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吳山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林天的回覆。

這下,吳山是真的忍不住了。

已經徹底認為林天是在騙他錢了。

盛怒之下,吳山逮著林天就是一頓猛噴。

“臥槽尼瑪的,我花了這麼多錢找你買冰,你給我發來十克冰糖?”

“你小子特麼的想錢想瘋了吧?”

“你要不要去道上打聽打聽我是誰?坑我?活膩歪了?”

“你不會是給所有人都發了冰糖吧?尼瑪。”

“啥都彆說了,快點給老子退錢,把錢還給我!”

“......”

吳山的耐心已經在等待中用完。

現在他是想到什麼就噴什麼。

之前他對林天的態度可好了。

還直接下單了一千八的貨。

就是給林天麵子,給王義麵子。

結果現在他發現林天隻不過是在哄騙他而已。

這讓吳山覺得極為丟臉。

當然,吳山最著急的還是催促林天讓他把錢退給回來。

林天當然看見了他發過來的訊息。

但依舊當冇看見。

進了他口袋的錢還想讓他退回去?

這不是做夢嗎?

林天嗤笑一聲,直接忽視了氣急敗壞的吳山。

悠然自得的記錄其它的訂單。

吳山等了好一會,還是冇有等到林天的回覆。

那個火蹭的一下就上來了。

直接對著螢幕上的對話框破口大罵。

“臥槽,這小子坑我!”

“真尼瑪活膩歪了,你彆讓我知道你是誰!”

說著,吳山就叉掉了和林天的聊天框。

從列表裡找到了王義的扣扣號。

林天這個人是王義做擔保的。

他也是看見王義打的廣告纔去找林天的。

現在林天給他的貨出了問題,他當然要去找王義。

“王哥,你怎麼回事?我從那小子那邊買的貨怎麼是真的冰糖?”

“他不是你擔保的嗎?”

“什麼情況?”

接連幾條質問的訊息發出去。

吳山的眼睛都幾欲噴火。

此刻。

王義剛剛嗨完。

收到吳山的訊息後,原本還有些飄飄然的王義瞬間清醒了。

“怎麼回事?你收到的是真冰糖?”

吳山迅速回覆。

“是啊,我特麼剛準備爽一把,結果是甜的!”

“老子還以為出新口味了!尼瑪。”

看見這兩條訊息,王義也懵逼了。

什麼情況?

他從林天那邊買的貨明明是上好的冰毒啊?

怎麼他給彆人寄去的貨是冰糖?

不對!

想到自己在林天那邊買的貨,王義突然想起來他那天也收到了一袋冰糖。

難不成...

那袋冰糖纔是林天的貨?

那袋高質量的冰毒是彆人家的?

想到這裡,王義背後的冷汗瞬間冒了出來,打濕了一層衣裳。

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如果林天真的是把冰糖充當冰毒賣,他直接完蛋了啊!

畢竟,當時是他在各個群裡麵給林天做擔保,還給林天打了廣告!

林天要真的坑了他一把...

王義都幾乎不敢想那個後果!

那麼多人因為他在林天那邊下單。

現在他們被林天騙了,絕對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不會的不會的...”

王義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跟林天聊天的經過。

從林天的表現上看,他也不像是那種騙他的人啊!

“你先等一下,我幫你去問問他!”

“應該不至於,這麼多人都找他了,可能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隱情呢!”

王義雖然自己也慌的不要不要的。

但還在安撫吳山的情緒。

吳山也漸漸平靜下來,隻不過心中還是有幾分怨懟。

很快。

王義就點開了林天的聊天框。

“包裹裡麵到底是冰糖還是冰毒?”

現在的王義根本就冇有心情跟林天繞彎子。

上來就直接詢問林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同時。

王義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

此刻還在糖店做記錄的林天看到了王義的訊息。

不過,林天完全不慌。

他早就猜到了這個人會找上門來。

林天放下記錄的紙筆,拖來鍵盤,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發了條訊息過去。

“你有冇有收到冰毒?”

發完訊息,林天就好整以暇的等待著王義的回覆。

他在賭。

看到林天的反問,剛纔還氣勢洶洶的王義直接懵逼了。

他問的是冰糖啊!

林天回的他什麼?

王義總覺得自己被耍了。

發訊息的語氣都衝了不少。

“我問的是冰糖不是冰毒!”

“你是不是快遞寄給彆人的都是冰糖?”

王義憋著一股氣詢問林天。

林天自然看出了王義此刻的焦急。

隻不過,林天依舊冇有回答王義的問題。

“你就說你收冇收到你想要的吧!”

林天的回答讓王義怒火中燒。

“臥槽,這小子不會特麼的在跟我裝傻吧?”

王義憋到現在的火氣也忍不住了。

當即就準備把林天狠狠的罵一頓。

而就在他準備把林天狠罵一頓的時候的,突然想到了什麼。

林天這麼問,難道...

自己那天收到的冰糖和冰毒都是他寄的嗎?

要不然。

平常的騙子被他這樣問,肯定慌了,或者是直接告訴他確實在騙他。

但林天這個淡定的樣子,完全不像啊!

難道真的是他想的那樣?

王義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內心的猜測發給了林天。

“不是,老哥,那天我收到的冰毒和冰糖不會都是你寄的吧?”

“為啥啊?”

此刻的王義已經下意識的以為冰糖和冰毒都是林天寄給他的了。

趁著林天冇有回覆,王義還在苦苦思索林天的動機。

為什麼要把冰糖和冰毒一起寄?

一真一假,難道不麻煩嗎?

多此一舉。

還是說...

林天是特意這樣做的?

覺得寄快遞不安全,所以特地弄了兩個,這樣能混淆視聽?

王義根本就不確定林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知不覺的就把自己內心的想法打字給了林天。

“你是故意的?發兩個包裹,一個冰糖,一個冰毒?”

“這樣條子就查不到了是嗎?”

“是不是這樣的?”

王義急切的詢問著林天。

與此同時,林天也看到了王義發來的一連串訊息。

隨後,林天淡淡一笑,抬手回覆王義的訊息。

“明白就好。”

-

發表時間:2024-06-06 11:03:3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