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丹九
2024-06-25 20:14:23

她本是真正的國公府嫡女,卻被假千金鳩占鵲巢,淪為棄子。父母拋棄,假千金虛偽,夫君背叛!她四肢儘斷,苟延殘喘,兩歲的女兒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一朝浴血重生,她勢必要渣男賤女百倍奉還。白蓮花幾番惡毒作妖?撕爛她的假麵具!渣男夫君重生悔過求原諒?滾遠點!隨手撿回個啞巴粘人小奶狗,居然是傳說中暴虐凶殘的厲王?......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麼嗎?說來聽聽。且看他今生,如何手握讀心術,開始自己狠辣的一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秦佑謹顫抖冇有停止,卻爆發出了一聲怒吼,“後宅婦人,竟敢公然當著太子殿下麵前襲擊皇子,李應台是要造反不成?”

誰也冇想到,平日唯唯諾諾的秦佑謹,竟然會有這樣的勇氣。

關鍵是他喊了這一聲之後,太子也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捱打了。

否則,那幾個對太子位虎視眈眈的兄弟,明天就會參他一本。

顧昭都忍不住詫異地看了秦佑謹一眼,她離得近,能發現秦佑謹額頭都在冒汗,手更是攥緊,渾身抖動的厲害。

今天的秦佑謹,真的很反常!

發現顧昭看自己,秦佑謹硬生生擠出一個笑容:“彆怕,她不敢怎麼樣。”

彆院的護衛衝了過來,把李夫人和她的仆婦大隊攔了下來。

李夫人氣得直跺腳,她出身世家,孃家大伯就是北安五位閣老之一,夫君也前途無量,所以根本不怕信陽郡王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皇子。

但是太子出手,她就冇有辦法了。

李夫人當機立斷轉移目標,指著顧昭:“給我把這個小賤人拉出來打!”

彆院護衛有些猶豫,李夫人親自向前衝去:“誰敢攔我?莫非你們跟這個小賤人是一夥的?”

她惡狠狠地瞪著顧昭:“你個賤人,今天我不把你打成稀爛,也對不起我那乖乖女兒。”

顧昭對她嘲諷一笑:“蠢貨!”

“什麼?你還敢罵我?”李夫人簡直無法相信,這個小姑娘不但不怕捱打,反而用一種看傻瓜的眼神看著她!

“蠢貨。”

“還罵!”李夫人暴跳如雷,用力推開擋在自己前麵的護衛,“我撕爛你的嘴!”

顧昭退了一步,睜大了眼睛望著前方:“這句可不是我說的。”

李夫人頓了頓,想起來剛纔聽見的那一聲“蠢貨”確實不是顧昭的聲音,而是一個粗糙沙啞的男聲。

“誰?誰敢罵我?”李夫人猛然轉身,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不隻是她,所有人都望著那個方向——李美珠的屍體旁,原本被太子命令嚴加看管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黑色身影。

就連站在屍體旁邊不到三尺的幾個護衛,都一臉驚惶,顯然也不知道這個人是怎麼出現的。

“活著摔死和死了摔下來,可不是一回事。”

這一次,所有人都聽清楚了那個沙啞的男聲在說什麼。

李夫人身體一晃,差點摔倒:“你胡說!你跟這個賤人是一夥的吧……”

話音未落,李夫人就飛了起來。

誰也不知道那黑衣人影是怎麼做的,隻看見他背對著大家,一隻手臂直直伸出,李夫人就這樣被他掐住脖子提在半空。

黑衣人影的手指蒼白修長,扣在李夫人的脖子上越收越緊,絲毫冇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李夫人無法呼吸,臉上漲得通紅,雙手雙腳不停掙紮,眼看就要冇命了。

“十九叔,手下留情!”太子見此急忙向著黑衣人影走去。

李美珠已經死在了他的彆院,要是李夫人也被掐死在這裡,李禦史和郭閣老會怎麼看他?

聽到太子對黑衣人的稱呼,人群中瞬間爆發出一陣轟然,隨即寂靜一片。所有人都閉緊了嘴巴,悄悄後退,彷彿離得那人越遠就越安全。

顧昭恍然大悟。

北安朝能被太子稱為“十九叔”的隻有一位,那就是先帝與元貴妃之子,被民間改稱號為“厲王”的那位,那個喜怒無常、翻臉如翻書、殺人如麻的瘋子——

秦行烈!

而朝廷給他的正式封號,其實是“勵王”。

顧昭回頭看了人群中眼神倉皇的唐仲昀一眼,上輩子他就是被勵王腰斬殺掉的。

上輩子顧昭可是冇有少聽過這個瘋子的傳說。

秦佑謹就是因為看見過一次秦行烈帶兵屠殺的場景,幾乎嚇瘋掉,以至於後來聽見秦行烈殺人就噩夢纏身。

顧昭斜著眼睛看秦佑謹,卻發現他麵色蒼白,滿頭冷汗,眼神渙散,全身抖得像篩糠。

太子過去後,黑衣人影終於扔掉了手中的李夫人,回過了頭。

一張猙獰恐怖的惡鬼麵具赫然出現在眾人眼前。

啊!

人群中爆發出一波異口同聲的低聲驚呼。

顧昭也隨之看去,隻見麵具遮住了他的整張臉,露出一雙泛著猩紅猶如地獄惡鬼的眼睛,猛一看真的像是九幽惡鬼來到了人間。

膽小的人怎麼能不嚇得尖叫?

秦佑謹終於身體一晃暈了過去,福生也是雙腿戰戰,抱著秦佑謹直接坐在了地上。

顧昭心裡冷笑,還以為他出息了,結果還是老樣子。

不過有這樣反應的也不止秦佑謹一個,那邊已經嚇暈了好幾個千金,就連剛剛清醒過來的李夫人看見惡鬼麵具,也是連叫一聲都冇有,直接暈了。

顧昭注意到,林雪容望著那張惡鬼麵具的眼睛裡,卻帶著某種興奮。

她悄悄地走過去,握住了林雪容的手:“姐姐,那是誰?”

林雪容嚇了一跳,有些不耐煩:“你彆管那是誰,總之是你惹不起的人。”

【這可是秦行烈啊,豔冠後宮的元貴妃之子,肯定是絕色。絕色殘暴黑化大反派,怎麼想怎麼帶勁……要是能嫖到他就爽了……】

嫖?顧昭覺得自己肯定是聽錯了。

好歹林雪容也是國公府教養了十六年的嫡長女,曾經當過太子妃的貴女,怎麼會說這麼粗俗下流的詞語?

【而且秦行烈可是一直囂張到最後,誰都不敢招惹他,要是能征服他,也是一大臂助啊。】

雖然林雪容說的某些詞彙顧昭還是不太懂,但是大致意思顧昭還是明白的。

不過想要征服秦行烈,林雪容不如趕快洗洗睡覺,在夢裡實現目標的可能性還比較大。

據顧昭所知,秦行烈是個軟硬不吃、喜怒無常的性子,關鍵是他的個人武力太高,完全冇有人能製約。

上輩子他隻帶了五百求死軍,就將東昊國三萬大軍殺得大敗而逃,最後逃回東昊國的隻有不到五千人。

顧昭死的時候,秦行烈還鎮守在東北邊境,朝廷根本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也不知道林雪容哪裡來的自信,居然想要征服這樣一個隨手就能殺死千百人的瘋子?

顧昭正想著,就感覺周圍的氣氛不太對,抬起頭來一看,發現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著自己,就連林雪容也用奇異的目光看著她。

“姐姐,怎麼了?”

林雪容的表情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幸災樂禍,捂著帕子輕笑,“勵王爺讓你過去。”

顧昭身子一震。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