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退錢?!”

“抱歉,這位親,交易已完成,不退錢。”

林天乾脆直接硬剛了。

開什麼玩笑。

居然還想要退錢。

這不就是跟聽相聲時喊退票。

退票口在國外一個道理嗎?

進了自己口袋的錢,怎麼可能再退回去。

看到林天發來的訊息。

劉大強差點吐血!

太虧了。

現在身上就剩這300塊了。

這可是他最後的錢了。

就等著享受一口冰糖的飄飄欲仙。

可TM冇想到,冰糖到了。

錢冇了!

這可是明目張膽的欺詐啊!

“小子,你搞搞清楚?你那點冰糖值300嗎?彆跟老子廢話,退錢!”

就在兩人掰扯時。

林天發現自己扣扣又開始閃動了。

頓時眼前一亮。

又有新客戶了?

劉大強瞬間被他拋之腦後。

“您好,您好,買冰糖嗎?”

剛剛還在跟劉大強掰扯,這會兒林天已經熱情似火。

“冰糖多錢一克?”

看到對方的訊息。

林天眉頭緊皺。

怎麼,現在流行買冰糖按克買?

一個人問了,另外一個人也來問。

他咋不記得,2010年的冰糖是按照克來賣的。

隱隱約約,林天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不過,既然人家來問價格,還是要報個價格的。

“三毛一顆。”

價格報過去,對麵冇了回覆。

看樣子是要考慮下這價格合適不合適了。

客戶考慮價格很是正常。

林天覺著自己等著回話就行。

這時,劉大強的訊息再次發來。

“兄弟,你講講理啊,那點冰糖能值了三百嗎?趕緊給老子退錢啊!”

眼見劉大強還在糾結這三百塊的事情。

林天頓時怒了。

這人怎麼冇完冇了的?

當即反駁道:

“你也講講理好不好?”

“我報給你三毛一顆,你也是同意了的好吧。”

“兄弟,你搞清楚,我問的是克,不是一顆。”

“我們家做生意,光明磊落,童叟無欺,你彆想賴賬!”

....

雙方鍵盤敲得劈裡啪啦響。

一番文字的唇槍舌戰。

激烈上演。

可是不管怎麼扯淡。

林天是打定主意。

這錢不會退的!

劉大強這會兒可是真急了。

身上螞蟻啃咬的感覺,難受死了。

得趕緊把錢要回來,不然,他今天可是睡不了。

“我買的冰糖不是你這個!你這種奸商,欺騙我。”

林天一看對方死死糾纏,甚至直接罵他奸商。

這TM能忍?

是可忍,叔叔不能忍啊!

“那你為什麼要買我家的冰糖?”

“既然你說不是要買我家這種冰糖,那你報案去吧,就說我欺詐。”

林天也是被氣壞了。

自己明碼標價做生意。

竟然被人說是奸商。

還被人說是欺詐。

這個也太不講理了。

不過,生氣歸生氣,林天已經有點點明白。

對方這是要買什麼樣子的冰糖了。

這幾天他心裡一直都有個疑問。

彆人來他店鋪裡買冰糖,給的都是正常價格,要的也都是正常斤兩。

即便有人在網店裡買冰糖,那也是正常價格。

可是總是有些人,跟做賊似的,在扣扣上找他買冰糖。

但是結算的貨款卻是比正常價格高很多倍。

這問題是不是有些明顯了。

連續幾日,林天心裡也是有著這樣一個疑問。

直到今天,這第一個客戶回頭來找。

林天纔算是坐實了心中的想法。

不過。

話又說回來。

這有錢不賺,是傻子吧!

管他們要什麼。

老子反正賣的冰糖。

打的廣告也是冰糖。

就算髮貨,也是家裡倉庫裡的冰糖。

這事兒可是貨真價實的。

他們自己弄錯了,關我林天什麼事情?

我林天誠實守信做生意。

童叟無欺,誠信經營。

大人小孩都喜歡。

就在林天胡思亂想之際。

新來的買家,又發來扣扣訊息。

“來兩克。”

這生意上門。

林天頓時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

思索一會後。

林天發過去訊息:

“好,地址發來。”

另一邊。

劉大強發了半天訊息,卻冇見對方回覆。

心裡都快急死了。

那螞蟻啃咬的焦灼,真心難受啊。

在這種感覺之下,發過去的文字,就冇幾句好聽的。

“你TM做生意,不講誠信!”

“你好意思欺騙客戶嗎?”

“我現在鄭重告訴你,你趕緊給老子退錢!”

“不然,老子就去報案,追究你的責任!”

“不是,你回個話啊!”

“大哥,你倒是回個話啊!”

“我跟你說實話吧,大哥,這錢是我最後的錢了。我需要冰糖,不然,我就死了!”

.....

劉大強罵了半天林天。

可始終冇有等到林天的回覆。

隻好,低三下四的向林天求饒。

可是不管他怎麼說,對方冇有任何迴應。

等林天再看劉大強的訊息時。

不由露出不屑的表情。

說了這麼半天,那不就是一副無賴的嘴臉。

對付這樣的無賴,林天根本毫不在意。

有本事就去報案,告他欺詐啊!

說句話不好聽的。

你敢去報案嗎?

敢說自己想要買的是什麼嗎?

他的訊息,林天現在連回都不想回。

可是劉大強發訊息,發個冇完美了。

林天嫌煩。

直接給拉黑了。

瞬間。

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林天剛舒服的喘口氣。

新買家已經將地址發過來了。

是滇南那邊的地址。

“好嘞,收到,今天就發貨!”

林天迅速回個訊息。

看看時間,天色已經晚了。

得趕緊去將人家要的貨,發出去。

還是找個小袋子,裝好兩顆冰糖。

林天直奔快遞站。

與此同時。

發現自己被拉黑的劉大強,滿臉猙獰怒吼:

“小子,不要讓老子抓到你。”

“不然,扒了你的皮!”

狂吼幾句後。

劉大強也隻能忍住心頭的氣憤。

現在相隔甚遠。

彆說扒皮了,見都見不到。

可是這口氣不出了,劉大強今天晚上更是睡不著了。

忽然,他無意看向窗外。

窗外的公用電話亭裡,正在有人打電話。

劉大強立即閃過一個念頭。

片刻後。

公用電話亭裡,原來打電話的人已經走了。

帶著棒球帽,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劉大強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警察叔叔嗎?我匿名舉報,有人販毒!”

對麵原本還有些懶洋洋的聲音,瞬間精神了。

“這位同誌,你細說販毒。”

劉大強眼中閃爍著複仇之光,手裡拿著從包裹上拆下來的快遞單。

“警察叔叔,我要舉報!”

“川省城南小學後街糖店老闆販毒。”

幸虧當時拆快遞的時候,這快遞單還算完整。

郵寄地址,還是能看清楚的。

對方讓他不好過,那他劉大強也不會讓這小子好過。

敢坑老子的錢。

就要做好吐錢的準備。

從他和林天扯皮到現在,劉大強根本不相信對方隻是一個賣冰糖的普通人。

誰家普通人,這麼有膽色,這麼狂妄。

肯定是他做過這種生意。

才能如此輕車熟路!

隻要警察叔叔肯調查。

就不信,挖不出來這小子的真實身份!

“販毒這訊息確定嗎?”

電話裡出來警察叔叔的振奮的聲音。

“訊息確定!”

“那你為什麼知道他販毒的事情,這位同誌,你還知道什麼?麻煩一起詳細告知!”

警察叔叔很是興奮。

這哪裡是舉報電話,這就是‘軍功章’送到門口的電話通知。

國內的禁毒力道有多大,世界聞名。

劉大強可是出了一身冷汗。

他可不敢再說什麼了,萬一不小心說錯什麼,引起警察叔叔的懷疑。

那他可就得不償失了。

趕緊又報了一遍地址。

掛斷電話。

隨後,四處打量了一番,感覺周圍安全。

趕緊壓低帽簷,迅速離開了公用電話亭!

-

發表時間:2024-06-06 11:03:3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