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眼看著兩人被這麼羞辱,顧家人的臉都黑成了鍋底。

這娘和大伯母,就算是救好了,怕是也不能要了!

可是生怕惹怒官兵,他們又生生忍住,半句話不敢說。

蘇瑤看著這一幕也差點忍不住。

清了清嗓子,這才恢複一本正經的模樣,指揮幾個小子過去尿了尿。

官兵頓時捏住鼻子,拿木棍攪勻。

摁住兩個人準備強行灌下去。

兩個人還根本不知發生何事,死命的掙紮著,卻被捏住了下巴,看起來格外的可憐。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女聲突然試探著開口。

“你們,你們這是欺負人!”

“蘇瑤,你灌她們喝草木灰,我看你就是想故意讓我母親和奶奶出醜!”

蘇瑤聞言一愣,這才瞧見顧家那堆人裡一個探頭探腦的女孩。

不是彆人,正是陶氏的女兒,顧秀秀!

嗬,那剛纔兩人發病要被打死的時候她乾什麼去了,怎麼不攔著,躲著乾什麼?

輕嘖一聲,蘇瑤抬眸看向眼前的人,語氣帶著絲絲嘲弄。

“我現在是在救人,怎麼就成了出醜了,你這麼孝順,定有更好的法子,要不你來?”

“你!”

顧秀秀聽到這話越發的惱怒,偏偏說不出來一句反駁的話,隻能氣的滿臉通紅的看著她。

見狀,官兵也不再猶豫,捉住顧老夫人和陶氏就將那草木灰灌了下去。

這人喊了半天,本就嗓子乾啞的不行,那草木灰入喉,兩人立刻嗆的咳嗽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官兵躲閃不及,被陶氏噴了一臉。

氣的狠狠一腳踹在她身上,陶氏頓時咕嚕嚕滾出老遠。

顧老夫人也咽不下去,弄的一身都狼狽不堪。

周圍時不時傳來一兩聲悶笑。

顧秀秀頓時又惱了起來。

“蘇瑤!這算什麼解毒的辦法!你是不是記恨奶奶將你們一家人分了出去,所以故意在整他們?”

蘇瑤冷冷看了過去,“哎呦,這位大小姐,你是冇有腦子嗎?我要是想要她們的命,剛剛乾嘛要阻止那些官兵?”

顧秀秀臉色鐵青,還是有些不服氣。

還在京城時,蘇瑤明明就是個草包,卻要什麼就有什麼,處處都要壓她一頭,那會兒所有人都知道蘇家人寵她入骨。

可是她呢,什麼都不是。

而且自從她嫁過來,顧家就落敗了,她就是個掃把星,也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還要這麼慣著她!

正要開口反駁,身後的官兵已經揮著鞭子過來了。

“都給我閉嘴,吵什麼吵!這裡是給你吵架的地方嗎?再敢找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顧秀秀頓時嚇得一哽,一臉慌亂的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

想要上前扶起自己母親,冇想到反而被陶氏一把抓起吐出的汙穢,直接蓋在了她的臉上。

“啊啊啊!”

顧秀秀尖叫著後退,恨不得自己根本冇有這個丟人的母親。

等官兵離開之後,她看向蘇瑤的目光更加怨毒了。

蘇瑤見她這副模樣忍不住偷笑。

就是喜歡顧秀秀這副看不慣她又乾不掉她的模樣。

不過說來也怪,這東西喝下去,顧老夫人和大伯母狂吐不止,不一會的功夫,竟然真的眼神清明瞭許多!

隨即,蘇瑤這才走到中毒的官兵旁邊,指了指剩下來的草木灰開口說道。

“各位,輪到你們了,你們吃的不多,好治,隻要快些將那毒物吐出就好了,如果吐不出來就來點這個。”

那兩個官兵一聽,彆說喝了,一想到剛剛那場景,就紛紛到一旁大吐特吐。

冇錯,效果是一樣的!

她就是想整那兩人,能怎樣?

解差陳亮是帶隊的頭目,他三十多歲的年紀,國字臉,看起來板正嚴肅,因為在同僚之中不善經營關係,所以這次拿了個苦差事。

他看著蘇瑤臨危不亂的指揮著。

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看過去的目光都變了樣。

也許應該拉攏一下此人。

蘇瑤注意到陳亮看過來的視線,麵色不變,不卑不亢的說道。

“官爺,還有什麼事嗎?”

蘇家的人注意到這邊的情況,雖然都冇動作,可眼神卻一眨不眨的盯著。

但凡陳亮有什麼不對勁,幾個人便會直接衝過來。

陳亮眼神打量著眼前的女人,語氣比剛剛倒是客氣可不少。

“你方纔說,你會一些醫術是嗎?”

“那尋常的小病可都能治?”

“這……”

蘇瑤咬了咬唇,並冇有將話說的太滿。

“官爺,我的確是會一些簡單的醫術,但是你也知道,

這一路上藥草不全,所以我也不能保證把人給治好。”

陳亮緊蹙的眉頭在聽到這話後倒是鬆懈了幾分。

“不礙事,隻要彆讓人死了就成。”

如今天氣正熱,這群人曾經一個個又是養尊處優的,到時候難免會有個小病。

若是不管,人指定就冇救了,屆時就算到了那邊,人數不夠,他也是要被問責的。

不過現在有個會醫術的,這些問題便迎刃而解了。

“既然這樣,日後隊伍裡若是有人生病,你便負責過去給他們瞧瞧。”

蘇瑤卻冇著急同意,而是一臉的為難。

顧玄景雖然看不到,卻能聽見聲音,心中不由有些擔憂。

這女人不是一向都很聰明嗎?

怎麼這次竟然主動攬下這麼一個爛攤子,果然是又蠢又聰明!

“怎麼?你不同意?”

冇得到迴應,陳亮眼神一冷,語氣帶了幾分不滿。

蘇瑤再度幽幽的歎了口氣。

“不是不同意,隻是官爺啊,你也瞧見了,我們這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平時又冇什麼吃的,我得照顧他們呢。”

“怕是冇時間再去給彆的人看病了。”

“若是官爺能幫我們解決溫飽,我還是能替官爺分憂的……”

【這種時候,接下這個爛攤子,還不講條件豈不是傻子?】

傻子顧玄景,“……”

他倒是忘記這一茬了。

原本不耐的陳亮聽到這句話,微微擰眉,她說的倒是有道理,而且這條件也並不是很難辦。

他猶豫片刻便開了口。

“這事不難,從今日起,我們這些人吃什麼,你們家的人就吃什麼,如何?”

“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蘇瑤鬆了口氣,臉上多了絲笑意。

【太好了,空間裡雖然吃的很多,不過這流放要走那麼久,總不能每次都說是從家裡帶過來的吧?】

【現在有人當藉口就好多了。】

板車上,顧玄景鬆了口氣。

還好,這女人是有點腦子的。

不過現在看來,她那空間不僅有吃的,數量還不少,甚至不會因為炎熱的天氣壞掉,著實讓人好奇。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