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這一晚上,黎清依與簡霆衍冇再說話。

黎清依就睡在平時傭人陪床的那張小床上。

這一晚,她又夢到了自己挺著肚子在漫天大火中的一幕。

那種被背叛的絕望和被最愛之人傷害的不甘交織折磨著她。

她猛地從小床上坐了起來。

隔壁大床上,簡霆衍正靜靜地看著她。

“你身上的燒傷哪來的?”簡霆衍的聲音讓黎清依瞬間清醒。

她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拉了上去露出了後背的燒傷。

她立刻整了整衣服,驚慌地回了句:“我小時候燒傷的。”

簡霆衍冇多問,隻低聲說了句:“睡吧!”

第二天,黎清依起得很早,她睜眼時,簡霆衍還冇醒。

她收拾了一下床鋪,出了房間。

她雖然不是楚依依,可在楚依依去世之後,她代替楚依依坐了三年牢。

這三年的牢獄生活讓她習慣了早起。

她下樓,又遇到了簡霆易。

看到她,簡霆易眼中帶著威脅和陰狠:“楚依依,看來你是冇把我的話聽進去。”

經過一晚,黎清依已經平複了對簡霆易的怨恨。

她也已經從那人給她發的資料裡弄清楚了楚依依和簡霆易的關係。

她懷抱著手臂,嘲弄地冷嗤了一聲:“簡霆易,既然我回簡家了,我就不會離開。如果你不怕當年自己做過的事被你奶奶和簡霆衍知道,那你就把當年的事說出來。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她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簡霆易上前想要拉住黎清依,被她躲開了。

“簡霆易,以後叫我大嫂!我是你大嫂!”說完,她與簡霆易擦身而過。

簡霆易看著黎清依的背影,攥緊了拳頭,恨得咬牙切齒。

他一定要讓楚依依這個女人儘快離開簡家。

否則當年的事早晚瞞不住。

……

簡老太太下午就和眾人宣佈了一件事。

“三天後是我七十六歲生日,原本我是不準備辦的。不過最近我家阿衍醒了,我開心。這次我的壽宴要好好辦一辦,讓大家知道我家阿衍醒了。”老太太當衆宣佈。

方紅梅和簡霆易聽到老太太的話,麵色都變了。

彆人聽不出老太太話裡的意思,可他們母子能聽出來。

如今,簡霆衍醒了,這個老太婆要對外宣佈簡家繼承人還是簡霆衍。

簡霆衍十八歲從老太太手裡接手簡家,用了五年時間讓簡家成為了國內最強的企業,用八年躋身世界全球前三。

如果簡霆衍這五年冇出事,簡氏早就成為世界第一了。

可這五年,簡霆易接手公司之後,公司的業績每年都在負增長,財報年年都是虧損。

“奶奶,大哥剛醒,他如今行動不便,您讓他好好休養吧!”簡霆易開口對老太太說道:“公司在我手裡,您難道不放心嗎?”

簡老太太聽到他的話,勾唇冷笑:“財報年年虧損,簡氏從世界前三跌破前五十,你說呢?”

說著,她看了站在不遠處的黎清依一眼:“阿衍要是身體冇恢複,那就暫時不回公司。讓依依進公司去學學吧。”

不等其他人開口,她直接拍板了:“行了,這事就這麼定了。”

她轉頭走到黎清依身邊說:“依依,今天是你表姐的忌日,你陪我去拜祭。”

母子倆聽到老太太的話,敢怒不敢言,兩人隻能交換了眼神後閉嘴了。

簡老太太從冇把這對母子當回事。

她當年甚至不允許簡霆易進公司,後來是簡霆易娶了黎清依之後才允許他進公司的。

黎清依是帶著黎家的五十億資產嫁給簡霆易的。

她十八歲父母車禍去世,臨危受命,放棄學業接手了黎家,就三年時間,她讓黎家的資產翻了翻。

黎清依當年與簡霆衍兩人都是商界傳奇。

“奶奶,我和你們一起去看清依!我也想她了。”簡霆易立刻追上了簡老太太。

老太太厭惡地輕哼了一聲:“我可不陪你去做戲。”

說完,就與黎清依快步離開了。

簡霆易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勉強維持住臉上的溫潤和微笑。

身後,方紅梅咬牙道:“就不該把這個死老太婆弄回來。讓她死在國外最好。”

簡霆易轉頭,沉聲對母親說:“媽,這是在老宅,你小聲點。”

方紅梅盯著老太太和黎清依的背影,對簡霆易說:“你和那小賤人是不是有舊情,她既然不肯走,那你就和她合作。她想要什麼你不是最清楚。當年你能哄著她心甘情願地坐牢,如今哄她合作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簡霆易抿唇靜默了會兒,沉聲道:“媽,不知道為什麼,楚依依這次回來我感覺和五年前的她不一樣了。我在她身上感覺到了黎清依的影子!”

方紅梅啐了一聲,嫌棄道:“當年屍體都是你親手燒成灰的。黎清依死得透透的了。她倆有血緣關係,有點像也正常。”

說著,她拍了拍著簡霆易的肩膀,低聲道:“阿易,我們做了這麼多,算計了這麼多,就差這一腳了,不能就這樣算了。”

簡霆易點頭:“媽,你放心!”

說著又想起了什麼,他冷聲道:“黎清依的遺產也應該在今年生效了。等我拿到了黎家的錢,簡家再也冇人敢小看我了。”

“……”

……

黎清依看到自己墓碑時,她有些恍惚。

墓碑上的照片是她十八歲時最幸福時拍下的。

那時候的她家庭美滿,天之驕女,弟弟雖然智力低下,卻還是好好的。

她十六歲拿下了哈弗的雙學位,回國之後就進了她父親的公司學習。後來公司父親繼續管著,她繼續深造!

十八歲已經是赫赫有名的商界“女閻羅”。

那般優秀,可惜有一個戀愛腦!

“依依,我總在想,如果你表姐冇有嫁給簡霆易,是不是就不會死?”老太太的突然開口讓黎清依回神。

黎清依看向老太太輕聲道:“奶奶,是她求來的婚姻,怪得了誰呢!”

老太太聽到她這話,一愣,目光複雜地看向黎清依:“依依,你這次回來與以前不太一樣。你總讓我想起清依!”

-

發表時間:2024-06-06 01:39: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