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天色一點點變暗,四周變得安靜起來,隻能聽到不遠處的篝火劈裡啪啦的聲音。

蘇瑤有些犯困,可就在她昏昏欲睡時,卻敏銳的聽到不遠處那粗重的呼吸聲。

來了!

她猛瞪大了眼睛,朝林子裡看了過去,背後瞬間浮上一層冷汗。

隻見林子深處,無數隻閃著綠光的眼睛正在閃爍著,目測有十幾雙。

“大哥,二哥,快把大家喊醒,狼來了。”

似乎是為了映證她的話,下一秒,一陣狼嚎聲傳了過來。

嗷嗚!

一旁的官差聽到這話,也全都被驚醒。

陳亮因為聽了蘇瑤的話,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真有狼?

他刷的一下就抽出了大刀。

“兄弟們醒醒,狼來了!”

頓時尖叫聲,呼喊聲,充斥著整個上空,場麵十分的混亂。

蘇瑤環顧四周,看著蘇家的人都被喊醒,讓他們都湊到一起。

“大家不要慌,找到自己的家人,手按著火把,背對著背站在一起!”

她站在板車上,大聲說道。

“手邊有什麼東西快拿起來當武器,儘量都湊得近一點!”

如此慌亂的情況,蘇家人卻十分團結,蘇瑤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

清亮的女聲在這嘈雜的環境格外明顯,已經開始慌亂的人群聽到後,不少人都下意識按照她的要求站好。

陳亮將火把分了出去,一群人都按照蘇瑤的話背靠著背站在一起,那些狼一時之間竟然不敢過來。

反觀另一邊的顧家已經亂成了一團。

尤其是陶氏,尖叫一聲。

“狼,真的有狼?!!”

想起蘇瑤說過的話便腳下一軟,她竟然站不起來了。

“哎喲,救命啊。”

陶氏看著那綠油油的眼睛,原本就發軟的腿此時更是站不起來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狼群靠近。

其中一隻狼張起血盆大口,直接咬在了她的腳腕上。

殺豬般的尖叫聲頓時響起。

一側的顧玄景抓起手邊的木棍,眼睛雖然依舊無神,卻準確無誤的將東西朝著東南方向射了過去。

那被磨尖了的樹枝竟然直接穿透了那隻狼的胸口。

溫熱的血液灑出,噴在地上。

可還是有越來越多的狼撲了過來,顧玄景側耳聽著動靜,臉色凝重,卻還是出聲了。

“手上有武器的,砸狼的鼻子或者背部,用力。”

蘇成武率先衝了上去,拿著手中的木棍朝著狼的背脊狠狠砸了過去。

剩餘的人有樣學樣,一個個都將手中的東西砸了上去。

不一會兒,那為首的狼王似乎意識到這群人不好惹,低聲嗚嗚了幾句,率領著剩下的幾匹狼轉身就跑。

蘇瑤這才渾身一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隻是卻不禁多看了顧玄景幾眼。

【不愧是大將軍啊,眼都瞎了居然還能直接把狼弄死。】

【顧家的人分家以後怕是要後悔死了吧。】

顧玄景聽到這話心中竟不自覺生出幾分得意。

若是他眼睛還好著,這狼群隻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狼群倉皇逃竄,陳亮指揮著那些官兵將人點一下,並無很多人受傷,即便是受傷,也隻不過是皮外傷而已。

最重的傷口莫過於陶氏的了。

陳亮微微斂眉,猶豫片刻後直接來到了蘇瑤麵前。

對著她雙手抱拳,語氣上更是隱隱帶上了幾分恭敬。

“顧夫人,方纔是我們的錯,若是早聽你的話便不會這樣了。你放心,日後我定會相信你的話。”

“是啊顧夫人,剛剛要不是你把我們喊醒,我們這會兒怕是已經被狼給拆吃入腹了。以後顧夫人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找在下就好。”

其餘幾個官兵應和的說道,語氣中滿是敬佩。

蘇瑤微微勾唇,一副客氣的模樣。

“大家不必客氣,僅憑我一人也做不到這些。”

【這態度簡直就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啊,真好,也不枉費她這幾天接二連三出頭,這不,好感度刷出來,以後做啥事情就會容易很多。】

一旁的顧玄景聽到這話,微微挑眉。

這女人,還挺驕傲自滿的,

其樂融融間,結果這時候一道淒厲哭喊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哎喲,我的腿啊,我的腿好痛。”

眾人側頭看過去,還真是應了蘇瑤那句話,狼就愛吃肥的!

隻見陶氏渾身都是血,坐在那裡不住的哀嚎著,那嗓門大的讓人頭疼。

陳亮隻瞥了一眼,冷笑一聲。

“要是再鬨,就把她給丟到林子裡去。”

陶氏一下子停止了哭嚎,可看了看自己血淋淋的腿,還是抽抽搭搭的哭著。

冇辦法,太疼了啊!

都怪這該死的小賤人,要不是她咒自己自己怎麼會這樣!

說不定她就是災星呢,這全是她害的!

周圍卻冇人理會她,安靜下來後,陳亮這才又看向蘇瑤,神色溫和的不得了。

“顧夫人,這後半夜便交給我們吧,你與你的家人好好休息一下。”

蘇瑤點了點頭,眼神卻不斷看向地上的已經嚥了氣的狼。

“官爺,那這些狼要怎麼處理?”

陳亮瞧著她那眼神,頓時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這些狼自然都是顧夫人的,隨你處置。”

蘇瑤聽到這話頓時笑了起來。

“那我就得麻煩一下官爺了。”

“這狼肉,我會做成吃的,各位一起分一下,至於皮,勞煩您到下一個城中拿去賣了,那銀錢您與我各一半,如何?”

陳亮本就打算將東西全都給蘇瑤,現在聽她竟然還願意分出一半,頓時好感倍增,一個個都笑了起來。

“這有什麼難得,你就放心好了。”

陳亮推了一把身旁的男人,語氣中帶著幾分得意。

“讓這小子去收拾吧,他之前是殺豬的,最擅長做這些事情了。”

被推出來的男人臉色一紅,原本就黝黑的皮膚看起來更奇怪了。

“放心吧,那狼皮在狼身上什麼樣,我剝下來就是什麼樣子。”

王牛一臉鄭重的拍了拍胸口,冇再多說什麼,拿起腰間掛著的砍刀便拎起來那幾隻狼走到另一邊。

而一旁的顧家人聽到這話,一個個都不樂意了。

尤其是郭氏,她一眨不眨的盯著這邊的情況,眼見王牛已經開始動手了,便站不住了。

“等等,你們都把狼分了,那我們怎麼辦?”

話音剛落,看著眾人都是一臉詫異的看了過來,郭氏更是大言不慚的指了指坐在那邊的陶氏。

“這些狼可是我們大家一起打死的,大嫂還因為這事受了傷,怎麼能把錢全都分給她呢?”

蘇瑤聽到這話忍不住嗤笑一聲,看向郭氏的眼神中帶著幾分調侃。

“你確定大伯母的傷是為了打狼弄出來的嘛?”

“我還以為是因為她膽子太小,被嚇到站不起來,所以纔會被狼給咬了呢。”

話音落下,周圍的人轟的一聲笑了起來。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