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嬸嬸自食其果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嬸嬸自食其果

惡毒嬸嬸自食其果
惡毒嬸嬸自食其果

惡毒嬸嬸自食其果

莉莉雨
2024-05-30 11:53:24

惡毒嬸嬸自食其果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嬸嬸去垃圾桶采了一些毒蘑菇,非要餵給堂弟吃,說吃了能變聰明。

等我發現想要去阻止的時候,堂弟已經吃下去了大半。

毒蘑菇引發了腎衰竭,我提出讓堂弟換腎,並且積極幫他尋找腎源。

可嬸嬸叔叔卻因為堂弟換腎以後的排異反應,恨上了我。

他們把剩下的毒蘑菇都塞進了我的嘴裡,我因為中毒,七竅流血而死。

再次睜眼,我又回到了堂弟吃毒蘑菇的這天。

這一次,我決定冷眼旁觀。

1.

我的叔叔嬸嬸,砸斷我的牙將毒菌塞進我嘴裡。

直到我抽搐七竅流血,他們才終於發現情況不對。

“老公,她不會要死了吧。



“閉嘴,她死是她貪吃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一個丫頭能給家寶擋災是福氣。



“再說了,她要是死了,大哥大嫂的財產以後不都給家寶。



叔叔王書君扶了扶眼鏡閃過一絲寒光。

“嗯嗯嗯老公你好聰明,到時候再給他們下點藥,讓他們這輩子生不出孩子。



“快走,等下被髮現了。



我的靈魂飄在上空,看著媽媽推開了房門來找我。

她瞪大雙眼,驚恐地看著床上死狀淒慘的我。

她撲在我身上,從胸腔裡發出一陣淒厲的悲鳴聲。

然後,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叔叔嬸嬸怕東窗事發,一不做,二不休把她推下高樓。

2.

再次睜眼,我正看見嬸嬸掏出襪子,妖豔的毒蠅鵝膏菌湯汁滴答往下掉。

眾所周知越漂亮的蘑菇毒性越強。

紅傘傘白杆杆,這可是世界上最美的毒蘑菇。

王家寶伸手去接。

恍惚中回憶起上輩子的事我一陣噁心,出了一身虛汗。

嬸嬸餘光瞥見我側了側身趕忙把菌菇塞到他手上。

爸媽瞥見嚇了一跳趕緊擒住王家寶的手,我上前阻攔一臉不讚同:“爸媽,你們乾什麼呢,家寶正餓呢。



嬸嬸也一把拽過家寶藏在身後,悄聲讓他快吃,轉頭環抱雙臂怒瞪:“大哥大嫂,你們還要跟你一個孩子搶吃的。



爸媽擺擺手推開我:“弟妹,鮮豔的菌都有毒,而且這放襪子裡有病毒很多,家寶才5歲免疫力低,吃了會生病的。



嬸嬸撇撇嘴小聲嘀咕:“不就是不想花錢買吃的。



說罷,她不情願的想從家寶手中撕了一片菌肉遞給我。

冇想到家寶飛快挨個吮吸,得意洋洋的拿著滴淌著口水的蘑菇朝我晃了晃腦袋。

嬸嬸看見嘴角勾起眼裡滿是自豪,轉身裝作為難的攤攤手:“哎呀,我們也冇多的了。



嗯,冇多的正好,我可不想和你們排隊見閻王。

我假裝嚥了咽口水,敷衍地點點頭:“叔叔嬸嬸,我一個女孩子不配吃那麼好的東西,先緊著家寶吧男孩子容易餓。



嬸嬸驚訝的看著我,似乎冇想到我這麼懂事。

家寶年紀小,吃得慢,我故意看著他手裡的毒蠅鵝膏菌舔舔嘴唇,他看到我眼饞的盯著他的菌,學著他爸媽平時說話的語氣:“賠錢貨,誰叫你爸媽生不齣兒子。



說著他加快吞嚥的速度,囫圇吞棗的往下嚥。

3.

但突然,王家寶身子緊繃,脖子上青筋突起,一瞬間汗滲的滿頭都是。

他哇地一口吐了一堆黃綠色嘔吐物,倒在地上渾身痙攣。

叔叔嬸嬸大聲嚎叫:“家寶家寶你怎麼了,快叫救護車啊”

爸媽衝上前就要檢視情況打120,我再次阻攔,頂著他們隱隱做怒的神情怯生生開口:“叔叔嬸嬸,120好貴嘞。



叔叔一聽要錢兩字一怔,轉頭邊和嬸嬸說:“老婆咱們還是走過去比較好,動一動還能加快血液循環,冇準家寶半路就好了。



嬸嬸欣然同意,義正言辭指揮我媽:“那你趕緊抱著家寶走過去,也才3公裡而已。



爸媽鎖眉不顧我阻攔,快速撥打了120。

120的笛聲急促的響起,車內醫生眉毛擰作一團,邊檢查邊斟酌開口:“初步判斷是食物中毒,但是挺嚴重的,家長快告訴我孩子剛剛吃了什麼。



嬸嬸一把扣住儀器打斷他:“你這救護車一趟多少錢?”

醫生錯愕,有些生氣:“家長,快告訴我他剛剛吃了什麼。



叔叔再次打斷:“問你話呢,這個120多少錢?”

他指了指我爸媽,“是他們叫的,待會找他們要錢去。



爸媽揮開我阻止的手,心急如焚的開口道:“錢的事我來出,趕緊跟你醫生說情況,都什麼時候了。



他們洋洋得意的對視,用彼此才聽見的聲音嘟囔:“看吧,這叫投入成本,他們給家寶花的越多,就會越愛家寶。



說罷這才得逞的從手機翻出食物照片:“是蘑菇,我們今天從自助餐垃圾桶裡翻出來的,他們老闆精得很好東西都偽裝成垃圾藏的那麼深,我塞進襪子才帶出來的。



醫生瞳孔一縮厲聲道:“你們怎麼連這點常識都冇有還從垃圾裡翻,這可是毒蠅鵝膏菌,嚴重的話是要死人的!”

嬸嬸小聲嘟囔道:“你纔沒常識呢,算命的說我家寶可是有大福氣,這點小病算什麼。



她似乎又想起什麼眼神咕嚕咕嚕的轉著,我一時冇留意她,卻發生了讓我後悔終生的事件。

4.

“媽!”我撕心裂肺的喊著。

救護車門不知為何突然打開,媽媽一時不防摔在車流中,一輛車子不及緊刹撞了上去。

再往下看,人已經躺在粘稠的血中,我眼前一黑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癱軟跪在地上。

車內醫生維持鎮靜,快速指揮著把王家寶平放在車內,騰出擔架安置我媽。

嬸嬸張開雙手,身子擋在醫生麵前,聲音陡然拔尖。

“先救我家孩子。



“我家寶可是我們家唯一的男孩。



叔叔更是不顧臉色煞白的我媽,上前扯住衣領就要把我媽拖拽下擔架。

我爸怔在原地,似乎冇想到他親弟弟會這麼離譜。

我怒不可遏急躁的手腳並用撲了上去,我爸也回過神來憤怒的大吼阻止。

我媽此刻傷勢觸目驚心。

醫生趕緊解釋他們孩子平放在車內不會有影響,而車禍情況嚴重多了,必須要擔架。

隻要她現在放手,兩個都能救,家寶也不能被她耽誤,再晚就錯過黃金搶救時間了。

叔叔嬸嬸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就是要堅持讓家寶一個人坐車,其他免談。

我爸緊緊扯住叔叔衣袖哀求道:“你嫂子現在情況很嚴重,快讓開。



“呸,關我們什麼事。



嬸嬸一手拽著我媽衣角,同時,另一隻手緊緊拽住醫生擋在救護車門前鬼哭狼嚎。

“我家寶可是男孩,你們這是要讓老王家斷子絕孫!”

推搡中我媽被她拖拽下了擔架,腦袋磕在石頭上黏膩的鮮血不斷湧出,氣若遊絲。

嬸嬸晦氣的擦擦手,開始哭天喊地四腳朝天撒潑打滾,尖利的哭喊著要我們給她包紅包去晦氣。

“哎呦喂,晦氣東西。



而叔叔更加過分,他雙手環繞我爸脖子不肯撒手,讓他不能前進半步,仇恨的眼神緊盯我。

彷彿我纔是那個喂他兒子吃下毒蠅鵝膏菌的人,而從小如父如母的大哥大嫂此刻是罪人。

我眼神猙獰怒氣噴薄而出,猛地向前一推他們磕在地上齜牙咧嘴,我爸趁機趕忙配合把擔架抬上車。

此時,門外傳來嬸嬸尖利的聲音:“臭婊子,你要害我們家絕後。



她目眥欲裂的衝了過來,趁我還冇反應過來狠狠扇了我兩巴掌。

我的臉頓時火辣辣的,又疼又腫,嗓子裡一股鐵鏽味瀰漫開來,幾乎站不起身卻死死抱住她的大腿。

看著救護車遠去她們眼中儘是不甘。

我拂去嘴角的血垂眸。

他們一定會後悔的,因為有件事情他們一會就要來求我。

5.

救護車駛進急診,數個醫生匆匆趕來。

他們來回穿梭,手中冰冷的儀器反射著寒光。

很快,一個醫生臉色凝重:“病人危險趕緊手術。



而家寶則是嘴唇烏青,顯然毒性已經開始發作。

醫生厲嗬著對叔叔嬸嬸道:“哪怕早來1分鐘毒性都能剋製,剛剛非要在路上拉扯十幾分鐘,你們真是害人害己。



“這下好了毒性蔓延至腎臟了,必須換腎!不治療有生命危險。



“不可能!不可能!你咒我兒子死,我要投訴你。

”嬸嬸發瘋似的

轉頭怨毒憎恨的看著我:“找她,她非要讓她媽擠我家寶的位置,挖她的腎!”

醫生臉色一沉下著通知書:“我們這不是人販子,還挖人家的器官。



“我們醫院腎臟已經都用了,你們趕緊聯絡意願親屬做腎臟捐獻,過了明天他必死無疑。



叔叔扶了扶眼鏡:“王雅,我記得你之前體檢過一次,隻有你一個人腎臟剛好和家寶是吻合的。



嬸嬸聽見後,眼神有些躲閃。

“滾,做夢。

”我的語氣憤怒極了,此刻老媽還在icu裡生死未卜。

叔叔愣了愣,不可置信:“那可是你親表弟,他都快死了你居然見死不救。



他臉色鐵青,拍案而起道:“要不是你非讓你媽和家寶擠,他怎麼會耽誤,你不捐也得捐,不然我就冇你這個侄女。



我的眸中竟是蝕骨寒意,麵無表情的盯著叔叔,看得他心裡隱隱發毛。

長兄如父長嫂,爺爺奶奶在小時候就去世了,是他們把叔叔拉扯大的,供他上學娶妻。

嬸嬸說冇有房子不結婚,爸媽便把市中心最好的那套讓給了他們。

藉口彩禮又要走了30萬,掏空了爸媽半輩子心血。

上輩子父母發現我橫死在病床上,根據嘴角殘留的毒菌找他們理論,卻被親弟弟推下21樓,慘死。

他們更是掉了兩滴鱷魚眼淚後就繼承我爸媽的百萬資產,好不逍遙。

嬸嬸盯著我,突然笑著打圓場:“好雅雅,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快把腎給家寶哈。

你要不不給,我跟你叔叔也不活了。



說完她一遍掩麵啜泣,一邊偷窺我的神情。

我看著這些人醜惡的嘴臉,歡呼道:“那太好了,一言為定!雙喜臨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