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隻是情到濃時,不知道為何,沈徹的眼底,卻閃過了一張端莊秀美的小臉。

下一刻,就變成了城樓之上,墜落下來,孤絕的倩影,跟鮮血瀰漫滿天。

“啊!”

突然地,薑檀欣身子僵了一下。

她抬起頭,詫異地看著沈徹。

沈徹意識到了什麼後,臉色暗晦難看,他咬了咬牙,卻翻身打算再來一次。

卻再次鳴金收兵。

看著沈徹漆黑的臉,薑檀欣也愣了一下。

等到她反應過來要說什麼的時候,沈徹卻已經披著袍子下了榻。

“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一些公務,先去書房了,欣兒你先睡吧。”

沈徹起身離開了好一會兒,薑檀欣纔回過神兒來。

她有點納悶,不應該啊。

這個時候的沈徹,才二十出頭,正是火氣方剛的時候,怎麼會突然就……不行了?

**

比起雞飛狗跳的廣平侯府,東宮的氣氛,可以用歲月靜好來形容。

當然了,歲月靜好的是太子妃薑南枝。

她快速地把冷嬤嬤送來的那些賬本都梳理好了。

也同時把東宮後院的所有事情,都整理得井井有條。

至於東宮前院的事情,有白總管白芷統領。

白芷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宦臣,長相俊美,十分精明,薑南枝隻見過一次,就知道這人肯定有八百個心眼子。

花朝把處理完的賬本,歸整放入箱。

她低聲道:“娘娘,今日那華選侍,又提了冊封的事情,您真的要去找太子殿下嗎?”

薑南枝輕笑一聲,“太子雖然病弱,但又不是失憶了,肯定是不想立她們為側妃。這個時候去找太子為她們請封,平白得罪了太子,對本宮又冇有什麼好處。”

那倆人家裡,急吼吼地先把人給送進了東宮。

不就是很難直接請封側妃,纔打算曲線救國的麼?

薑南枝卻不想蹚這個渾水。

她得想辦法,如何才能夠讓太子願意與她同房,留下一個子嗣,這纔是正經事。

不過薑南枝卻放下手中的東西,揉了揉太陽穴,“今日早些歇息吧。”

暮歲:“娘娘,就該這樣,早早休息,您不要那麼累了。”

薑南枝無語道:“你難道忘記了,明日是我回門的日子嗎?”

暮歲恍然大悟,隨後想到了什麼,她小心翼翼道:“娘娘,那太子殿下會陪您回門嗎?”

“不會。”

薑南枝記得,上一世太子就冇有陪薑檀欣回門,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太子咳嗽得那麼厲害。

好像是水晶冰雪一般的人兒,萬一在薑家出了什麼事,薑家可擔待不起。

所以意料之中的事情,她也冇有什麼失落。

翌日醒來,薑南枝早早起來,梳洗收拾一番,就讓花朝她們盯著人,把回門禮都妥帖放車上。

這個時候,冷嬤嬤走了進來,福了福身道:“娘娘,太子殿下說讓您等一會兒,他需要晚一刻鐘才能出發。”

薑南枝一愣,“太子殿下也要去?”

說完後,看到冷嬤嬤平素十分嚴肅的臉龐上,閃過一抹微妙的神情,她隨後補充道:“我是擔心殿下的身子,其實回門我自己也是可以的。”

冷嬤嬤又福了福身,“請娘娘一刻鐘後再出發吧。”

薑南枝:“……”

她隻好又重新讓花朝她們給自己整理妝容,且不可隨意了。

畢竟是跟太子一起回門。

大紅色金紋鳳袍,裙襬碎步輕顫。

薑南枝頭上的金釵步搖,卻穩得很,一動不動,隻是被陽光一照,熠熠生彩。

明明是十分大氣的裝扮,跟才及笄的年紀,無法相容。

但偏偏薑南枝有一種超脫年齡的沉穩淡定氣質,硬是把這套妝容給撐了起來,雍容華貴,端莊秀美。

東宮眾宮人們這一刻,心中對這位年輕的太子妃,更是多了許多敬重。

薑南枝邁著沉穩的步子,在見到太子容司璟的時候,乖巧規矩福身,“妾身見過太子殿下。”

“嗯,我們上車吧。”

容司璟又輕咳了兩聲,轉過身在白芷的攙扶下,上了太子專屬馬車。

薑南枝也提裙,按著花朝的手臂,也上了馬車。

太子專屬馬車很大,甚至可以容得下四個人分坐下來喝茶。

薑南枝上來後,就坐在了太子的身側。

不過兩人中間,還隔著一個小桌子,上麵擺著茶果。

薑南枝坐姿也十分規矩,腰挺得筆直,漂亮得猶如天鵝般的脖頸,優雅萬分。

容司璟咳了兩聲,“太子妃,在東宮的生活,還習慣吧?”

薑南枝:“習慣的,多謝太子殿下掛念。”

容司璟:“後院庶務等事情,倘若有不熟悉的,可以問冷嬤嬤。”

薑南枝:“是。”

乖巧得不像話。

容司璟抬起頭,看著她漂亮的下頜線,就連微微低下來的角度,都好像是訓練好的,十分完美。

他的眼神之中都是玩味。

看起來,薑望真是把這個孫女培養得,朝皇後之位去了?

太子的出行依仗很大,前呼後擁。

馬車更是平穩萬分,薑南枝扭頭看了一下,發現案幾上放著的茶碗中的水,都紋絲不動。

她有點沉默。

真是顛簸不了一點啊!

如此的話,她該找什麼機會,才能夠順理成章地撲入太子懷中,造成兩人的意外親密接觸?

等到外邊內監高唱太子駕到的時候,薑南枝就知道,今日好不容易跟太子單獨相處的機會,還是給錯過了。

要不,等回東宮後,她去看一看左皇後送的一匣子書籍跟畫冊,學習一番?

薑家門口,隻站著一臉殷切的林氏。

她在看到太子先從馬車上走下來後,立刻扭頭對小廝道:“快去喊老爺大爺他們,說太子殿下來了!”

“是!”

看著跑得飛快的小廝,林氏心中忍不住,對前一步回府的大姑娘薑檀欣怨懟。

那丫頭口口聲聲說,今日肯定是枝枝自己回門,所以薑家其他人,就都冇有出來等枝枝。

而這邊容司璟先下了馬車,看到略顯空當的大門口,他微微蹙眉。

就在這個時候,薑檀欣也從馬車上走下來。

她突然崴了一下腳,直接朝容司璟撞了過去!

-

發表時間:2024-06-05 00:12:1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