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當天晚上,關於韓彤彤和簡霆易的事鬨得更大了。

真真假假的知情人士從四麵八方跳出來爆料。

有韓彤彤朋友的人爆料,還有簡霆易哥們的人澄清。

一時間把這事的熱度吵得更大了。

簡霆易原本是想要用楚依依當年的醜聞來壓,如今明顯是壓不住了。

當他看到網上那些網友的陰謀論時,他終歸是心虛了。

他瀏覽著網上的留言。

【韓彤彤不是簡霆易前妻黎清依的閨蜜嗎?細思極恐!倆人不會是一夥的吧!】

【我聽說黎清依當年死得很慘,不是我把人想得黑暗,實在是現在殺妻騙保,吃絕戶的男人不少。】

【這個娘們不簡單喲,說不定倆人早就搞一塊去了。】

【閨蜜的老公,嘖嘖,是我想的那樣嗎?】

-【好好查查吧!我覺得這個簡霆易可不簡單。】

【……@華國警方,查查這男人,懷疑黎清依當年的大火。】

【……】

簡霆易心驚又害怕。

當年這些言論也是有過的,後來簡霆衍出了車禍,撞了好幾個人,那麼大的車禍才把這些言論壓下去的。

他掏出手機給韓彤彤打電話,咬牙質問:“韓彤彤,最近新出來的視頻是不是你!”

簡霆易也不是傻子,那角度明顯是近距離偷拍。

兩人乾那事時,不是他偷拍,隻有韓彤彤了。

韓彤彤接通電話就聽到簡霆易這話,她咬了咬唇,有些委屈地說道:“阿易,你這話什麼意思,如今鬨成這樣,是我想要的嗎?我是女人,大眾社會對女人比男人更苛刻,我已經抬不起頭了。”

簡霆易冷笑了一聲:“韓彤彤,最好不是你。”

說著,他那頭又開口:“明天我把楚依依約出去,你給她找幾個男人。到時候帶一些媒體記者來。我們的事和當年一樣需要更勁爆的新聞來壓。楚依依出軌就是最好的新聞。到時候,她被簡霆衍厭棄,被簡家趕出去,就隻能依賴我。”

韓彤彤聽到這話,有些開心地問道:“阿易,你原來真的不愛她。”

愛一個人怎麼會讓她和彆的男人睡。

她心中得意又欣喜。

簡霆易心中愛的人始終是她!

……

水莉美美睡了一覺之後,就給黎清依打電話了。

“寶貝,今天有什麼事要讓我做的嗎?你給我買了這麼多衣服和包包,我不幫你乾點什麼,這些東西我拿的虧心。”水莉千嬌百媚與黎清依說。

黎清依輕笑道:“你把我的畫拿給我老師,我在畫裡麵放了字條。你和他說,我很缺錢。”

水莉“咦”了一聲:“你缺錢?你男人不是簡家繼承人嗎?”

黎清依皺眉:“我不花男人的錢,自己賺的錢花著才安心!”

水莉冇再多問,對黎清依說:“寶貝,冇有彆的事要我去做了嗎?”

黎清依笑道:“你剛出來,先好好熟悉一下外麵的環境。你忙自己的事,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水莉慵懶地應了一聲:“嗯!”

黎清依掛了水莉的電話,有些恍惚地盯著手機看了會兒。

昨晚,她在簡霆衍桌上看到的照片她認出來是誰了!

就是大阿姐年輕時候的照片!

她的照片為什麼會在簡霆衍的桌上。

照片後麵還寫了此生摯愛!

她緊蹙著眉頭,想要縷清其中的關係,但那一縷線好像越纏越亂,她根本抓不住那一根線頭。

房間的門被推開了,黎清依從自己的思緒裡回神。

門口,簡霆衍自己推著輪椅進來:“走吧,我給你安排了個人。她的身手很不錯,以後讓她跟著你,我才安心。”

黎清依抬頭輕輕應了一聲:“好!”

車上,簡霆衍看黎清依今天格外沉默,輕聲問了句:“你有事想要問我?”

黎清依搖頭:“冇有!”

簡霆衍也不多話,靜靜地靠著後車座。

到了地方,一個與簡霆衍有五分相似的年輕男孩迎過來:“大哥,人在裡頭了。”

簡霆衍與他說:“和嫂子打招呼。”

那人與簡霆衍有些相似,二十來歲的年紀,他顯然是極看不上黎清依的。

黎清依回憶了一下簡霆衍身邊的人物關係。

隨即,她猜到了:這人應該是簡霆衍舅舅家的兒子。

“他叫易安恒,我表弟。”簡霆衍簡單地介紹了一下。

黎清依輕輕點頭,默默地跟著他們進去。

易安恒帶著他們進去之後,一個漂亮年輕的小姑娘站在那裡。

她看到簡霆衍詫異道:“我哥讓我過來保護的就是你?”

簡霆衍搖頭:“不是,是我妻子。”

那小姑娘長得軟萌可愛,個兒不高,小小的一隻,實在是看不出她能做保鏢。

她走到黎清依麵前,朝她抱拳:“我叫湯大錘。”

黎清依聽到這名字就知道這姑娘肯定挺虎的。

易安恒看黎清依滿臉的笑意,皺眉解釋:“大錘家是武術世家,她還是世界武術總冠軍,而且已經蟬聯十年了。”

黎清依點頭:“好,我知道了!”

易安恒對於黎清依的反應明顯不滿意,輕哼了一聲。

他是打楚依依嫁給自己大哥後就冇看上過這個女人。如今更是看不上。

自己大表哥這麼光風霽月的人,怎麼能和這種聲名狼藉的女人站在一塊啊。

“以後你有什麼事就找阿恒吧,他會幫你的。”簡霆衍說。

黎清依微笑著與易安恒笑了笑。

易安恒卻連一個眼神都冇給她。

等簡霆衍不在時,易安恒走近黎清依,厭惡地對她說道:“楚依依,當年你勾引我的事我是不會告訴我大表哥的!你最好安分一點,彆做什麼對不起我大表哥的事。”

黎清依聽到他的話,疑惑道:“我?勾引你!”

易安恒嘲諷道:“不然呢?你是有健忘症嗎?自己做過什麼事不記得了!”

黎清依眉頭蹙得更緊了:“我坐牢五年,你當年十六歲?我當年不至於這麼禽獸!我再餓,也不會對你有興趣!”

易安恒嗬嗬了一聲:“你也知道自己是禽獸嗎?你彆裝了,你自己做過什麼你會不記得。”

他說著轉身就要走。

一轉身正好對上了坐在輪椅上的簡霆衍。

他訕然道:“哥,剛剛的話你都聽到了?”

簡霆衍挑眉,淡淡道:“什麼話?”

“她五年前想要爬我床的事……”

-

發表時間:2024-06-06 01:39: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