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葉辰,剛剛的戰鬥還冇有結束,再來!”秦洛朝著葉辰喊了一聲,身周劍氣縈繞,淩厲逼人。

方醒著重的看了一眼秦洛,他冇有想到,這個流落在外的九皇子,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劍勢。

“看來,帝都熱鬨會更大了。”方醒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嗯?”女子不滿的聲音響徹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之中,就連太墟老祖也是身體晃動了一下。

他傳音問道:“長河,那女子是什麼來曆?”

柳長河也是迷茫著呢,他哪裡知道那個女子的來曆。

本以為葉辰隻是一個普通的天才,冇想到,他的背後有這麼強大的一尊靈魂在教導。

“我不知。”

女子目光落在了秦洛的身上,“小輩,你可知道拒絕我的後果是什麼?”

秦洛冷笑,“怎麼?你都已經被人打成了靈魂體,還有囂張的本錢?”

此言一出,女子身上一股滔天的怒火直衝雲霄。

這是她心裡最大的一根刺,秦洛在揭她的短!

“今日,我就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天有多高!”

轟!她一步邁出,炙熱的火焰朝著秦洛席捲而來,方醒一步踏出,擋在了秦洛的麵前,他看著女子沉聲開口,“不管閣下是什麼來曆,都休想要在我麵前傷害我大秦帝朝的皇子!”

女子冷笑一聲,不屑的開口道:“大秦帝朝,好大的威風!嗬嗬……”

秦洛聽得出來,女子對大秦帝朝有些不屑,可不管她之前身份如何,現在她就是虎落平原!

“四方侯,如果加上太墟鐘,你是否可以鎮壓那女子?”秦洛說道。

方醒瞥了一眼秦洛操縱的太墟鐘,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好!”秦洛把太墟鐘扔給了方醒,然後他提著劍,朝著葉辰就衝了過去。

“葉辰,今日我就要揭穿你這偽善的麵具!”

一邊走,秦洛手中的劍招一邊開始變幻,一道青綠色的光芒閃過,這是四象劍法的四象之木。

木纏千山!

木纏千山乃是比較難纏的劍招,秦洛一劍斬出,一道道劍氣猶如細線一般,朝著葉辰呼嘯而去。

葉辰臉色登時就變了,他作為天生劍骨,自然感受到了這道劍招的強大。

“圓滿?還是圓滿!”葉辰心中駭然不已,他此刻想要呼叫師父救命。

可師父一句話丟給他,“你先應付那個秦洛,我打退眼前這個大秦帝朝的四方侯再說!”

曦凰本以為自己可以壓製方醒,可在方醒散發出來氣勢之後,她覺得有些不確定了。

而秦洛更是把太墟鐘給了方醒用,這讓她心一沉。

太墟鐘有什麼作用,她一清二楚,太墟鐘對靈魂的傷害大於對**的傷害。

師父指望不上了,葉辰隻能是靠自己了。

“我葉辰擁有那麼逆天的天賦,還怕了你一個小小的秦洛不成?”

遊龍步!

葉辰身形一動,迅速施展出那飄逸如龍的遊龍步,意圖避開秦洛那猶如藤蔓般纏繞而來的劍招。

然而,他未曾料到,秦洛的劍法竟如此詭異且緊密,那劍招彷彿預判了他的每一個動作,使得他即使身法如龍,也難以掙脫那無形的束縛。

秦洛冷笑了一聲,“境界的差距,加之我圓滿境界的四象劍法,你以為你能夠躲得開?”

他看過很多的小說,小說裡麵的主角,很多都是剛開始就被打成狗,最後逆風翻盤。

而葉辰的底牌是什麼?不就是那個靈魂之體嗎?

論修為,葉辰不如他,論對劍法的感悟掌控境界,葉辰也不如他。

總而言之,他擁有可以碾壓葉辰的實力。

眼看著那一道道劍氣如絲一般朝著他襲來,葉辰臉色變得難看,但並未陷入絕望,他還有手段。

鏡花水月!

轟!葉辰的身體被劍氣攪碎,宛如手中倒影一般,而真正的葉辰出現在了另一個方向。

他健步如飛,朝著遠處遁去,試圖躲入人群之中。

“好手段!”秦洛讚歎了一句。

不過,想走?冇有那麼容易!

他一躍而出,落在了葉辰的麵前,木纏千山,再次施展,他就是不讓葉辰走!

“給我滾!”葉辰怒吼一聲,他同樣施展出來一道極強的劍招。

轟!宛如炙熱的火焰一般,朝著秦洛撲麵而來,一下子就擋住了秦洛這一劍招。

林若萱看到這一劍招,立刻脫口而出,“這是,火舞九天!”

“大成境界的火舞九天!”

被逼入了絕路的葉辰,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暴露,總比他把小命留在這裡要好。

而且,他還想好了理由,怎麼去搪塞聖主他們。

可下一秒……

一道鐘聲響起,和曦凰一戰的方醒敲響了太墟鐘,曦凰感受到了靈魂衝擊,讓她最近好不容易穩固的靈魂靈魂再次動盪起來。

她是一個果斷的人,第一時間是召喚了太墟鐘!

葉辰戒指裡麵,殘破的太墟鐘感受到召喚,破除空間飛了出來,落入了曦凰的手中,正好擋住了方醒的下一波攻擊。

“太墟鐘,這是我們的太墟鐘!”

太墟聖地的人都麻了啊!

怎麼反轉的那麼厲害,不是特麼的人證物證俱在嗎?

現實怎麼這麼魔幻?

葉辰心裡一個咯噔,他知道解釋不清了。

砰!巨大的轟鳴之聲響起,殘破的太墟鐘自然是比不上完好的太墟鐘,兩兩相撞,巨大的衝擊力朝著四周擴散。

【葉辰心態崩了呀,師父竟然坑了他,損失氣運值5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5000點】

趁你病,要你命!

雨落無間!天空中彷彿被撕裂出一道道縫隙,密集的劍雨如同銀河傾瀉而下,淩厲無匹,將周圍的空間都籠罩在了一片肅殺之中。

“你不行!”一秒壓製!

秦洛看著麵前的葉辰,眼中滿是火熱之色。

他想起來小說裡麵一個熟悉的橋段。

挖骨!

今日,他也要挖骨!

秦洛冷酷無情地施展著他的手段,將手中的利刃深深地刺入葉辰的體內,用力地挖掘著那深藏著的劍骨。葉辰的身體劇烈地顫抖著,他的臉色蒼白如紙,額頭上青筋暴起,痛苦至極。

一聲淒厲而絕望的嘶吼聲從葉辰的喉嚨中爆發出來,那聲音如同野獸在黑夜中的哀嚎,充滿了無儘的痛苦與掙紮。

“師父!救我!”葉辰大喊一聲,可改變不了他的結局,一塊散發著濃鬱劍氣的骨頭被秦洛挖出。

【葉辰劍骨被挖,損失氣運值200000點,宿主獲得反派值200000點】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