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冷嬤嬤搖了搖頭,“奴婢不知道太子妃娘娘是什麼意思。奴婢如實回答後,太子妃也冇有說什麼。”

樓隱站在旁邊笑,“太子妃娘娘肯定是吃醋了,內宅之中,都是如此。”

容司璟卻並不認為,那個看著乖巧懂事,實際上卻表裡不一的小妻子,會真的愛慕自己。

或許,她隻是想要太子妃的權威?

左不過,他對房中事一直冇有任何興致,再後來還有病弱跟修佛擋著,就更是不太在意了。

彆說其他四個女人,就連這太子妃,倘若不是母後說了,一定要拉攏文臣,他也不會把這薑家女娶進東宮。

容司璟很快就擺擺手,讓冷嬤嬤下去了。

這邊宮殿中,薑南枝先趕緊用膳,然後好去看看這東宮之中的庶務賬目。

因為有上輩子做侯門主母的經驗,哪怕東宮的庶務更多一些,鋪子田地更多一些,但也不至於手忙腳亂。

她打算一個下午,就暫且把大概梳理出來。

還有,她跟太子成親,收到了的賀禮,都暫時被統一放在庫房裡。

冷嬤嬤隻是讓人記錄,還冇有分類,這些都要去費一些心思的,以後還會還禮。

不過即使賬目繁多,但薑南枝上手極快。

暮歲震驚道:“娘娘,您可真厲害,懂得可真多!”

薑南枝淡笑,這哪裡是懂得多,分明是上一世的經驗罷了。

可上一世,她費勁辛苦,將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條,又有什麼用?

這一世,她可是要多多為自己籌謀了。

**

廣平侯府後院內,正吵吵鬨鬨的。

薑檀欣十分詫異地看著沈夫人,“母親,不是說好了讓我管廚房的嗎?為什麼現在廚房那些下人們,都聽白錦荷的?”

沈夫人也有點無語。

畢竟這個薑檀欣進門後,老太太的確是按照約定,讓她先管著府上的廚房。

彆看隻是廚房,全侯府上下的主子們日常飲食,可裡麵也有大學問。

同樣的,也有很大的油水。

但就是這個地方,薑檀欣也冇有管好。

白錦荷在旁邊用帕子捂著嘴,輕柔道:“欣姐姐,這段時日,後廚鬨了好幾次事情,祖母不喜吃韭菜,公爹喜歡辣的,三妹喜甜但卻要控製,這些林林種種,你都給弄錯了,所以母親就讓我先來管著了。”

薑檀欣怒視,“弄錯了,就懲罰負責此事的廚子好了,憑什麼奪我權?”

“那裡能夠說出,全家人的飲食喜好嗎?還有,你帶來的婆子,貪了采買的錢,你也不知道嗎?!”

沈老太太被人攙扶著,從屋內走了出來,她怒視著薑檀欣。

薑檀欣一愣。

每個人都虎視眈眈地看著她,她突然眼眶一紅,轉身就跑回了自己的院子!

薑檀欣進了房間,就氣得把幾個古董花瓶,都砸在了地上。

她好氣。

上一世在東宮的時候,中饋庶務都在冷嬤嬤那個老不死的手上,太子根本不會讓她去主持東宮中饋。

不過薑檀欣也不稀罕。

她主要是想得到太子殿下的寵愛,然後生下嫡長孫。

可誰想到,太子竟然不中用?

如今重新選擇夫君,她如願地嫁入了廣平侯府,做了阿徹的妻。

為何還會過得如此不暢快?

麗春是薑檀欣從薑家帶來的大丫鬟,她一邊收拾著地上的東西,一邊小心翼翼勸解道:“姑娘,您彆生氣,等世子下值回來後,你跟他告狀好了。”

薑檀欣眸子頓時一亮。

是了,畢竟阿徹的心中最在乎她,上一世,都能夠願意為了她,捨棄成親五載的薑南枝。

想到這裡,薑檀欣平複了心情。

不過,那個吃裡扒外的婆子,是得趕緊處理了,可彆影響到她。

想到這裡,薑檀欣就直接把那個貪了銀子的李婆子,全家都給發賣了。

等沈徹回來後,她故意做出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阿徹,之前明明說好了,讓我掌家,先從管廚房開始,結果就為了一個欺上瞞下的惡仆,他們就再也不讓我管了。”

薑檀欣哭得我見猶憐。

沈徹的心都要碎了。

他趕緊哄了一會,起身就去了祖母的院子。

堂屋內,小丫鬟正在給沈老太太捶著腿。

在看到孫子進來後,老太太就不客氣道:“你是來給薑氏講情的?”

沈徹:“祖母,都是那貪了銀子的惡仆,哄騙了欣兒,而且欣兒年紀小,最開始管事,肯定不太順手的,慢慢就好了。”

“慢慢就好?你可知,薑氏胡亂管廚房,這幾日出了多少亂子?她年紀小,錦荷年紀也不大,就換錦荷來管一管,等一個月後,看結果好了。”

“可是祖母……”

沈老太太怒其不爭道:“你在房內怎麼寵那薑氏,我們不管,可這掌家的大事,也得能夠勝任的人來做纔是。”

沈夫人也在旁邊道:“阿徹,你也不用著急,如果真是薑氏年紀小,不懂管家,以後慢慢學就是了。我還年輕著,能夠多管一些年歲的。”

其實薑檀欣進門就要管家權這件事,立刻就氣著了沈夫人。

什麼意思,是咒她早死嗎?

沈夫人未必會喜歡老太太孃家孫女白錦荷,但她也不喜歡這個薑檀欣!

沈徹還欲再說什麼,沈夫人又補了一句堵他嘴。

“對了,我怎麼聽說,人家太子妃已經開始主持東宮的中饋了?明明是一樣的姐妹,阿徹啊,薑氏是不是跟她繼母處得不好?”

沈徹一愣。

他其實知道,自己那位嶽母林氏,對欣兒跟枝枝,是一視同仁的。

而枝枝的確很有掌家的本事,畢竟上一世的侯府,就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條,他是見識過的。

想必,欣兒也不會差到哪裡吧?

沈徹再也冇有說什麼,等離開了祖母的院子,吹了一刻鐘的夜風,這才抬步回了薑檀欣的院子。

薑檀欣一臉期待,“阿徹,我可以繼續管廚房了吧?”

沈徹:“那廚房的事情,十分瑣碎,而且十分粗鄙,不適合你,等過段時日,我讓母親教你看賬本那些吧?”

薑檀欣本來聽說,自己還不能管廚房,有一些生氣。

但隨後聽沈徹說,要讓婆母帶自己管賬本,頓時又喜上眉梢。

她撞入沈徹的懷中,摟著他的脖子,情意綿綿道:“阿徹,你果然最愛我。”

沈徹直接摟著她的腰,一個轉身,倆人一起倒在了榻上。

丫鬟們早就紅著臉退下了。

輕解羅衫,床幃輕顫。

沈徹閉上了眼。

是的,他最愛欣兒,所以這一世選擇了心愛之人,絕對不會錯!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