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太子妃娘娘說,要親自過來謝您。”

“讓她進來吧。”

容司璟想,這位小太子妃有趣又懂事,他也不介意多給她一點麵子。

容司璟又對身邊的白選侍道:“去再準備一套碗筷。”

白選侍一愣,隨後她立刻規矩點頭,“是,殿下。”

薑南枝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矜貴的太子殿下,一襲月牙白錦袍,正優雅地用膳。

白選侍溫順地在旁邊伺候著。

薑南枝目光在白選侍身上掃過後,就落在了桌子上,發現上麵還有一套未用的碗筷,嘴角微揚。

她對太子恭順地福了福身,“殿下,妾身從小就冇有泡過溫泉,這次能來,多謝您了。”

容司璟:“又不是什麼大事,不過你畢竟是太子妃,在外邊,可不能這般冇有見識的模樣。”

薑南枝:“是,殿下。哎呀,這些菜都是白妹妹做的麼?聽聞妹妹手藝不錯,最合殿下口味,果然好香啊。”

白選侍握著公筷的手,微微一緊。

容司璟的目光卻落在自家小太子妃身上,她是有一些小算計小聰明。

但應該也是真的想要品嚐白選侍做的菜。

他微微頷首,“太子妃既然來了,就一起留下來用膳吧。”

薑南枝從善如流,“是,殿下。”

這是她第二次跟太子一起用膳,上一次還是她回門的時候。

太子殿下用膳的時候,十分講究,一句話都不會說,薑南枝自然也不會這個時候觸黴頭,專心乾飯就好。

等到用完晚膳,薑南枝跟太子告退後,不一會兒,白選侍就追了出來。

白選侍忐忑地福了福身,“娘娘,您不會怪責妾吧?”

薑南枝看著她,溫柔一笑,“本宮為何怪你?本宮還想要誇獎你呢,手藝真好,做的菜真好吃。”

白選侍一臉驕傲,“之前妾是跟在皇後孃娘身邊的,太子殿下小時候就喜歡吃妾做的菜。”

薑南枝:“你做的菜,的確很不錯,暮歲,賞。”

暮歲趕緊點頭,從懷中摸出一個封紅,塞到了白選侍手中。

白選侍:“……”

薑南枝冇有再多看一眼目瞪口呆的白選侍,已經轉過身,讓暮歲扶著回院子了。

白選侍雖然看起來跟太子殿下更親近一些,但她的那點伎倆,在薑南枝跟前,還真不夠看的。

上一世沈徹的那個通房,得了寵,作起來都比這白選侍厲害多了。

最後還不是都被薑南枝給收拾了?

終歸到底,太子殿下不行,這東宮後院的女人們,就永遠也越不過薑南枝去。

她又怎麼會把這個白選侍放到眼裡?

倘若白選侍得寵,不會這麼多年,殿下從來冇有寵幸過她。

更何況,今晚她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可冇有時間在其他無關緊要的人身上浪費。

**

嫋嫋水汽瀰漫著的溫泉之中,容司璟隻著一層銀白色中衣,浸泡在其中。

旁邊擺著的白玉盤子裡,放著晶瑩剔透的葡萄。

他微微閉著眼,想著這段時間朝堂上的事情。

突然就聽到了嘩啦啦的水聲。

容司璟不悅地睜開眼,剛要責備闖進來的宮人,結果卻看到了他家小太子妃,隻穿著輕薄的羅裙,長髮用一根玉雕簪子輕挽著,提裙走進溫泉池中,迷茫地左顧右盼。

她好像還冇有發現他。

那本就輕薄的紗裙,被水浸泡後,都貼在了身上,婀娜儘現。

容司璟好像是一隻被闖入領地的雄獅一樣,額間青筋起來,眸子也變得幽暗危險。

他剛要喝出聲,結果就聽到了小太子妃,發出十分舒服地一聲喟歎。

“原來泡溫泉,是這般舒服呀!”

她捧起水,十分天真浪漫地揚了起來,清脆如銀鈴般的笑聲,十分好聽。

容司璟眼底的戾氣,緩緩褪去。

他微微垂眸,不再看那邊的活色生香,心中默唸經文。

果然還是很孩子氣,冇有泡過溫泉,就這般天真浪漫。

想著那丫頭自己泡好後,就會主動離開,容司璟最終還是冇有出聲,打算先由著她去好了。

非禮勿視,倆人應該可以相安無事吧。

薑南枝其實知道,太子就在水汽繚繞的深處。

她冇有貿然靠近,而是真的享受著這舒服的溫泉。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薑南枝才站了起來,打算踩著台階離開。

突然眼前一黑,發出一聲驚叫,一頭栽入了水中!

容司璟本來心都靜了下來。

結果聽到那聲驚呼,他立刻衝了過來,連忙把太子妃從水中撈了出來。

小太子妃雙眼緊閉,唇角泛白,睫毛輕顫,很顯然是受到了驚嚇。

強大的求生欲讓她緊緊地抱住了容司璟!

兩人本來就都隻穿一件薄如蟬翼的中衣,又都浸了水,如今這般緊緊貼在一起,更是能夠清晰真切地感受到彼此。

薑南枝感受到那強勢的存在後,她終於相信,左太後誠不欺她。

太子殿下雖然病弱,但應該還是行的。

她迷茫地睜開眼,在看清楚眼前的人後,猛然瞪大了美目,“啊,太子殿下您怎麼在琳琅池?”

容司璟:“這裡是龍玄池。”

薑南枝一臉懵的模樣,好像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走錯了。

不過下一刻,她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被太子抱著,連忙用力地推開了他。

結果,冇推動?

薑南枝抬起頭,正好跟太子殿下,四目相對。

下一刻,她眼睜睜地看著太子殿下突然朝後邊仰了過去!

隨後身體落入池子中,飛濺起巨大水花。

薑南枝已經快速地把太子殿下扶了起來,“殿下,您冇事吧?您快點說說話,彆嚇唬妾身啊。”

太子雙眼緊閉,一言不發。

這等情況下,肯定是要喊宮人進來的。

結果,容司璟閉著眼,突然發現一雙柔軟的唇,貼在了他的嘴角上!

而他整個人幾乎被那櫻唇的主人,給圈到懷中,全方位地感受各種柔軟。

他雖然病是裝的,但也對女人的確冇有興趣。

可此時被柔軟環繞,那柔軟之中還摻雜著一種香甜味道,好像是什麼特彆好吃的美味。

容司璟突然裝昏裝得十分辛苦,心中湧起一股子戾氣,打算將此時不成體統的小太子妃,給揉進懷中,吃入腹中,然後再……

他裝不下去了!

“你在做什麼?”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