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厲聲將蘇瑤嚇得渾身一震,頓時窩在角落不敢動彈。

侍衛們警惕地環顧了四周,發現冇有人後,兩個人高馬大的守衛才漸行漸遠。

原本空無一人的宮牆邊緩緩伸出了個小腦袋。

依著原主的記憶,蘇瑤很快就找到了趙釧君的寢殿,很巧的是,狗皇帝並不在寢殿裡。

不同於電視劇上那種莊嚴肅穆的明黃色裝飾。

趙釧君的寢殿裝扮的簡直珠光寶氣。

牆壁上的夜明珠,雕花盤龍柱上的寶石,都將資本家的醜惡嘴臉發揮到了極致!

她記起原書曾經提過一嘴。

趙釧君還是太子之時有個私庫,裡麵收集了不少寶貝,都是他當那會兒中飽私囊得來的,後來當了皇帝後,他自然是又把私庫挪進了皇宮。

想必裡頭的寶貝肯定隻增不減!

按照書裡的記載,找到私庫入口簡直信手拈來!

她走到龍塌旁,果然在玉枕下摸到了個凸起,剛要按下去,門外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蘇瑤連忙收回手躲進了一旁的屏風後。

隻見進來的是一道明黃和一道絳紫色的身影。

正是狗皇帝趙釧君和柳仙仙。

趙釧君麵色不明,卻是摟著柳仙仙的腰身進來。

“顧玄景已經服下秘毒,時日無多,天一亮顧府就要被抄家流放,到時候蘇瑤定然首當其衝,被他們當成罪魁禍首。她活不過多久的,仙兒就放心吧,朕對那女人,的確無半分情誼!”

柳仙仙柔弱無骨地靠在的趙釧君的懷中。

“臣妾自然是相信皇上的,不過……顧玄景畢竟身手不凡,用不用再派些人盯著啊,畢竟軍營裡有不少顧玄景的部下……”

趙釧君麵色微沉:“放心,朕自有安排。”

蘇瑤披著隱身衣躲在一旁聽的清楚,雙手攥拳,麵色發冷。

如果可以,她想現在就送這麼一對狗男女下地獄!

隻是皇帝要是突然死了,恐怕會天下動亂,遭殃的就是老百姓了。

如今還不是時候。

趁著二人還在說話,蘇瑤順手將軟骨散往他們麵前一吹,二人瞬間癱軟下去。

她踢了地上的趙釧君一腳,確定他們昏死過去了。

這才心滿意足的將二人拖死狗一樣拽到了旁邊,然後按下了枕頭下的機關。

床底頓時傳來輕微的機括響動,隨即便是一條甬道出現。

蘇瑤一喜,趕緊向下走去。

她很快來到了一處石室,看著眼前的堅硬的鐵鎖,直接用無機化合物將鐵鎖迅速溶解。

推門進去。

縱使知道裡麵寶貝不少,但還是被眼前的場景給驚到了。

石室足有五百多平。

中間陳列了一排排的箱子,打開後裡麵全都是黃金和珠寶!靠牆的雕花木架上,陳列著各色名師字畫和瓷器錦緞。

晃的人眼花繚亂。

蘇瑤倒吸一口涼氣。

“狗皇帝的私庫比國庫還有錢?”

眸色亮了幾分,當皇帝的,不思如何造福百姓,倒是首當其衝地中飽私囊啊這是!

蘇瑤冷哼一聲,隨而整個私庫收入空間,隨後又摸去了司珍房冇收了狗皇帝整個後宮的首飾當利息。

離開司珍房後,她又前往司膳房,珍貴的鮑魚人蔘什麼的,攬入懷中。

臨走時連收納陳設的司設房都冇放過,將其內部的東西,一概收入空間!

唰——

整座皇宮瞬間被搬空!

空餘一副不怎麼值錢的空架子!

望著滿滿噹噹的空間倉庫,蘇瑤甚至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狗皇帝醒後發現自己一夕之間成了窮光蛋的神情。

隱身衣微微暗淡,蘇瑤察覺到時間快到了,匆忙離開。

“先留你一條狗命。”

皇族本就少子,先皇之子大多在幼年都會各種意外夭折,獨留趙釧君活到成人。

當年有言論說趙釧君生母賢妃,手段毒辣,不過現在想想,怕是趙釧君在十幾歲時,就與自己的生母一起籌謀皇位了……

出了皇宮。

看著依舊漆黑的天色,蘇瑤去了趟原主的孃家——國公府。

因為自己和顧玄景的事,國公府也被牽連,此時也被官兵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無奈,蘇瑤隻能故技重施,才進入府裡。

直奔庫房。

在書裡,國公府和將軍府一樣,都是會被抄家流放的。

反正都是自家東西,肥水莫流外人田。

但讓蘇瑤失望的是,偌大的國公府庫房,竟是連她前世一人攢下的財產都不到!

轉念再一想,原身的父親向來清正廉明。

反倒是原身當初為了鞏固趙釧君的地位,從家裡拿出不少錢財,以趙釧君的名義給百姓施粥救濟。

這才讓本就不富裕的國公府更加雪上加霜了。

強忍著抽自己的衝動,蘇瑤安撫自己,反正趙釧君的私庫都被自己搬走了,不差那麼點錢!

她不氣!

將庫房洗劫一空,蘇瑤纔打算離開。

結果出門的時候不小心被房門夾了一下,隱身衣瞬間脫落。

她連忙伸手去扯,外頭卻忽然響起了一聲驚疑無比的聲音。

“瑤瑤?!”

完了,被髮現了!

蘇瑤僵住,緩緩抬頭看去。

這麼多人?

“哈哈哈,大家都在呢……”

蘇瑤尷尬的抬手,擠出了個比哭都難看的笑,下意識將手背到身後,快速將隱身衣收到了空間裡。

再一數麵前的人,至少上百號!

國公府的家眷估計都聚齊了吧?!

為首的是個頭髮花白年過半百的老爺子,也是剛纔叫蘇瑤的人。

確定眼前的女子就是蘇瑤,那老爺子嘴唇蠕動,又不確定的喚了一聲。

“是瑤瑤嗎?”

蘇瑤嚥了口唾沫,冇敢答話。

雖然書中他們似乎對原主不錯,但也不知道他們不錯到底是個什麼程度……

說到底,這次的禍事都是原主惹出來的,在家族興旺麵前,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直接把自己劈了!

蘇瑤剛要說話,誰知手臂就被一左一右給用力架住了!

這是要對自己動刑?

蘇瑤哭喪個臉,就想要為自己狡辯。

“你們聽我解釋,我是……”

“瑤瑤啊!怎麼樣有冇有受傷啊,快讓祖父看看,哎呦,那顧玄景常年征戰沙場,五大三粗的,冇有對你動手吧?”

誰知,話冇說完就見那老頭子一陣心疼的撲過來。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