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林氏臉色難看。

薑南枝握著她的手,“阿孃,你說長姐從小冇了親孃可憐,你對她好,也讓我事事都讓著她。可是她多次說那些話,會不會是什麼人在她耳邊,亂嚼舌根?而且長久以往,長姐的心……恐怕會怨恨我們。”

薑南枝要提前讓母親心中有一個準備纔好。

以後不要對薑檀欣事事都遷就。

林氏沉默片刻,凝重道:“枝枝這件事你不要去理會,留給母親來處理。”

薑南枝點了點頭。

這件事暫時還冇有眉目,但過了幾天,換新娘之事卻有了結果。

太子殿下竟然同意了!

薑檀欣很是高興,她得意洋洋地來到薑南枝跟前。

“枝枝,換我來恭喜你,你馬上就要成太子妃了啊!”

看著高興得都要翹上天的薑檀欣,薑南枝漫不經心道:“哦,看來太子殿下,也不想戴這個綠帽子啊。”

薑檀欣一噎,語氣不善,“枝枝,不管如何,這個絕好的姻緣,是我讓給你的,你得感恩我一輩子!”

“不,是我替你救了薑家,長姐你該感謝我呀。”

薑南枝看著眼神陰沉的薑檀欣,又繼續在她心口窩捅了一刀,“長姐,沈家上門提親了嗎?”

這一刀又準又狠。

畢竟到現在,沈家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

薑檀欣臉色一變,冷哼道:“自然是得等我解決了東宮的事情,沈家纔好提親,不然,那多不像話,阿徹又不能跟太子殿下搶人。”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一臉幸福,滿心想的都是沈徹兩世對她的濃情蜜意。

薑南枝卻輕蔑地笑了笑。

沈徹怎麼不敢?

上一世他不止跟太子殿下搶媳婦,甚至還綠了太子。

這一世麼,倒要看看順利結為夫妻的你們,感情還會不會如此深了。

畢竟男人都有劣根性。

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不是麼?

結果薑檀欣果真等了一天又一天。

就在她要坐不住,打算去找沈徹問個究竟的時候,沈夫人才帶著媒人登門來。

沈夫人有一些富態,平時說話喜歡眯著眼,笑容特彆親切。

但薑南枝跟她做過五年婆媳,自然知道這位沈夫人有多表裡不一,笑裡藏刀。

此時沈夫人正笑著說道:“既然冇有意見,那這件事就定了,咱們選個黃道吉日,讓薑大姑娘成為徹兒的平妻……”

林氏手中的茶盞差點冇拿穩,“什麼?平妻?”

沈夫人點了點頭,為難道:“畢竟那晚錦荷也落水,被徹兒救了上來,事關女子名節,而且錦荷是白家嫡女,斷然冇有為妾的道理。”

這事林氏根本不能決定,就隻好暫時含糊敷衍一下。

很快,薑家其他人都知道了,認為沈家實在是太過分。

而薑檀欣更是直接氣炸,把屋內的花瓶都給砸了!

薑南枝得知這件事的時候,卻心情大好,讓花朝去廚房,特意準備吃羊肉鍋子。

各種新鮮的蔬菜蘑菇,讓廚子把羊肉切得很薄,再用各種調味出酸辣爽口的蘸料。

一主二仆吃得紅光滿麵。

暮歲好奇道:“姑娘,大姑娘會不會又反悔,要回來做太子妃了啊?”

薑南枝夾起一塊燙熟了的肉片,放入口中,細嚼慢嚥。

“不,她一定會嫁沈徹。”

果不其然,冇過多久,薑檀欣妥協,同意做平妻。

但是在那之前,她提了一個要求。

那就是自己要比那白錦荷早入門,而且還要拿到侯府的管家權。

不管如何,最後兩家協商成功。

婚期臨近,嫁妝那些可要加快準備起來了。

林氏作為繼母,從來冇有苛責過這個女兒。

準備了一百二十八抬嫁妝,這可是京中貴女出嫁的頂配,而其中的物件,樣樣都是極好的。

林氏給嫁妝操持得體體麵麵,可即便這樣,薑檀欣依舊不領情。

她至今連一句母親,都冇有對林氏喊過。

尤其是得知,從小照顧她長大的陳媽媽,竟然不跟著她去侯府?

薑檀欣更是怒氣沖沖,直接找上了林氏。

“你憑什麼不讓陳媽媽跟著我一起去侯府?我從小失去母親,是陳媽媽照顧我長大,你這樣做,到底是何居心?”

坐在旁邊的薑應卿也微微皺眉,“妙菀,那個陳媽媽呢?就讓她跟著欣欣去侯府好了。”

林氏:“陳媽媽跟她的家人,已經被我發賣了。”

“為什麼?”薑檀欣尖著嗓子就要衝過來。

薑南枝本來冇有什麼存在感地坐在旁邊,見狀又怎麼會讓她傷到阿孃?

所以她不動聲色地伸出腳,在薑檀欣被絆倒的瞬間,又快速地收回腳。

“啊!”薑檀欣直接臉摔在地上,周圍人七手八腳地把她給扶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摔倒了,就開始嚎啕大哭。

“娘啊,你為何那麼早早就去了,不然女兒也不會讓人這般欺負啊!”

薑應卿聽到長女的哭聲,皺眉責備林氏:“妙菀,你怎能這樣?”

往常這個時候,林氏早就心軟了,但是這一次,她鏗地一聲把茶盞摔在了桌子上。

“我怎麼不能這樣?那陳媽媽一直在大姑娘耳邊嚼舌根,說當年是我在你髮妻冇死之前,就引誘了你,甚至還說你髮妻是被我害死的!這樣的惡奴,不該發賣了嗎?”

薑應卿聽後一愣,隨後更加生氣,他扭頭看向長女,“欣欣,都是那惡仆胡說八道,你不能這樣誤會你母親。”

“她纔不配做我母親!”

“夠了!”薑應卿大喝一聲,頓時把薑檀欣給嚇得一哆嗦。

他冷著臉,“不打死那個惡仆,已是看在她伺候你多年的份上了。你趕緊回房去,明日就要大婚,你老老實實在房中待著,哪裡都不許去!”

“父親……”

“滾回房去!”

薑檀欣還是第一次看到父親這樣生氣。

她憤恨地瞪一眼林氏跟薑南枝,這才讓丫鬟扶著走了出去。

薑應卿本想對妻子說點什麼,但看著她眼角眉梢的怒氣,隻好尋了藉口,躲去書房。

屋內就剩下母女倆。

薑南枝拿出帕子,給母親擦了擦手上飛濺的茶漬。

林氏看著乖巧的女兒,輕歎一口氣。

“我可憐大姑娘早早冇了娘,嫁進來後對她掏心掏肺。誰想到,不管我如何做,終究捂不熱她的心啊!”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