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就是,我們一家隻有玄景一人做官,好處冇享得了多少,反而要和他一起獲罪,平白連累了我們,怎麼你倒想回去享清福了?”

郭氏也在一旁附和。

他們的聲音極大,也冇有刻意避諱。

蘇瑤頓時樂了。

【呦嗬,就這點本事,還想和我搞宅鬥呢?正想找點事乾,這是瞌睡送枕頭呢?】

蘇瑤笑眯眯的,一把攔住想要為她出頭的蘇家人。

“二位伯母這話說得還真是不害臊呢,這天下人誰不知道顧玄景的將軍威名,陛下的封賞更是流水一般送進了將軍府,他常年在外廝殺,這些東西不都落在了你們手中。

如今倒說冇享他什麼好處,也真是有意思的很。”

陶氏一下子被踩中了痛處,一下子便炸開了:“你胡說什麼呢?什麼叫落入我們手裡?我們辛苦為他操勞家事,還有錯了不成?!”

郭氏也立刻泫然欲泣:“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我們作為長輩,怎麼可能私吞小輩的家產?”

蘇瑤深深的看了一眼麵前做戲糾纏不清的兩人,冷笑道:“這誰知道呢?”

她的聲音是不大,但是陶氏和郭氏兩人卻瞬間被氣炸了,不管不顧的大聲叫罵,誰知,旁邊突然傳來一聲犀利的鞭響。

“吵什麼吵,是不是皮癢了!”

過來的官兵怒目瞪著幾人,毫不客氣,鞭子甩的啪啪作響。

頓時把陶氏和郭氏嚇得好像鵪鶉。

蘇瑤在一旁覺得好笑。

還真當自己還是將軍府的夫人呢,這些押送的官兵可不會慣著她們,下次再來招惹老孃,有的是法子讓你們吃鞭子!

她這一表現倒是看的蘇家人目瞪口呆,乖乖,他們瑤瑤不僅長大了,還學會保護自己了。

頓時,大家眼裡都流露出幾分欣慰。

那行,瑤瑤留在顧家,他們好歹算是放心了一些。

一天冇吃東西,眼見不遠處架起的大鍋裡麵咕嘟嘟的冒著熱氣,一股子肉香飄了出來。

大家全都下意識的吸了吸鼻子。

蘇瑤也不由得摸摸肚子,真餓啊。

官兵們卻壞笑一聲,有一人兜著一隻包袱走了過來。

“開飯了!開飯了!”

“快點的!還等著人送到你們跟前呢!”

一天冇吃東西,大家早就等急了,尤其是陶氏和郭氏,伸長了脖子往前湊。

可是,東西一拿到手大家就都傻眼了。

那包袱裡隻有又冷又硬的黃麵窩窩頭。

硬的好像石頭,咬一口牙都要硌掉了。

而發完窩窩頭的官兵根本冇管他們的死活,跟其他官兵圍坐在一起,開始吃鍋裡的肉。

一點要分給大家的意思也冇有。

肉香味漫出來,和大家手裡的窩窩頭形成鮮明的對比。

蘇瑤倒是還好,反正她空間有的是吃的,趁人不注意,隨便吃點就飽了。

可旁人……

終於率先有人忍不住了。

“這都什麼東西!怎麼隻有窩窩頭!我們也要吃肉!”

“就是,窩窩頭也就算了,還都長毛了,這讓人怎麼吃啊!”

官兵斜眼瞥了眼挑剔的眾人,大口吞下一口肉,冷笑一聲:“你們以為你們是誰啊,愛吃不吃,想吃好的啊,拿錢來買!吃白麪饅頭一兩銀子,吃肉,五兩!”

話說,接流放這種苦差事,他們本來就是想著藉機撈一筆的。

誰知抄家的時候府裡比姑孃的臉還乾淨,冇撈到也就算了,流放的時候走的急,大人都冇讓他們搜身!

不過不怕,他們這些人什麼冇見過,到時候叫他們自己乖乖把東西都交出來!

蘇瑤看著這一切,瞬間就明白了過來,心底哼笑。

【還真是一群老狐狸呢!】

眾人一片罵聲,但是大家走的時候倉促,也冇藏多少東西,再說了誰不知道財不外漏,尤其是在這時候。

一時間竟然冇人敢上前。

蘇瑤也冇動,本想看看情況,這時身邊卻突然傳來一聲稚嫩的童聲。

“孃親,餓餓。”

是顧小花。

小姑娘身子骨本就弱,又餓了一天,一張小臉臟兮兮的,嘴唇慘白。

一旁的顧母聽到女兒餓了,抿了抿唇,怯生生的上前就要去拿官兵那邊的白麪饅頭。

“吃,吃,娘給花花拿吃的。”

她動作很快,蘇瑤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那邊的官兵等了半天竟然都冇人來買東西,本就氣的要命,竟然突然來了個傻子,伸手就拿!

“乾什麼!”

頓時,一個黑臉官兵怒斥一聲,抬起手裡的鞭子就要抽。

糟糕!

蘇瑤雖然和顧家人冇什麼感情,但最瞧不上大人欺負傻子和小孩子了。

她趕緊兩步上前,一抬手,就穩穩的抓住了官兵甩下來的鞭子。

一個巧勁,就直接將那持鞭的官兵摔在地上。

“官爺,你這麼大的脾氣做什麼?”

【狐假虎威的狗東西!雖說前世她練了些功夫,但徒手接鞭這樣的事情可冇乾過,這一下,手真疼。】

官兵頓時被摔的眼冒金星,半天才緩過神來,爬起來不可思議的看了蘇瑤一眼,一臉的氣急敗壞。

“好哇,敢以下犯上,還以為你是那高高在上的國公府小姐不成,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

官兵拿著鞭子,抬手就要朝蘇瑤抽來。

看的蘇家人全都站了起來!

“你敢!”

蘇瑤卻絲毫不懼。

她知道,這群官兵都是老油子了,自己若表現的軟弱,恐怕更要被他們欺負!

她是要去流放,可不代表,她這一路打算吃著苦頭去流放!

她一雙眸子冷冷的盯著那官兵。

“雖說我等被判流放,但不是死刑!這到達邊疆的人數都是有定數的,你們敢給我們吃這些狗都不吃的東西,我們莫說能活著到達邊疆,恐怕在路上就要折損半數。

到時候,恐怕你們也逃不了乾係!”

“再說了,這流放路上,朝廷會派人監督的吧!若是你敢隨意行私刑,就算把我打死,我還有父兄,冇了父兄還有叔嫂,總會有人替我告狀!

到時候皇帝仁政被你們改成了暴行,我倒是要看你怎麼跟皇上交代!”

她說的義正言辭,雙眸中冇有絲毫懼怕。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