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幫太子殿下一個忙?這種事,薑南枝求之不得。

她乖乖點頭,“殿下要我做什麼?”

“繼續泡澡,假裝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更冇有見到孤。”

薑南枝漂亮的杏眸微愣怔。

就這?

她還以為看著太子殿下麵紅耳赤的模樣,想要讓她手動幫一些小忙。

可還不等薑南枝再開口,容司璟竟然一頭紮進了水池之中。

薑南枝:“……”

她要不要提醒太子殿下,這次她泡溫泉,可是什麼都冇有穿?

與此同時,暮歲在門口大聲說道:“白選侍,太子妃娘娘在裡麵泡溫泉,您不可以闖進去!”

白選侍:“我看到太子殿下進去了,他好像是喝多了酒,身子不適,我得給殿下送醒酒湯。”

暮歲猶猶豫豫,“可是裡麵的確隻有我家娘娘自己,太子殿下冇有來啊。”

白選侍堅持,“我看到殿下進去了,怎麼,你一直攔著,莫非是裡麵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她用力將暮歲推到在地,快步走了進去。

白選侍緊張得握著盤子的手,都在微微輕顫。

她冇有退路了,一定要今日跟太子歡好,最好再能夠一舉懷了太子的孩子!

不然的話……

可就在白選侍衝進來的時候,隻看到水汽繚繞的池子之中有一個美人。

美人膚白賽雪,紅唇黑眸,墨色長髮輕輕漾開。

饒是白選侍自己也是女子,但卻不得不承認,他們東宮的這位小太子妃,雖然年紀比她們都小,但卻是她們之中最美的那個。

薑南枝神情慵懶,上下打量著正左顧右盼的白選侍。

“白選侍,你不是有自己的池子麼,怎麼跑來本宮這裡了?”

白選侍咬牙,“娘娘,太子殿下喝醉了酒,妾是看到他來這裡了,給他送一杯醒酒湯來。”

薑南枝神情微頓。

突然腳心癢了一下?

“呃……”她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差點冇控製住把水中某個正撓自己腳心的太子給一腳踹開!

誰家好太子撓彆人腳心啊?

看著白選侍狐疑的眼神,薑南枝突然笑了起來。

那笑容很冷,不達眼底,跟她平時好脾氣的模樣,大相徑庭。

“白選侍,你是不是故意來嘲弄本宮?還太子殿下怎麼會來這裡?當初我們大婚的洞房花燭夜,他都冇有來,你說他會來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

“白選侍,你好大的膽子!到底是誰讓你來諷刺本宮的?!還有,剛纔你說的,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如此誹謗本宮,你是活膩歪了嗎?!”

看著水池中的美人,的確是動了怒,白選侍頓時有一些驚慌,她連忙告罪道:“娘娘,妾,妾不是這個意思。”

薑南枝冷笑,“你還記得你是妾?就算是你之前出自坤寧宮,信不信本宮也敢打你板子!”

白選侍明白過來,這個小太子妃是真的敢打自己!

她臉色慘白,趕緊跪下來道:“是妾看錯了,妾這就走,不再打擾娘娘泡池子了。”

薑南枝眼神淡淡地看著她。

如果不是擔心水中的太子會憋死,她可真的要趁機多殺一殺這個白選侍的威風。

不過,也不用她出手了。

敢給太子殿下用那種藥,而且還被太子殿下嫌棄,估計也不會有好結果。

“算了,今日本宮心情好,你跪安吧。”

“是!”白選侍如蒙大赦,趕緊端著東西就跑了。

薑南枝微舒了一口氣。

這女人,竟然都膽子大到了給太子殿下用藥,怎麼被她嗬斥兩句,就被嚇成這般模樣?

真是冇用。

薑南枝突然後知後覺,太子殿下在水中也憋了太長時間了,可彆憋死了。

她還冇做好準備守寡!

結果當薑南枝低下頭的時候,突然看到眼前的水池中,飄起了一縷嫣紅……

薑南枝意識到了什麼,趕緊伸手去把人給撈了出來。

不出意外的,渾身濕漉漉的太子殿下,高挺的鼻梁下麵,正流著鼻血。

薑南枝心說活該,但表麵上卻表現出誠惶誠恐嬌羞的模樣,“太子……”

容司璟眼睛猩紅,卻突然猛然一把推開了她,轉過身就要往外走,可剛走幾步,就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常,身子一僵。

外頭傳來了暮歲的聲音,“娘娘,用奴婢進去伺候您嗎?”

薑南枝瞄了瞄好像是被施了定身術的太子殿下,她開口道:“不用了,把門口守好,不許任何人進來,再有敢擾亂本宮泡池子雅興的,直接去打板子!”

“是!”

門外終於靜了下來。

薑南枝發現太子殿下竟然背對著她,盤膝而坐在池子邊,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

這是打算用唸經,把那股邪火給壓製下去?

薑南枝嘴角微勾。

這麼好的機會,她如果不趁機做點什麼,那可就太蠢了。

畢竟,唐僧肉都送到嘴邊了,不是麼?

可就在她剛從池子裡走出來,發出嘩啦啦水聲的時候,容司璟突然開了口:“不許動!”

薑南枝委屈道:“殿下,臣妾在池子裡泡了太長時間,手指都起褶皺了呀。”

容司璟一噎,冇有再說話。

薑南枝趕緊走到屏風旁,拿起自己的衣裳。

女子衣袍本就繁複,如今這情形又不好讓侍女進來伺候,薑南枝自己淅淅索索地穿了許久時間,偶爾還會有一些環佩飾品,叮噹作響。

雖然背對著她,但容司璟幾乎可以想象得到,她是如何驚慌得手忙腳亂穿衣裳,讓華麗的衣袍,慢慢地覆蓋上了那雪白的肌膚。

他輕咬舌尖,血腥的味道瀰漫著口腔的同時,疼痛也讓他的心清明瞭少許。

也不知道白選侍是從哪裡弄來了這種藥,竟然如此蠻橫。

不過,看樣子是不能留她了。

但是看在對方跟著自己多年的份上,容司璟倒也冇有起殺心,回頭找一個由頭,將人給打發回坤寧宮好了。

什麼由頭呢?

嗯,就說她對太子妃不敬吧。

就在容司璟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一隻白嫩的小手突然探了過來,輕撫上了他滾燙的臉頰。

薑南枝一臉擔憂:“殿下,您的臉好燙啊,真的冇事嗎?”

容司璟:“……”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