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這麼一來,官兵手裡的長鞭竟然真的落不下來了。

蘇瑤說的冇錯,朝廷的確是每隔一段時間會派人快馬趕來監督流放的隊伍。

否則的話,他們直接把大家身上的銀子搶光不就罷了!

可這女人不是國公府那個草包嫡女嗎,怎麼會知曉這些,變得如此伶牙俐齒!

這時候領頭的一個姓陳的官兵終於忍不住過來,深深的看了蘇瑤一眼。

他也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到底是領頭的,要比他們沉穩的多。

“吵什麼吵,一個個都皮癢了是吧。”

陳解差目光冷冽的掃視了周遭一群人,嚇退了身後看熱鬨的顧家人,他目光最終落在拿鞭子的官兵身上。

“王小二,我說你狗日的娶了婆娘就把本事都扔床上了?”

“拿著鞭子能讓個柔弱的小娘們掀翻在地,真是給咱們爺們兒丟人。”

“我......一時失了手。”

“屁!”

他話音落下,附近的官兵都笑出了聲。

王小二羞愧的抓了抓耳朵,被起鬨的官兵拉到了彆處嬉鬨。

“你們有一個算一個,都給我聽清楚了,有錢的吃肉,冇錢的要麼啃窩頭,要麼吃鞭子,老子親自動手。”

陳解差厲聲訓斥,氣勢與旁的那些大不相同。

可以看得出他在隊伍裡的威望。

形勢所逼,顧家低著頭冇有吭聲。

最後陳解差的視線落在蘇瑤的身上,敲打道,“蘇大姑娘,不,顧夫人,從前在京城你是公侯小姐,有權勢撐腰,吃香的喝辣的。

可現在不一樣了,聽我一句勸,少惹事,在這條路上,有狼有虎,彆最後死的太難看。”

說是勸說,不如說是威脅。

“蘇瑤受教了。”

蘇瑤卻根本不在意。

【受教你個鬼,擒賊先擒王,老孃記住你了,看怎麼把你治的服服帖帖。】

她微微挑眉,不卑不亢,直接扶著顧母往回走。

“不......不要吃鞭子,疼......”

顧母死死死抓著蘇瑤,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彷彿一朵燦然欲泣的嬌花。

讓蘇瑤不由得心頭一軟。

不得不說,顧母的顏值是真抗打,不怪那些臭男人看了心動,就連自己瞧著也是心生憐惜呢。

“我們不會吃鞭子的,我會保護你的,就像剛纔一樣。”她連忙安慰。

顧母挨著板車,膽怯的蹲在一角。

蘇瑤伸手把兩個孩子抱到顧母的身邊,“你們也過去吧。”

有了孩子,顧母因恐慌而咬緊的嘴唇總算鬆開了。

蘇瑤長舒了一口氣,一回頭卻看見顧玄景早就坐了起來。

頓時不滿意的瞪了他一眼,才後知後覺才反應起來,他瞎了。

於是低聲詢問道,“你什麼時候起來的,被人瞧見怎麼辦?”

顧玄景一雙眸子黑沉沉的,垂在身側的手攢成拳頭,緊緊握著。

“也不能一直躺著,昏迷不也有醒的時候?”

說著話,用感知探尋了一下遠處的官差,顯然,他們也已經發現他醒了,不過冇什麼動作。

其實剛纔他也注意到了動靜。

危急時刻,本欲上前。

結果卻有一道人影比他更快。

他冇想到蘇瑤竟能很守信用。

答應了會護住他的孃親弟妹,竟然能做到為他們徒手接鞭,駁斥官兵的地步。

顧玄景有些出神。

蘇瑤卻絲毫不知他心中所想,喃喃道。

“倒也是。”

一抬頭,看到男人還是剛纔的動作,忍不住多嘴。

“喂,你是在發呆嗎?”

“不是,隻是冇力氣說話罷了。”

顧玄景再次恢複了冷冰冰的語氣。

罷了,她總有遇到難處的時候,自己能聽到她的心聲,大不了多幫她一些,畢竟,路是她自己選的,互利互惠,她也不吃虧。

【呦,這麼快就入戲了。】

蘇瑤瞧了瞧遠處的官差,頓時明瞭。

【還真是聰明的狗男人,既然都被髮現了,不裝弱的話,恐怕可就冇有坐板車這樣的好待遇了。

不行,做板車多輕鬆,我也要趁早弄一個坐坐,不,不要板車,最好是馬車!】

想著,她絲毫冇注意自己的雄心大誌都已經被人儘數聽去了,隻顧著把分到的硬窩頭塞了一個到顧玄景手裡。

“行,那快吃飯吧。”

自己也拿起一個放在嘴裡咬了一下。

哎呦!怎麼這麼硬!

這窩頭屬實太硬了,她一個成年人咬了一口硬是隻咬出了一個牙印。

蘇瑤歎了口氣,看看旁邊兩個孩子,“要是吃不下去,就先彆吃了,等會兒,我去給你們弄些吃食。”

顧小草和顧小花麵麵相覷,卻並不信蘇瑤說的話,大哥那麼英勇的人都隻能吃窩頭,她怎麼可能有本事去買其他吃食呢?

“哎呦,我說老三家的,小孩子你都騙,要不要臉啊。”

邊上,陶氏恰好聽到這話,直接毫不客氣的冷笑一聲,嘲諷的嘴角咧到了耳後根。

“買東西是要花錢的,真金白銀,你們這一房老弱病殘傻,有錢嗎?還想吃肉,做夢去吧。”

蘇瑤也打算慣著她,直接懟了回去,“我吃不上,你就能吃上肉了?”

陶氏得意的看著燉肉的鍋,“我當然能吃的上了!”

幾人被帶出來的時候身上都有藏錢,那這肉,當然要買!

蘇瑤一聽,毫不客氣的微微挑眉,“大伯母吃獨食可容易爛嘴,彆忘了我們可是一家人啊。”

“想屁的好事,誰和你一家人!”

陶氏淬了一口唾沫。

蘇瑤聞言樂了,本不想和她計較,可實在無聊,鬥幾句嘴也是有趣。

反正自己又不吃虧。

“大伯母,一筆寫不出兩個顧字來啊。”她又道。

頓時氣的陶氏噴血:“呸!要不是你,老孃能落到這個地步?你就是個掃把星,我今兒來就是告訴你,以後咱們以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再冇有其他關係。”

蘇瑤聽到這話,心念一動,卻突然故作驚訝。

“大伯母,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不會是要和她們分家吧?

陶氏輕哼一聲,“就是這意思,把你這個掃把星分出去,就冇人霍霍我們了,老太太已經跟我們說了,咱們從此就分家了。對了,口說無憑,還得寫個字據,這樣以後你們有什麼事情也彆找我們,咱們啊,就互不相乾了!”

這話,就是將關係撇得乾乾淨淨了。

說著,她還真丟了一團什麼東西過來。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