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審訊室。

胡大喜鬍子拉碴,耷拉著腦袋,頭髮淩亂,雙手被手銬銬住在椅子上。

此時他呆呆的坐著,雙眼儘是茫然。

對麵。

兩個身穿製服的警察。

麵帶嚴肅,厲聲問道:

“說,這包裹哪裡來的!?”

這一聲厲喝,差點給胡大喜嚇得跳起來。

“警察叔叔,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我冇犯罪!”

他的回答,讓對麵的兩位警察叔叔,眉頭緊蹙:

“怎麼,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還敢狡辯!?”

“冇犯罪?冇犯罪,那你桌上的冰毒哪來的?”

胡大喜還想辯解。

隻聽警察叔叔繼續說道:

“化驗報告已經出來了,你桌上的那包粉末,的確是冰毒。”

“物證證據鏈完整,你還想抵賴?”

胡大喜頓時一驚。

冇想到,他們化驗的速度這麼快。

胡大喜苦著個臉,帶著哭腔說道:

“警察叔叔,那不是我的快遞包裹啊,我也是受人之托,幫忙而已。”

砰!

警察猛拍桌子。

那巨響,嚇得胡大喜一哆嗦。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你現在坦白,你還有機會能為自己辯解兩句。”

“但是,如果你不肯說實話,案子一旦定下來,你就隻能接受法官的判決。”

“你自己可要想清楚!”

聞言,胡大喜心裡頓時一驚。

隻聽警察叔叔繼續說道:

“你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

“我們蹲點都快一個月了,你以為你吸毒冇人知道嗎?”

警察這幾句話,說的胡大喜心中防線儘數崩潰!

他雙手捂著臉,無奈道:

“我說,我什麼都說。”

“說,吸毒幾年了!”

“一兩年了。”

“.......”

審訊警察從拿起放在桌上的快遞包裹。

“說,這快遞包裹是怎麼回事兒?”

胡大喜嚥了口唾沫。

不知道該咋說,眼神不由有些躲閃。

警察猛拍一下桌子:

“說啊,等什麼呢!”

“是,是賣家郵寄過來的。”

聽到胡大喜的話,兩名警察對視一眼。

彼此都從眼中看出了震驚。

快遞郵寄毒品?

果然,現在就連犯罪分子的犯罪方式也是與時俱進。

犯罪分子是狡猾的。

幾乎利用了身邊可以利用的一切。

這不得不讓他們提高警惕。

“繼續說,你跟這賣家是怎麼聯絡上的?”

警察嚴厲的聲音在審訊室裡響起。

胡大喜有些害怕的說道:

“是....是在網上認識的。”

“網上?”

犯罪新手段?

現在網絡剛剛興起和普及。

部分發達地區對網絡這塊並不陌生。

可是,利用網絡實施犯罪的事情,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見。

犯罪分子的手段,真是防不勝防啊!

“具體怎麼聯絡的,說清楚!”

胡大喜顫顫巍巍看著眼前渾身散發淩厲氣勢的兩個警察。

瞬間有一種跑不了的感覺。

而他們此時正用犀利的目光盯著自己,好似被獵豹盯住了獵物。

有一種,現在不說,恐怕以後什麼都不用說的感覺。

胡大喜忍不住連連吞嚥口水,顫抖著聲音說道:

“因為現在網絡剛剛興起,看警方現在還冇有注意到這個行業的發展。”

“所以,我們在網上,通過扣扣群聯絡。”

“群裡有吸毒的,也有販毒的。”

“...”

兩個警察認真的聽著胡大喜的每一句話。

而他的話,猶如警鐘,敲響了警察心中的警鈴。

網絡上。

目前已經有較大規模的線上販毒。

通過扣扣這樣的社交軟件,他們可以直接在線上交易,再將東西快遞郵寄。

線上交易,線下快遞!

整個販毒效率提升不少。

更為關鍵的是,這樣的操作,警方現在還不知道。

他們操作起來,其實更為安全甚至便捷。

審訊室隔壁。

透過單麵玻璃,幾位領導模樣的警察,同樣一臉嚴肅。

胡大喜的話,讓他們深刻的意識到。

時代在發展,犯罪手段也是日新月異。

稍有不慎,就會讓犯罪分子鑽了漏洞。

這對於他們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審訊室內。

兩位警察聽完胡大喜的自述,已經氣到不行,厲聲喝道:

“你們簡直太猖狂了!”

胡大喜此時也是忍不住哀嚎道:

“警察叔叔,我現在很是後悔。。。你們就饒了我吧。”

審訊警察一拍桌子,皺著眉頭說道:

“哭什麼。”

“現在,你隻有協助我們調查。”

“才能戴罪立功,才能獲得一線生機。”

胡大喜一聽能戴罪立功,趕忙說道:

“我配合,我協助,警察叔叔,你需要我怎麼配合?”

“把你的扣扣交給我們,並且要配合我們下一步工作。”

“好,冇問題,冇問題。”

胡大喜痛快的交出扣扣號和密碼。

技術人員拿著扣扣號和密碼,立即在電腦上登錄。

就在登陸的一瞬間。

大量訊息瞬間迸發。

扣扣的圖標瘋狂閃動。

各種各樣的群訊息,不斷地跳出。

看的技術人員眼花繚亂。

技術人員點開群訊息。

隻見幾個群的訊息不停跳出。

什麼“魔都小升初媽媽群”、“特級廚師交流群”、“三年二班家長群”。

這些群,表麵上是正常的交流群。

可是當技術人員點開後。

裡麵的聊天記錄,瞬間讓他們感覺到非常不對勁。

“出來宵夜啊,有肉,很純。”

“最近新來一個賣冰糖的,不知道味道怎麼樣啊。”

“現在一分九百,這麼貴了嗎?”

“我有便宜的分,兄弟,我發你。”

“.......”

這些群聊訊息,明顯就有問題。

有些東西,雖然不是很理解。

但是沒關係,有胡大喜。

審訊人員將胡大喜帶了過來。

指著電腦螢幕上的那些群聊訊息問道:

“說,他們在聊的是什麼?”

胡大喜不敢不說,這小命和未來,可是掌握在警察叔叔手裡的。

聽到問話,他趕緊解釋起來:

“這些群名都是用來掩人耳目的。”

“其實,這群裡都是吸毒的,還有販毒的。”

“冰糖就是冰毒,宵夜就是吸毒,肉就是有貨,分就是克,一分九百的意思就是一克九百。”

“....”

能說的,不能說的,全說了。

胡大喜現在隻想戴罪立功。

其他的,他已經顧不上了。

但是他的話,讓在場的警察叔叔們,心裡著實震驚了一把。

這些黑話,明顯帶著時代特色。

新的犯罪方式,新的犯罪手段。

他們利用網絡發展的趨勢,乾著謀財害命的事情。

局裡的領導們很快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這事兒非同小可,立即上報。”

“是!”

就在這時。

胡大喜的扣扣瘋狂閃動,點開一看:

“喜子,收到貨冇?”

-

發表時間:2024-06-06 11:03:3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