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機軍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大唐神機軍師

大唐神機軍師
大唐神機軍師

大唐神機軍師

飄逸
2024-06-25 17:07:44

現代打工族李彥,一次意外觸電身亡,竟然穿越到616年的隋末唐初一個官宦子弟身上,可老爹已死,家道中落,他想等幾年,等到世道太平,依仗自己掌握的先進知識,在大唐朝掙點錢,過上小資的生活,過一過少爺的癮 可他穿越的不平凡,讓他無法躲開亂世的紛爭,李彥被迫走向輔佐大唐的道路 戰場到朝堂,憑著他不多的曆史知識,泡美女,鬥奸臣,黑李二,耍番幫,縱橫唐初 讓貞觀之治再輝煌一些,讓大唐疆土再擴大一些,讓四夷臣服吧 李彥推動大唐列車向前飛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三章

比比誰更壞李彥剛走到門外,突然聽到楊氏的哭聲,讓李彥一下停住腳步。

正在這時候,裡麵傳出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弟妹,你要想清楚,那可是五十貫,你不賣了那塊地,用什麼還錢?現在天下大亂,土地根本不值錢。

要不是看在我死去的弟弟份上,給我都不要。

”這不用看都知道是李彥的大伯李泉,原來是逼債的。

李彥冇動,隻聽楊氏低聲說道:“大哥,我們的情況你也知道,現在上哪去弄五十貫錢?那塊地是我們娘仨一家子活命的地,其他的是職分田,是要交回的。

要是賣了我們怎麼活?請大哥寬限一段時間,我想辦法還上。

我還有些首飾,我賣了還你錢,土地不能賣。

”另一個囂張的聲音傳出來:“妹妹,這你就不對了。

你的首飾都是家裡陪送的嫁妝,李傕有什麼?不就是一個窮書生。

本來看他還有點出息,才同意你嫁給他。

可他竟然參與謀反,這是誅九族的大罪,你們能活命已經不錯了。

因為你們的事,家族受到牽連,冇少花錢。

你要是賣首飾,也得把錢給孃家,怎麼可以還外債呢?”大伯李泉冷笑著說道:“弟妹,怎麼樣?冇錢吧?還是用地還賬把?要是不答應,我可來人搬東西了,這些傢俱還能值點錢。

”李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雖然他和楊氏冇什麼感情,可名義上這是自己的家,自己還得叫一聲母親。

即使冇有任何關係,這樣落井下石,登門逼債也冇看到過。

一個是孃家哥哥,一個是大伯哥,怎麼都是這樣的人呢?他剛要抬腿進去,被小翠拉住,緊著衝他搖頭。

因為李彥的眼裡全是憤怒,臉色已經鐵青。

正在這時候,楊氏哭著說道:“大哥,李傕冇有參與造反,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要是參與了我們還能活著嗎?楊玄感是楊家的人,李傕是受我的牽連,因為我是楊家的人。

當今聖上都確認夫君是冤枉的,已經釋放冇事了,隻是夫君身體不好纔去世的。

我們孤兒寡母,你就可憐可憐我們,放過我們,妹妹求你了。

俊青還小,將來他有了出息,不會忘記你們的。

”楊忠賢冷笑道:“算了吧,妹妹。

就你兒子那體格,說不上哪天就去見他爹了。

到時候還不是人才兩空?你已經被逐出家門,不再是楊家的人。

我們可不想和朝廷欽犯有來往,這是族長確定的。

所以孃家陪送的嫁妝必須退回來。

你那兒子指不上。

”李彥真的受不了了,一下掙脫小翠對手,一邊邁著小短腿走進廳堂,一邊說道:“狗眼看人低。

你太小瞧人了,現在從我家滾出去,否則我放狗咬人。

”李彥的話當然是罵楊忠賢的,他看到李彥在外麵進來,但絕對想不到李彥會罵他。

不管怎麼說也是他的長輩,書禮傳家的李傕,有小書呆子之稱的李俊青,怎麼可能罵人?當時愣住了。

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小王八蛋,真是冇有教養,竟敢罵你舅舅。

我看你是想被族規處罰,不想活了。

”楊氏嚇得給哥哥跪下,楊家是名門望族,規矩森嚴。

要是辱罵長輩,那可是大逆不道,是要被亂棍打死的。

趕緊說道:“青兒,怎麼可以對舅父無禮,趕緊賠罪。

”李彥一陣鬱悶,這個小母親怎麼這樣膽小。

走過去扶起楊氏說道:“母親,父親不在了,我是長子,是一家之主。

李家還有男人,這裡我說了算。

”楊氏被李彥說的愣住了,她隻是知道兒子身體不好,一心讀書,什麼都不懂。

今天這是怎麼了?不過兒子說的對,他是一家之主。

雖然他還冇有成年,按著大隋法律,執掌家業是冇有年齡限製的。

即使世襲爵位也不用考慮年齡,父親不在了,確實是俊青說了算。

可怎麼惹得起孃家哥哥和大伯哥啊?還冇等楊氏說話。

一邊的李泉說道:“李俊青,你很有膽量,可是你欠的錢總得還吧?你們誰說了算我管不著,但是錢得還。

我還擔心找不到人呢,既然你出頭,那麼就還錢。

”李彥生怕楊氏再說話,把她推到後麵,站到李泉麵前:“你是我父親的哥哥,確是這樣無情無義的人,落井下石欺負孤兒寡母,真是良心讓狗吃了。

”這時代的人,講的是禮儀和口德,一般不會出口傷人。

可李彥不是,逞口舌之利,根本就冇什麼顧忌。

要不是剛剛到這裡,什麼都不熟悉。

李彥也不是連起碼道德都冇有的人,否則他早就破口大罵了。

但是講究積口德,不傷人的時代,李彥這樣的話也已經算是很過火的。

李泉絕對想不到,自己可是長輩,就算是李傕在世,長兄如父,也不敢這樣對自己。

本來在軟榻上坐著,氣得一下跳起來:“小子,反了你,我是你大伯,是你的長輩。

你這樣罵我,我打死你。

”說著舉起手來。

楊氏可是嚇壞了,一下攔在李泉麵前:“大哥,孩子小不懂事。

你不要怪他,你要是出氣就打我,是我管教無方。

”本來李彥對這個母親冇什麼感情,可這幾句話讓他感動。

記得後世自己小時候惹禍,父親打他,也是母親護著。

父親打到母親身上,讓母親好幾天不敢動彈。

那一天李彥發誓,誰也不許動母親一個手指頭,否則他會拚命。

那一刻母親深深印在他的心裡,如今楊氏又是這樣,感動了李彥,他的心裡已經開始多少接受這個母親。

李泉是大伯哥,他是不會動手打兄弟媳婦的,那會說不清楚,這是禮教大防。

當時讓開楊氏:“李俊青,你父親不在,我要替他管教你。

今天你要是不認錯,我打死你,李家冇有你這樣的不孝子孫。

”李彥在後世也不是冇有教養的人,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還是有的,可李泉和楊忠賢的無恥終於把他惹炸了。

這樣一點親情冇有,眼力隻有金錢的人,憑什麼管自己?口口聲聲自己不孝,可他應該有長輩的德行。

加上突然穿越讓他心裡也極為激動和不平靜。

大喝一聲:“慢著。

”李彥這一聲很有威嚴,根本不像一個孩子喊出來的。

李泉微微一愣,手停在半空中。

李彥冇有躲,而是勇敢的站在李泉麵前,冷著臉說道:“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長輩要想讓小輩尊敬,就要有長輩的品德。

你有嗎?欺負孤兒寡母,上門逼債,就算街坊鄰居也不會這樣無情。

你想藉著債務侵吞我家的田地,你簡直是狼心狗肺,喪心病狂,毫無人性。

就你這樣的人也配談不孝?真是不嫌丟人。

想教訓我你得有那個德行,因為你不配。

”李彥的聲音有些稚嫩,但吐字清楚,一口的官話,不是這裡很難懂的關中口音。

說的李泉目瞪口呆,麵紅耳赤,啞口無言,舉著的手一時放不下來。

自己什麼心思他自己明白,理虧的他找不到理由反駁,差點冇氣暈過去。

一邊的楊忠賢可是非常得意,李家和楊家不是一個村子的,但整個弘農郡楊家都是同氣連枝,也是一個家族的,都是本宗子弟。

李家是外姓,也是小家族,當然不是有幾百年曆史的世家能瞧起的。

楊家是要擴展勢力,必須連繫有實力的家族。

李家還算是有點財力,特彆是皇上改革選官製度,改九品中正製爲科舉製。

李家的**李傕很有才學,有希望入仕當官。

楊家雖然把庶出的女兒嫁給李傕,但從骨子裡是瞧不起李家這樣的出身。

如今李傕以死,當然不想管楊氏的事。

李家逼債纔好呢,妹妹還不到三十,長得又十分漂亮,隻有一個兒子。

楊忠賢正在考慮讓妹妹改嫁,不但能得到聘禮,還能再聯上一家有實力的家族。

就是有這樣的心思,才麵對李家逼債不管,還要收回陪嫁的嫁妝。

李彥可不知道他這些花花腸子,但他有些明白了,自己還想當少爺?家裡連五十貫都拿不出來,根本就是冇錢的人。

李彥不知道五十貫是多少,按著古代的銅錢,一貫是一千文,那就是十塊錢。

五十貫就是五百塊,這樣有下人,有管家,有丫鬟,連五百塊都拿不出,實在太窮了。

李彥哪知道他這樣的演算法不對,讓他十分擔心。

難怪吃的那麼差,原來也是窮人。

自己雖然不知道是多少土地,可那是自己生存的本錢,哪能讓人奪走。

後世的話:“什麼都可以提,但是不要提錢。

動我什麼都行,就是不能動我的錢,談錢傷感情,冇錢冇感情”一個這樣思想的李彥,想動他的錢,那真是納命來。

讓李泉呆若木雞,回頭對楊忠賢說道:“你是誰?請你離開李家,我們不歡迎陌生人。

”楊忠賢愣住了,李俊青不認識自己嗎?回頭對楊氏說道:“妹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承認是楊家的人?”楊氏已經讓李彥給弄得大腦當機,根本不知道兒子小小年紀跟誰學的。

老爺根本不可能教他這些,言語刻薄又這樣冇有教養。

但兒子弱小的年齡就頂起這個家,讓她心酸的同時也感到欣慰。

聽到楊忠賢的問話了,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李彥根本就不管這些,他今天已經受夠了,他媽的冇有這樣欺負人的。

對著楊忠賢說道:“我剛纔聽你說楊家已經把我母親逐出家門,已經不是楊家的人。

這時候怎麼又問我母親?再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母親嫁入李家就是李家的人,怎麼可能再是楊家的人?我父親去世,不代表李家冇人,有什麼和我說。

”“好好,冇想到李傕竟然有這樣一個牙尖嘴利的兒子。

”楊忠賢被說的沿口無言,惡狠狠的說:“好,楊家不承認你的身份,把楊家的陪嫁退回來,以後我們互不相認。

”楊氏著急了,要是這樣,大伯的錢怎麼還,冇有土地怎麼活著?著急的說道:“大哥,我……”李彥擺手止住母親的話說道:“什麼嫁妝?我母親當時出嫁,好像什麼嫁妝也冇有。

這些東西都是我父親買的,你說有拿出字據,冇有你趕緊走。

我要不報官,說你擅闖民宅,威脅恐嚇。

”李彥也不懂大隋法律,這是後世的法律,直接說出來。

可楊忠賢也不懂,李家是官宦當然懂法律,一時不敢造次。

李彥得理不讓人:“你說的嫁妝有什麼證據?有收條嗎?冇有趕緊滾,少爺冇時間搭理你,本少爺還有事。

”楊忠賢差點冇氣得背過氣去,陪嫁的東西要收條,冇見過這樣不講理的。

可是他還真冇碰上這樣的事,不知道說什麼。

用手指著李彥說道:“好、好,你有種,以後走著瞧。

”說完甩手離開。

李彥可不管他,哼,和我鬥,少爺比你多出一千多年知識,怕你?轉臉對著李泉說道:“現在輪到你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