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娘啊,這禍事都是三房惹上的,不該我們二房跟遭殃啊!”

“趁著聖旨還冇來,您就讓二郎寫了一紙和離書放我帶了明鳳明玉回家去吧!”

吵死了!

蘇瑤不滿的起身,手卻突然摸到一個熱乎乎硬邦邦的東西,驚的她一個激靈扭過頭去。

這才赫然發現床上竟然還有個男人。

男人正穿著大紅色喜服,胸前繫著紅色綢緞喜花,歪倒在床上紋絲不動,顯然已經昏迷!

男人一雙劍眉斜飛入鬢,五官比例恰到好處,臉部線條更是流暢明快,隱約可見的身材也是十分有料。

這是在哪裡?

蘇瑤眯了眯眼睛,突然,腦中一痛。

她穿書了!

穿成了一本古早權謀文裡的炮灰女配!

書裡原主因為心悅當今皇帝,幫他上位後卻被兔死狗烹,設計陷害嫁給了功高蓋主的大將軍顧玄景。

而偏偏新婚夜,顧家莫名被搜出龍袍,全家等待皇帝下旨降罪。

顧玄景原本懷疑龍袍是原主私放的,把原主拎回房,想質問龍袍的事,卻不知怎麼回事當場吐血,昏迷不醒。

原主也被嚇暈過去。

若是不出意外,明天就會宮內降旨,然後顧家上下都會被判流放,包括原主。

消化完記憶的蘇瑤,滿臉複雜。

這爛攤子,她冇有接手的道理。

三十六計,走為上。

蘇瑤起身想溜,卻發現旁邊的男人似乎動了動,冇記錯的話,顧玄景新婚夜就會斷氣,想必,就是現在。

“也是可憐,替狗皇帝打了小半輩子的仗,他卻要卸磨殺驢。”

蘇瑤歎氣,隨後她伸出手探了一下對方的脈搏。

原來是被人下毒了,此毒名為千機散,在這個世上算得上是無解之毒,幕後之人還真是狠啊!

如果說,上一世的醫療空間還在的話,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可……

下一瞬——

麵前陡然出現一個手術室,與她上一世的空間手術室一模一樣!

“這是……”

“小子,算你命好。”

蘇瑤雙目圓瞪,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從裡麵拿出拿出一針解毒劑,抬手就準備往顧玄景的身上注射。

誰知剛注射了一半,一隻大手直接掐上了她的脖子。

她大駭,抬頭就對上了顧玄景漆黑的眸子。

對方直勾勾的看著她所在的方向,聲音雖然虛弱,但是卻冷到了極致,帶著幾分嗜血的殺氣。

“你在做什麼!”

那是久經戰場的暴虐,讓人後脊背一陣發麻。

蘇瑤被掐住脖子說不出話,臉越來越紅。

心裡不禁怒罵:

【窩草,老孃就是順手做點好事,要不是老孃的一陣解毒劑你能醒?你這麼用力做什麼,窩要被尼掐死了!】

什麼?

聽到聲音,顧玄景以為出現了幻聽,不禁眯了眯眼睛,稍微放鬆了一下手中的力度,可是卻還是冇有鬆開對蘇瑤的鉗製。

再度冷冷出聲。

“你想對我做什麼!”

蘇瑤眸中閃過無語,心想:【當然是替你解毒,你感覺不到自己身中劇毒,命不久矣?】

嘴裡卻道:“哪有做什麼,咳咳,什麼也冇做啊!”

解毒?

又冇做?

顧玄景嘴角勾著幾分冷笑。

這女人怎麼前言不搭後語?

兩道聲音大小也不同。

真能裝啊!

“我竟然不知道堂堂國公府的大小姐竟然會醫術,滾,不需要!”

她不害他就算是好的了,如今還在這裡假惺惺的做好人。

若不是她的話,自己怎麼會中毒?

而那龍袍又是為何會到自己家中的?

顧玄景微微擰眉,滿臉的厭惡,直接大手一甩,蘇瑤就摔倒在了地上。

【窩草!】

蘇瑤不禁心中一驚。

【他在說什麼?】

【什麼醫術,什麼解毒?】

【難道我剛剛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聽到這幾句,顧玄景聞言動作一窒。

什麼意思,心裡話?

難道自己方纔聽到的兩道聲音有一道是她的心聲?

所以她才前言不搭後語?

他連忙站了起來,上前兩步,腳下卻差點被軟塌旁邊的凳子絆倒。

蘇瑤猛然張大了眼睛,脫口而出。

“你瞎了?”

【就說嘛,中了那麼嚴重的毒,才注射了半針,怎麼可能直接痊癒。】

【真是可惜,中了這毒,眼睛瞎了隻是第一步,後麵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也會一點點的消失,直到最後腸穿肚爛。方纔想幫他一把,誰叫他自己想死!】

顧玄景聞言,神色一凜然,朝著蘇瑤的方向直勾勾的看過來。

那眼神雖然冰冷無比,瘮人的很,可是卻略顯空洞,冇有焦距。

蘇瑤一骨碌爬起來,揮著手在顧玄景眼前晃了晃。

【果然,他真的瞎了。】

顧玄景聽著她這些碎碎念。

終於確定,這道聲音的確是她的心聲!

他竟然能聽到這女人的心聲!

而且她好像並不知情!

正想著,外麵突然傳來丫鬟急匆匆的稟報聲。

“將軍、夫人,不好了,老夫人請二位過去商量大爺二爺和離的事情!”

和離這兩個字一出,顧玄景的臉色再度變得難看起來。

蘇瑤則是在一旁皺了皺鼻子。

【和離?按照原書的軌跡,這次說好聽點是和離,其實是大房二房都爭著搶著和顧家斷了關係免於被牽連!

不過在書中她們的下場可不太好。

雖然如願和離了,可冇幾天就被人發現一個自縊家中,一個掉進護城河淹死了。

明顯是有人故意為之。

真是愚昧啊,皇帝想讓顧家全家覆滅,她們以為離開了顧家就能活下去嗎?

再說,原本顧家不過是村裡的破落戶,都是顧家三房——顧玄景和顧玄景戰死的老爹顧忠參軍立功,纔有瞭如今的大將軍府。

大房二房之前一直躲在家裡吸三房的血,如今出了事卻隻想著自己跑路。

真是世態炎涼。】

她正感慨著,卻冇注意到一旁的顧玄景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個女人在說什麼?

什麼原書!

她怎麼對他們家的背景知道的如此清楚?

而且還能窺見未來?

不過,他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分析的的確很有道理!

怎麼回事,她不是國公府那個草包?

難道,從前的一切,她都是裝的!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