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琴秋塵音
2024-06-13 06:31:31

novel-static/6c1fcb7144f01e329149bb0a6cb2cb61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即使薑南枝兩世為人,也被左皇後這虎狼之詞給驚到了。

看著她驚呆的小模樣,左皇後卻露出一副憂傷的神色,拿起帕子,壓了壓眼角。

“每次一想到太子的病,本宮就寢食難安,如今看他好不容易鬆了口,願意成親,可萬一哪天,他冇挺過去,撒手人寰,那到時候這天下,豈不是要大亂?”

儲君出事,皇帝無心政務。

薑南枝知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這座皇城會變成一片血雨腥風。

如果不是皇權岌岌可危,五年後,叛軍也不會攻入京城。

左皇後偷瞄薑南枝的表情,直接攥住了她的手,“所以太子妃,你一定會幫本宮的,對嗎?”

薑南枝臉上露出少女的嬌羞來,“母後,可是,我……”

“母後懂,你年紀小,臉皮薄,不太懂如何主動,等回頭,本宮讓人送一些書籍畫冊給你,或者是找人去教導你也行。”

薑南枝紅著小臉,喏喏道:“隻給書籍畫冊就行了。”

畢竟才及笄的小姑娘,臉皮薄是正常的。可這樣臉皮薄,估計更難以讓太子動心吧?

左皇後也是冇有法子了,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又說了一會兒話,薑南枝就帶著左皇後的賞賜,退下了。

回到東宮的時候,薑南枝臉上的羞澀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她又不是真的剛及笄天真爛漫的少女。

雖然左皇後的虎狼之詞,有點驚人,但她卻知道對方說的是真心話。

如今自己已經成了太子妃,也就跟太子榮辱與共了。

甚至,還把她身後的薑家,外祖林家,都綁在了太子這條漏船上。

有朝一日,倘若船沉了,嚴重一些,薑林兩家就要丟了大幾百口人的性命。

但是倘若,她有了太子的骨肉的話。

以後左皇後就會竭儘全力,扶持這個孩子上位。

倒也是一個不錯的法子。

上一世薑檀欣肯定也想要走這條路,但她始終冇有與太子圓房,可見是失敗了的。

這條路,並不好走。

這個時候,花朝走了進來,福了福身,“娘娘,幾位選侍過來給您敬茶。”

太子雖然是病弱佛修,但東宮之中,卻已經有了四位選侍。

薑南枝已經提前把幾個人的底細都摸清楚了,微微頷首,“宣她們進來吧。”

四人分成兩批走了進來。

為首的兩人一個下巴微抬,桀驁不馴得好像是小孔雀似的,那是華家嫡幼女華嬈。

據說會甩一手好鞭子,抽人極疼。

本來是太子側妃人選,但還冇有冊封,就先稱為華選侍。

站在華選侍身邊的人,穿著藕色羅裙,一舉一動都規規矩矩,進退有度。

這是內閣岑大人家的庶長女,岑煥然,亦是太子側妃人選。

說來也是巧合了,岑家跟薑家不對付,而華家跟薑南枝外祖家林家又不對付。

也不怪上一世,薑檀欣在東宮過得那樣抑鬱。

而站在後邊的兩人,一個是李選侍,一個是白選侍。

前者是太子殿下十六歲那年,左皇後做主給送過來的侍寢宮女,如今是幾個人中,年紀最大的,已經二十三了。

後者原來是左皇後的心腹侍女,做得一手好菜,據說很得太子殿下的喜歡。

可以說,四個人的殺傷力,都挺強的。

但薑南枝卻端坐在主位上,從容淡定地看著這些人給自己行禮。

華選侍性子最急,在給薑南枝行過禮後,她咄咄逼人道:“太子妃娘娘,何時給我跟岑姐姐冊封?”

薑南枝:“這件事本宮做不得主,稍後會去請示太子。”

華選侍哼了一聲,頓時感覺這個太子妃性子有點軟,很好欺負的樣子。

年紀最大的李選侍溫和道:“娘娘,如今您入主東宮,那以後每天我們幾個,都過來給您請安吧?”

其他三人也都看向了年紀最小的太子妃。

以退為進?

薑南枝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說得來吧。”

李選侍一噎。

華選侍瞪了李選侍一眼,而白選侍則是靜默無聲,存在感極低。

倒是岑選侍說了好幾句討好薑南枝的話。

這個妻妾見麵大會,在一派看似祥和的氣氛中結束了。

薑南枝對花朝道:“去把冷嬤嬤請來。”

花朝心疼道:“娘娘,您忙了大半天,早上起來到現在還冇有用膳,不歇一歇嗎?”

早上去進宮給帝後請安,剛纔又跟那幾位選侍說了半天話,這眼看著都要到午膳時候了。

薑南枝擺擺手,“我要跟冷嬤嬤先把賬目都拿來,下午好慢慢看。而且,有一些事情,我還得先問問冷嬤嬤。至於午膳,你們先備上。”

“是。”

不一會兒,冷嬤嬤就過來了。

她好像知道薑南枝要看東宮的賬目似的,主動讓人帶來了一箱子的賬本。

不止如此,還有一大串的鑰匙。

冷嬤嬤規規矩矩地福了福身,“之前東宮中冇有女主人,太子殿下身子又弱,信任老身,就交給老身處理了。如今娘娘入主東宮,這些賬目跟庫房鑰匙,都自然交給娘娘來管著。”

薑南枝也說了一些場麵話,“雖然太子殿下信任我,但我有不懂的地方,可能還會要勞煩冷嬤嬤。”

冷嬤嬤:“說不上勞煩,這些都是奴婢該做的。”

薑南枝又詳細地問了一下,賬本的分類,還有庫房鑰匙的分類,冷嬤嬤都條理清晰地講述一遍。

末了,她突然開口道:“冷嬤嬤,那四位選侍,都伺候過殿下了嗎?”

冷嬤嬤:“冇有。”

薑南枝點了點頭,卻也不再繼續問,冷嬤嬤福了福身,這才離開。

她離開後,就來到了佛堂,恭敬地敲了敲門。

屋內,一襲白色錦袍的容司璟坐在梨花木太師椅上,手中捏著一封信函,另外一手捏著一串佛珠。

案幾旁站著一黑衣男人,名為樓隱,是容司璟的心腹。

他五官十分精緻,柳葉眉,桃花眼,乍一看男生女相,美得雌雄莫辨。

“殿下,陛下壽辰將至,估計各地藩王恐會趁機生事。”

容司璟冇有說話,冷嬤嬤就是這個時候敲門進來的。

冷嬤嬤福身行禮,看了站在旁邊的黑衣男人一眼。

容司璟:“不用理會他,嬤嬤你說吧。”

冷嬤嬤:“殿下,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將府中的三分之一庶務,都交給了太子妃娘娘。隻不過,這三分之一,也是很多,不知道太子妃娘娘能否勝任。”

對於這個小妻子,容司璟有一些好奇,但卻並不太在意。

給她一些庶務,讓她自己去忙活好了。

“不用理會,倘若她出了差錯,你伸把手就是了。”

冷嬤嬤點頭,又問道:“殿下,太子妃娘娘還問奴婢,那四位選侍,是否都伺候過您。”

容司璟波瀾不驚的幽深眸子,微微一頓。

“她問這件事做什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