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車上,簡老太太問簡霆衍:“你怎麼過來了!你以前不是最不喜歡清依的嗎?”

黎清依聽到老太太這話,有些驚訝地朝簡霆衍看了一眼。

她以前與簡霆接觸不多,她不記得自己得罪過簡霆衍。

老太太說著,隨即又道:“奶奶忘記了,你不記得退婚的事了。”

簡霆衍勾唇淡淡說道:“冇有不喜歡!”

這話說得模棱兩可。

黎清依聽到這話,居然胡思亂想起來:冇有不喜歡,那就是喜歡?

簡老太太又歎息道:“我是真喜歡清依!可惜了,要是她嫁給了你,就不會死了!”

簡霆衍淡淡道:“現在這樣挺好的!”

老太太點頭,換了個話題:“阿衍,等你好些,你就回公司吧!這幾年,公司被那對母子弄得烏煙瘴氣的。”

簡霆衍輕聲應了句。

回去的路上,老太太都在與簡霆衍說簡氏公司的事。

黎清依則在想著如何拿回黎家名下的財產。

黎家凍結的遺產馬上就要到簡霆易手裡了。

還有三個月!

“依依,你聽到奶奶的話了嗎?”簡老太太看楚清依看著車窗外出神,聲音提高了一些。

黎清依這纔回神,抬頭:“好的,我知道了。”

一旁的簡霆衍似笑非笑地看著黎清依,朝她問道:“你願意?”

黎清依回神,雖不知道剛剛什麼事,不過她立刻點頭:“願意!”

老太太點頭:“既然依依願意,那過幾天我帶依依去做檢查!如果檢查冇問題,那就安排醫生趕緊做!”

黎清依再次乖巧地點頭。

她壓根不知道老太太說的是什麼事。

簡霆衍則似笑非笑地看著楚清依,顯然不想提醒她老太太說的到底是什麼事。

……

簡家。

今天是老太太的生日宴。

簡家今天燈火通明,佈置得奢華貴氣,喜氣洋洋的。

因著簡霆衍醒來的訊息,今天參加壽宴的人格外多。

黎清依給簡霆衍換好了衣服,抱上輪椅,就準備推著他下樓。

簡霆衍則抬頭朝黎清依問了句:“奶奶的壽禮準備好了嗎?”

黎清依點頭:“嗯!”

簡霆衍也冇問準備了什麼,隻淡淡應了一聲。

黎清依把簡霆衍推下樓之後,她上樓拿壽禮時,再次被簡霆易拉到了倉庫:“楚依依,看來你是不肯走。”

黎清依冷冷地看著簡霆易,嘲諷反問了一句:“簡霆衍都不記得以前的事了,我為什麼要走啊!”

簡霆易對上黎清依的目光,他繼續威脅道:“那你彆後悔!”

黎清依無所畏懼地迎著他的目光,慢慢地開口:“簡霆易,兩年前我在獄中自殺了八次,都是你派人做的吧!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那天,那男人給她的資料裡:簡霆衍的這場車禍就是因為楚依依和簡霆易而起的。

簡霆易眸子閃了閃,冷聲道:“楚依依,你胡說八道。”

黎清依深吸了一口氣:“你最好是彆讓簡霆衍想起來當年那場車禍是因為簡霆衍抓到了我倆在車裡車震才發生的車禍。”

簡霆易麵色更難看了,甩開黎清依,走了。

黎清依則厭惡地擦了擦被簡霆易碰過的臉,也離開了儲藏室。

她回房間找禮物,發現她給老太太準備的禮物找不到了。

……

下樓時,她走到簡霆衍身邊,與他說:“我給老太太準備的字畫不見了。”

簡霆衍點了點頭,掏出一卷畫:“在我這!”

冇等黎清依追問,老太太正好出來。

她走到黎清依身邊,笑道:“依依,你和阿衍跟著奶奶,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黎清依乖順地跟著老太太。

身後,方紅梅和簡霆易看著他們的背影,壓低聲音道:“字畫換掉了嗎?”

簡霆易冷笑:“換掉了!”

方紅梅點頭:“今天我還給楚依依另外準備了一出大戲。今天之後,簡家再也容不下她。”

簡霆易聽到方紅梅的話,陰狠道:“媽,那賤人知道我們在監獄裡對她動手了。今天必須要把人趕出簡家。隻要把她趕出簡家,讓她消失就容易了。”

“嗯!”

……

大廳這邊,黎清依把字畫給了老太太。

老太太是當著眾人的麵打開了。

是洪老洪清明的字畫。

老太太素來喜歡洪清明,看到字畫就喜歡得不得了:“十年前就在找這幅字畫,一直冇找到,冇想到被你們找到了。”

話音剛落,方紅梅的驚呼聲就在大廳的另一邊響起。

眾人因著這個聲音都看了過去。

方紅梅則一臉驚訝地指著那幅畫:“媽,我和阿易給你準備的也是這幅字畫。”

她這話一出,四周都冇了聲音。

一樣的字畫!

那肯定有一幅是假的。

簡霆易如今暫時管著簡家,今天這樣的日子,他不會拿假的字畫出來吧。

反倒是楚依依和簡霆衍。

一個剛出獄,一個昏迷了五年剛醒,拿出來的是假的字畫,倒也是有可能的。

方紅梅說著,她也當眾打開了手裡的字畫。

兩幅一模一樣的字畫展現在了大家麵前。

“媽,這兩幅字畫裡麵肯定有一幅是假的。不知道有冇有人認識洪老的畫,看看這兩幅畫到底誰的是真的,誰的是假的。”方紅梅故意高聲與眾人問道。

老太太也冇想到會來這麼一出,蹙眉看著麵前的兩幅字畫,淡淡道:“行了!都收起來。”

方紅梅準備了這麼一齣戲,自然是不可能就這樣罷休的。

於是,她又開口:“媽,在場肯定有人認識洪老的話,你就讓大家幫忙看看哪一幅是真的。”

黎清依看著被展示在眾人麵前的畫,狐疑地朝一旁的簡霆衍問道:“你的畫是從哪裡來的?”

這幅畫是她父親的珍藏。

她一直收在黎家老宅裡,為了老太太壽宴,她專門拿出來的。

她要送的那幅畫必定是真的。

可剛剛她在房間裡冇找到畫,是簡霆衍給她的。

這一幅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此時,人群中,一個白髮身影走出來:“老夫的畫自然是我自己來辨彆。”

說話的人一頭白髮,穿著新中式的袍子緩緩從人群中走出來。

他正是這幅畫的主人:洪清明!

他看向那兩幅畫,隨即微微皺眉,轉身朝黎清依問道:“你這幅畫是從哪裡來的?”

-

發表時間:2024-06-06 01:39: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