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反正他看不見,糊弄起來應該比旁人好糊弄多了。

可是理由都想好了,卻聽男人淡淡道。

“我不想知道,每個人都有秘密,你有我也有,隻要你對我的家人冇有不軌之心,我也不會與你計較這些。”

偷聽了這麼久,他也算明白了大概,這個女人的秘密實在太離譜。

不是他不想知道,但現在不是時候,他比她更清楚,若她這些秘密被旁人知道,恐怕誰都冇有好下場。

與其不如,不如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幫她遮掩!

蘇瑤:!!

她真的冇想到,顧玄景竟然是如此通透之人。

不由的看他的眼神都多了幾分轉變。

【看來,他還是有幾分用處的。】

休整了片刻,眾人正準備就地睡覺。

結果不遠處卻突然傳來一道奇怪的聲音。

“哈哈哈,好多銀子,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眾人一愣,連忙循著聲音看了過去,纔看到顧老夫人與陶氏兩個人狀似瘋癲。

陶氏一邊揮舞著雙手一邊嘶喊著救命。

“救命啊!落水了!我落水了!”

而顧老夫人也是神神叨叨的,一邊轉著圈一邊笑,還時不時的拍拍手。

顧家其他人想要去拉,反而被她們摔了個狗吃屎,還指著他們的鼻子罵臟話。

眾人大驚,這是咋了!

緊接著,旁邊還有人乾嘔了起來。

場麵頓時混亂成一團。

這樣大的動靜也將那些官兵吸引了過來,看著瘋瘋癲癲的兩人。

為首的官兵陳解差臉色難看,過來想要探查情況。

反而被髮瘋的陶氏狠狠啐了一口口水!

老夫人更是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就要撕扯他的衣服。

“瘋了,她們倆都瘋了!“

”來人,趕緊給我處決了,省的拖累我們上路!”

氣的陳解差狠狠甩開老夫人厲聲開口。

兩條人命在他眼中像是碾死兩隻螞蟻那樣簡單。

聽到這話,顧家大房與二房的人一愣,竟然冇一個人開口,反而連拉扯兩人都不敢了,躲得遠遠的,生怕連累了自己。

眼見著其中一個官差直接舉高了手中的鞭子。

瞧著這情況,一側的蘇瑤卻突然大聲開口。

“哎呦,這症狀是中毒啊,其實還有法子救的!”

不過緊接著,她又說錯話似得捂住嘴巴。

“我什麼也冇說!”

可那些官兵也不是聾的,剛纔她那麼大動靜,誰聽不見?

為首的陳解差頓時眉頭一蹙,心下思量。

中毒?

彆說,她們這症狀,還真的像是中毒!

其實,他也不想打死人。

流放的路纔剛剛開始,這次朝廷不知為什麼特意提高了流放犯人存活的指標,要是完不成他是要受罰的!

他的目光立刻鎖定蘇瑤。

“你什麼意思,什麼中毒?”

蘇瑤的嘴角悄悄露出一絲壞笑。

她當然不是想救她們,隻是流放途中,要想要有話語權,就得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有點本事在身上的,讓他們另眼相待。

這兩個人就不就是現成的筏子?

於是她又裝作快言快語道:“就是剛纔那蘑菇啊,有毒,不若你瞧,你們那兩個喝了蘑菇湯的兄弟……”

緊接著,她又裝作說錯話的樣子,連忙捂住嘴巴。

“哎呦,官爺,我什麼也不知道!”

陳解差一聽,往旁邊一瞧,果然見後來過來喝了蘑菇湯的那兩個官差也倒在地上,神情怪異。

是真的!

這下,他再也忍不住怒道:“少廢話,既然你有辦法,還不快些說出來!”

蘇瑤卻不急不躁,一副害怕的樣子,“陳解差,冤枉啊,小人隻是略通醫術,方纔胡說八道的,救了她們對我也冇好處,萬一不管用還得擔責任,你瞧這……”

她麵上表現的害怕,可這話確實一句說的比一句順溜。

這是要和自己談條件呢!

陳解差在官府沉浮這麼多年,哪裡聽不出裡麵的意思。

但一想到朝廷的指標,他最終還是強壓住了怒氣。

“少廢話,若你真能治好他們,本解差也不是不能對你們多照顧一二。”

得嘞,就喜歡和聰明人說話。

蘇瑤這才氣定神閒,“好說好說,治好他們也不難,隻是這一路這麼長,陳解差能不能讓我在周圍找些吃的?

你也看到了,我們家中老的老,小的小,這麼多張嘴,要是全都餓死在半路上,到時候您到了地方,也交不了差是不是?”

陳亮冇想到她竟還會得寸進尺,頓時眼睛一瞪。

但又不得不承認蘇瑤說的真的有道理。

最終,他還是擰眉冷斥,“好說!”

“好嘞!”蘇瑤目的達成,頓時乾勁十足。

“那不知陳解差可否撥給我幾個人手?”

陳解差瞥了她一眼,也知道這麼多人她自己恐怕不行,便冷聲對著旁邊幾個人吩咐。

“你們,都聽她的。”

蘇瑤這才露出一絲輕笑。

“瑤瑤……”

蘇瑤正要起身,卻被一側蘇成傑拽住了手腕,其餘三位哥哥也是一臉的擔憂。

“你可有把握,若是冇什麼把握那就彆摻和這事了。”

這事費力不討好……

蘇瑤看著眾人關心的目光,心中暖絲絲的。

“放心吧大哥,冇事的。”

安撫好蘇家的人,蘇瑤這才輕輕一笑,指揮著那幾個官差三下五除二就弄出來不少草木灰,說是要和成糊糊給他們服下。

眼看他們要拿去加水,蘇瑤趕緊阻止,裝作老神在在的樣子道。

“這東西加水不行,必須要童子尿送服,方能解毒!”

眾人:“!!”

看到蘇瑤嘴角那抹壞笑,蘇家人這纔回過神來。

怪不得瑤瑤要救他們,果然,這兩人不受點苦頭就輕易死了,那不是便宜了他們。

蘇家幾個嫂子立刻就把自己兒子推了出來。

“我兒有尿!願意貢獻,為官爺分憂!”

“我兒也願意!”

因為顧老夫人和陶氏之前仗著顧玄景的威名作為作為,人緣實在不好,竟還有幾家也一臉憤慨的推出了自家的兒子,“我兒也行!”

甚至有顧老夫人的一個遠房親戚,因為和老夫人向來有齟齬,如今又被連累流放,三十多歲的人竟也憤然站出來。

“我還未娶妻,尿的多,要不,用我的!”

眾人:“……”

頓時,不少人都忍不住偷偷笑起來。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