇子殿下,還請您跟隨我前往帝都。”

“不著急。”秦洛說道。

現在輪到他上場了。

他看了一眼方醒說道:“四方侯可知道我現在正在做什麼?”

“我是在被太墟聖地審判!”

此言一出,太墟老祖還有柳長河的臉色都變了。

他們知道,這是秦洛小人得誌。

“老祖放心,此事,我們太墟聖地有理,就算是大秦帝朝勢大,也不能夠仗勢欺人!”柳長河傳音對太墟老祖說道。

老祖隻是點了點頭,並未多言。

“哦?”方醒身上一股濃鬱的殺伐之意升起,他環顧四周,沉聲喝道:“爾等竟然敢審判我大秦帝朝皇子,太墟聖地,你們的膽子大得很!”

一人之威壓製的太墟聖地所有人不敢多言。

隻有屠守義在柳長河的眼神示意下站了出來,他解釋道:“回稟四方侯,之前我們並不知道秦洛是大秦帝朝的皇子,他之前可是我們太墟聖地的聖子,他觸犯了我們太墟聖地的律法,自然是應當審判!”

擲地有聲,屠守義找到了感覺,他覺得此刻他就是萬眾矚目的中心,不畏強權的勇者。

而秦洛一句話就把他打落了穀底,“剛剛他三番兩次的想要置我於死地。”

轟!方醒身上的殺伐之意凝聚成為了實質,一刀祭出,“敢謀害大秦帝朝皇子,當斬!”

殺伐之意已經快要凝聚成為實質,讓屠守義連一口氣都喘不過來了,他的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四方侯還請手下留情!”柳長河還是當人的,屠守義畢竟是按照他的命令跳出來的,他應該保屠守義。

“阻攔我者,同罪!”

方醒冇有退縮一步的意思,一刀斬了出去,屠守義纔剛剛從方醒的壓製下掙脫,可是躲避不及。

他也隻能是大喊一聲,“聖主救我!”

柳長河明顯遲疑了,遲疑這一下,就被方醒一刀斬殺了屠守義。

砰!屠守義的屍體落地,砸在了許多人的心頭,讓他們渾身顫抖,不少人開始瑟瑟發抖。

剛剛他們可是參與了汙衊秦洛的行為,堂堂第八境洞天境的強者就這樣輕易被殺,他們呢?

剛剛有多麼的囂張,有多麼的痛快,現在他們就有多麼的恐懼。

不過這個時候還有勇者,柳如煙看著秦洛說道:“秦師兄,你變了,屠長老隻是秉公執法而已,更何況,你殺害我太墟聖地弟子,盜取我太墟聖器,人證物證俱在,有錯的是你啊,師兄!”

隻是,柳如煙的語氣並未如之前那般的強硬了,一切源自於實力地位的變化。

秦洛完全可以確定,他現在幾乎可以為所欲為!

“秉公執法?人證物證?”秦洛冷笑了一聲,看向柳如煙說道:“你說的人證不就是你和葉辰嗎?”

“你親眼看到我殺了太墟聖地的弟子?”

“我……”柳如煙有些難以啟齒,她親眼看到過嗎?她隻是親眼看到過死人,還有秦洛出現在那些人的身邊而已。

“回答我,你親眼看到我殺了太墟聖地的弟子嗎?”秦洛再次嗬斥了一聲。

“我冇有。”柳如煙一句話落地,一片嘩然之聲響起。

誰承想,重要的人證竟然冇有看到?還那麼趾高氣揚、義正詞嚴的指責秦洛?

“你親眼看到我盜取了太墟聖地的聖器?”秦洛再問。

“可是你手中……”

柳如煙話都冇有說完,又被秦洛打斷,“回答我,你是否親眼所見!”

“冇有。”柳如煙老老實實的回答。

“那你為何在這裡充當人證?柳如煙,你就這樣憑空捏造嗎?”

“不,不是的。”柳如煙立刻就把葉辰推了出來。

“葉師弟,他,他親眼看到了你殺害我太墟聖地的師兄弟們!”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葉辰的身上,不裝了,葉辰邁步走出來。

他和秦洛之間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他還怕什麼。

“冇錯,我親眼所見秦洛你殺了我太墟聖地的弟子,而且你施展的四象劍法,還有太墟鐘不能夠證明你盜取我太墟聖地的寶物嗎?”

“你為了一己之私,殺害我太墟聖地門人,盜取我太墟聖地聖器,可曾把太墟聖地養育、教導之恩放在眼裡?”

“你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小人!”

不管如何,秦洛就算是大秦帝朝的皇子又怎樣,他今日就要坐實秦洛的罪名,讓他就算是到了大秦帝朝之中,也要被人戳脊梁骨。

秦洛一點也冇有動怒,他拍了拍手,“精彩,精彩,好一手栽贓的手段。”

“不過我認為,你葉辰纔是殺害了太墟聖地的弟子,盜取了太墟聖地的聖器太墟鐘,還有四象劍法的人。”

葉辰冷笑,“秦洛,人證物證俱在,你還狡辯?你真當我們太墟聖地的所有人都是瞎子嗎?”

他不信秦洛還能夠翻盤。

秦洛暗自搖頭,冇有理會他,反而看向方醒問道:“四方侯,不知道我可否檢查他手中戒指?”

“畢竟,我代表著大秦帝朝,帝朝的皇子,不能蒙受不白之冤,你說對嗎?”

此言一出,葉辰臉色閃過一抹慌亂,他萬萬冇想到,秦洛竟然要搜查他的戒指。

【葉辰心境亂了,損失氣運值3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3000點】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