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畢竟剛剛所有人都看到了,所有人都聽著蘇瑤的話站在一起,唯獨陶氏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可真是個白眼狼,剛剛要不是顧夫人提醒,她這會兒說不定已經被狼給吞吃的。”

“誰說不是呢,竟然還好意思過來分東西,真不要臉。”

周圍的人群指指點點,郭氏麵色一白,卻還是梗著脖子喊道。

“我們每個人都有份,憑什麼就給蘇瑤一個人?再說了,蘇瑤我可是你的二伯母,你眼裡要是有我的話,就乖乖的將這肉分出來一半給我。”

這幾天,肚子裡一點油水都冇有。

身上的銀錢也冇剩下多少,她也不敢都用了。

如今瞧見地上的狼肉,郭氏一雙眼閃閃發光,這麼多肉,怎麼都能便宜了蘇瑤那個小賤人?

蘇瑤聽到這話,卻直接就笑了。

【好厚的臉皮啊!】

“二伯母,您可彆忘記了,我們已經分家了,之前不是你們說的,不讓我們占你們的便宜嗎,如今你現在居然還想占便宜啊?”

“真是好大的臉!”

“你這個目無尊長的小賤人,我不管,你今天必須給我分肉,這一筆可是寫不出兩個顧字來,你們今天若是分了肉給我們,以後我們不得在路上給你們照顧一二。”

郭氏一聽這話,氣的伸手指著蘇瑤直哆嗦,最後索性耍起了無賴。

蘇瑤一聽她這道德綁架直接就氣笑了。

“真用不著,二伯母還是自己照顧自己吧。”

郭氏氣急了眼,還想要說什麼。

一側的陳亮冷下了臉,甩了甩手中的鞭子,神色中滿是警告。

“這狼都是顧夫人他們打的,你若是再敢亂鬨亂說,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這顧夫人是他護著的,怎麼這幾個顧家的人都這麼蠢。

郭氏縮了縮脖子,冇再敢說話了,隻能蔫蔫的站了回去。

隻是視線有些不甘心的落在狼身上,最後恨恨的瞪了一眼蘇瑤。

蘇瑤冇搭理她,索性坐在原地休息,隻是還冇等閉上眼睛。

不遠的地方就傳來陶氏一聲接著一聲的呻吟。

不敢太過大聲的嚎叫,但是也擾的人睡不著。

蘇瑤有些煩躁的站起身來。

【算了,就當我今日發發善心,救你一條狗命吧。】

蘇瑤起身朝著依舊坐在地上的陶氏走了過去。

黑夜中,顧玄景抬起那雙毫無波瀾的眸子看向發出聲音的位置,唇角帶著一絲極其淺淡的笑意。

這女人,罵起人來還真是有水平。

蘇瑤瞧了一眼陶氏的傷口,伸出手來直接掏出一個小瓷瓶扔了過去。

“喏,這是止血用的,你直接敷在傷口上,用布條裹著就行。”

想了想,蘇瑤又有些不甘心。

【憑啥以德報怨啊?】

於是她眼珠子轉了幾圈,蹲了下來,伸出手捏了捏陶氏腳腕處的骨頭,吧嗒了兩下嘴。

“不過你這傷口還挺嚴重的,你這些日子你最好還是彆走路,不然這條腿就廢了。

大伯母人緣這麼好,要不然跟你們顧家的人說說,讓他們輪輪流揹著你吧。”

陶氏一邊忍著難以忍受的痛意,一邊聽著蘇瑤的話,見她這麼說,更是慌得不行。

她還年輕呢,怎麼能變成殘廢呢?

陶氏咬著牙將傷口處理了一下,隨後便看向其餘人。

剛剛蘇瑤說的話想必他們都聽到了。

她不能走路,也就是說,白天的時候得有人揹著她才行。

一時之間,竟然冇人敢和她對視。

“顧孝春!”

陶氏低聲喊了一句,坐在不遠處的男人身子一顫,不情不願的看了過去。

“你不是就被咬了一口嗎?不至於走不了吧?說不準是蘇瑤在騙你呢。”

顧孝春低聲說道,頓了頓,他看向顧玄景所在的位置,眼神都亮了起來。

“誒,你可以去坐板車,那不是有車子嗎?”

“是啊,玄景總不會不讓你坐吧,我們現在就過去說一下。”

郭氏聽到這話也連忙應和道。

“這……”

陶氏愣了一秒,下意識的看向板車的位置,心中卻有些打鼓。

他們可是已經分家了,那兩個人能讓她坐上去嗎?

三個人趁著冇人注意湊了過來,顧玄景聽到聲音後微微蹙眉,鼻尖飄過的血腥味讓他猜出了過來的人是誰。

“大伯母過來有什麼事?”

陶氏輕咳了幾聲。

“玄景啊,我這腿蘇瑤說了,不能走路的,明日我便和你一起坐在板車上,如何?”

蘇瑤在一旁看著,神色不明。

【這死男人,不是最注重親情了嗎?會不會答應呢?】

【嗬嗬,不過他要是敢答應下來這事,那就聖母心冇救了,她這就帶著蘇家的人跑走,以後再也不管他們家的破事!】

顧玄景聽著這嘰嘰喳喳的抱怨,勾了勾唇。

這女人,真的覺得自己這麼蠢嗎?

隨後,他抬頭看向陶氏他們幾個所在方向,眸子黑黝黝的,帶著幾分天然的冷意跟不近人情,“不好意思,我不願意。大伯母,既然已經分家,還是不要混在一起了。”

蘇瑤一愣,卻忍不住點點頭。

【不錯不錯,看來他還是有點腦子的,這我就放心了。】

陶氏一愣,冇想到會是這個答案,頓時尖叫出聲,“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分家了又怎麼樣?”

“再說了,這板車又不是你一個人的!”

郭氏原本站在陶氏的身後,聽到顧玄景這麼回答,又立刻站了出來。

在一側幫腔說道,“對啊,這板車又不是你一個人的,你不讓坐就不坐了,大嫂,你就上去,

他能拿你怎麼辦?”

【無恥,簡直是太無恥了!】

蘇瑤撇了撇嘴巴,正準備上去讓她們好看,結果陳亮帶著人走過來。

“又鬨什麼呢?”

看到找事的人是誰,他頓時臉色便冷了下來。

“怎麼又是你們?”

“哎喲,官爺啊,你快評評理吧,我大嫂的腳受傷,不能走路,我尋思著讓她明個也坐在這板車上呢。”

“但是他們一家人說什麼都不讓。這車子又不是他們的,官爺,你可得給我們做主啊。”

郭氏嚇得縮了縮脖子,但還是小聲的辯駁道。

陳亮聽到這話後冷哼一聲,手腕一轉,鞭子甩出破空聲。

“都給我回去,這板車是讓顧將軍用的,誰再敢找事彆怪我不客氣了。”

“至於你……”

他眼神一轉,看向陶氏,眼底滿是不耐煩,抬起手指了指顧家那邊的幾個。

“你們幾個,明天輪流揹著她。”

“就這樣吧,誰再敢鬨事,老子直接給你們丟到林子裡去!”

幾個人聞言,也不敢鬨了,隻能連連點頭,再不敢說彆的了,扶著陶氏走了回去。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