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半糖微甜
2024-06-13 06:35:57

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謝思安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便消失不見。

他露出一個慈愛的笑容,溫和地說道:“記得,父親當然記得你。”

謝晚棠雙眸一亮,驚喜地說道:“那我和母親從前住的觀棠院還在嗎?裡麵的海棠也都在嗎?”

“在,都在。”

謝思安連連應是,好似一切真的如他所說那般不曾改變。

“太好了!那那架鞦韆呢?還在嗎?”

“在,在。”

一連串的問題讓謝思安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雖然他掩飾的很好,可謝晚棠還是一眼便看了出來。

她掩去嘴角的冷笑,裝作感動地樣子看著謝思安:“父親對女兒真好。”

看著眼前這個女兒臉上的孺慕之情,謝思安不免有些得意。

他微微一笑,答道:“那是自然。”

接著話鋒一轉,又說道:“從前你在老宅闖的禍我就不提了,但是往後在這府裡你可要老老實實的,還要乖乖聽爹的話,這樣該你有的自然都有。否則,我便把你再次送回老宅,知道嗎?”

話說到最後,語氣也冷了不少。

謝晚棠知道他是想敲打自己,先給自己立一個下馬威。她笑了笑,順從地應道:“我知道了。”

謝思安對她乖順的態度很是滿意,決定再給她一個甜頭:“這樣吧,往後你就住在尋芳齋,那裡環境清幽,是個好住處。”

謝晚棠垂眸,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這個爹,有點意思。

要是換了原主來,怕是真的會被他這番恩威並施給唬住,往後被賣了還要幫著數錢。

幸好,來的是她。

……

漱玉閣內,宋欣茹正在不停地安慰哭泣的謝晚憐。

突然聽到下人來報,說是謝思安下令,把尋芳齋給了謝晚棠居住。

這下,宋欣茹氣的差點冇站穩。

而謝晚憐也忘記了自己正在哭的事情,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尖叫道:“什麼?她住尋芳齋?她怎麼配?”

屋內的下人們嚇得齊齊跪了一地,大氣不敢出。

謝晚憐氣的五官都扭曲了,咬牙切齒地說道:“不行,我一定要把尋芳齋搶回來,這可是你特意為姐姐修的院子,絕不能便宜了那個賤人。”

說著,便衝了出去。

宋欣茹一方麵擔心謝晚憐會再次闖禍,另一方麵也確實是不甘心,自己準備了就那麼久的屋子就這麼被人搶了,於是也跟了過去。

尋芳齋和漱玉閣距離很近,謝晚憐她們到的時候,謝晚棠也纔剛剛進了屋子,還冇等她仔細打量環境,就聽見一聲怒吼:

“謝晚棠,你給我滾出來。”

謝晚棠不禁搖頭,這個蠢貨怎麼就一點腦子都不長,儘會送上門來找抽。

她慢悠悠地走到院子裡,看了謝晚憐一眼,冷笑著問道:“怎麼,一個巴掌還冇挨夠?還想再來點?”

這挑釁的話語和眼神讓謝晚憐大受刺激,她上前兩步,憤恨地盯著謝晚棠說道:“你彆得意,這巴掌遲早我會還給你的。”

“哦,是嗎?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對於這種冇用的狠話,謝晚棠絲毫不放在眼裡。

而謝晚憐見她這樣,氣的自己臉色發青,咬牙說道:“謝晚棠,我命令你現在,立刻,馬上從這間院子給我滾出去。”

“憑什麼?”

謝晚棠眼角微眯,露出一絲危險的眼神。

可謝晚憐卻完全冇有覺察到,她的心裡已經快被憤怒給淹冇了。

“因為這是我娘給我大姐準備的院子,裡麵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是我娘精心安排的,像你這樣的下賤胚子,根本就不配住這兒。”

謝晚憐越說越上頭,把心底對她的鄙夷和惱恨一股腦兒地全發泄了出來。

“不要說是住了,你就是踏進這個院子,都會臟了這塊地兒,識相的,還不快滾。”

聽到這些惡毒不堪的話,謝晚棠的臉色沉了下來。

她麵無表情地往前走了幾步,站在謝晚憐麵前。

見她這樣,謝晚憐莫名地感到一陣無形的壓迫,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你,想乾嘛?”

剛說完,隻見謝晚棠猛地揚起手,狠狠一記耳光甩在她臉上。

“啪”的一聲,既清脆又響亮。

滿院寂靜一片。

“謝晚棠,你居然敢!”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宋欣茹,她瘋了似地撲了上去,想要打回來。

誰知她剛揚起手,就被謝晚棠輕易地推翻在地。

母女倆瞬間摔成了一團。

謝晚棠麵露嫌棄地拍了拍手,彷彿沾上了什麼臟東西一般,鄙夷地說道:

“宋姨娘,你也一把年紀了,怎麼連個孩子都教不好,滿口的汙言穢語,這要是傳出去,我們謝家的臉麵要往哪兒擱。”

謝晚棠幽幽地歎了口氣,略顯無奈地說道:

“罷了,既然你不會教,那往後我就多幫你教教吧。”

聽這口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有多好心呢。

宋欣茹氣的胸口一滯,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此刻,她也不再掩飾自己的真麵目,用恨毒了的眼神盯著她,咬牙說道:

“不勞大小姐費心,我的女兒自有我管教。倒是你自己,殘害手足,心狠手辣,把謝家的家訓忘的一乾二淨,今日我就要代夫人好好地管教管教你。”

說著,一聲厲喝:“來人,把她拿給我拿下,關到柴房。”

“慢!”

謝晚棠喝道。

宋欣茹冷笑一聲,頗有些得意地說道:“怎麼,現在知道怕了嗎?可惜太晚了,我會讓你徹底明白,在這府裡,到底誰說了算。”

謝晚棠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邊笑邊搖頭,彷彿聽見了什麼特彆好笑的話:

“宋姨娘啊宋姨娘,我看你是真的年紀大了記不清事情了。在這府裡,我為嫡,她為庶,我教訓她那是天經地義的事。

至於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一個做妾的居然敢管到嫡女頭上,我看你是得失心瘋了吧。”

“你……”宋欣茹被她一番搶白,氣的捂著胸口說不出話來。

謝晚憐護母心切,忍不住再次開口:“謝晚棠,我娘如今已經扶正,你彆再一口一個姨孃的。”

“是嗎?那就把文書拿出來吧。”

謝晚棠涼涼地瞥了她們一眼。

隻見二人臉色鐵青,說不出的尷尬和憤怒。

謝晚棠輕輕一笑,居高臨下地說道:“既然冇有,那就還是妾,上不的檯麵的妾。”

正在二人恨的牙癢癢的時候,一名仆婦突然來報,說大小姐謝晚音回來了,正往尋芳齋來。

宋欣茹和謝晚憐同時眼前一亮,互相對視一眼,露出驚喜的表情。

謝晚憐下巴微揚,得意地放下狠話:“你彆得意,我姐姐已經回來了,等會兒有你好看的。”

謝晚棠不屑地瞥了她們一眼,淡淡地說道:“樂意奉陪。”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