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薑糖
2024-06-07 15:09:18

結婚三年,他對她棄之敝履,對待白月光如珠如寶。薑苒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一心做個好妻子,傅司寒冷睨她:“妻子?你也配!”他不愛她,她死心了!一紙結婚協議書想要結束時,傅司寒卻後悔了。男人漫不經心的說:“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電話裡,傳來機械的女音。

王媽一連打了幾個電話都冇人接聽,隻能先把薑苒送醫院。

到了醫院,王媽心疼的守在手術室外。

醫生給薑苒做手術,給她打了麻醉針,薑苒感覺小腹不疼了,等醒來能下床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薑苒想要下床走路。

剛走到過道上,薑苒見到了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她的丈夫——傅司寒。

王媽急匆匆從病房裡追出來,手裡還帶著外套,給薑苒披上。

“少夫人?”

王媽見薑苒呆呆站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了一樣。

順著薑苒的目光看去,見到了傅司寒。

“先生一定是來看你的!我就說先生冇那麼狠心,昨天一定是被公事耽誤了!”

薑苒臉上笑容綻放,是啊,畢竟他們是三年的夫妻。

然而,下一秒現實給了她狠狠一巴掌!

一個穿著紅裙子,肚子隆起約有四個月份大的女人,手裡拿著孕檢單從婦科走了出來。

“司寒,還有六個月孩子就要出生了。”

傅司寒冷冰冰的臉上,冰雪融化,柔聲細語的說:“下次不要亂跑,你懷著孕萬一再迷路了,孩子出事怎麼辦?”

“我聽你的話,乖乖在家待產。”

“孩子名字你想好了嗎?”

“傅淩。”

薑苒渾身僵硬,血液凝結。

秦憐憐懷了傅司寒的孩子……

原來傅司寒不是不喜歡孩子,而是不喜歡跟她生孩子。

他寧願跟小三生孩子,也不願意跟她有孩子。

難怪他確認自己冇有懷孕的時候,那麼輕鬆。

他怕是覺得,如果懷上他的孩子,秦憐憐會氣的流產吧。

看到傅司寒對這個女人如此溫柔體貼,這一刻,她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凍徹骨髓!

傅司寒抬眼間跟薑苒四目相對,她身邊跟著王媽。

傅司寒眉頭一皺:“你怎麼在這?”

秦憐憐挺著肚子,格外刺眼,薑苒紅著眼移開目光。

“司寒,你朋友?”

傅司寒冇有否認,而是對著秦憐憐說:“你先回去,我很快就來。”

“你們好好聊,有機會帶你朋友來家裡吃飯。”秦憐憐彷彿用女主人的姿態講話。

臨走前,秦憐憐抬頭挺胸,將隆起的肚子挺的更突出了,彷彿在宣戰,在挑釁!

薑苒心頭一揪,喉嚨堵塞彷彿被灌了一口熱沙子。

“她是你在外麵的女人?她懷了你的孩子?”

肚子都這麼大了,傅司寒跟她好了起碼有一年左右了,可悲的是一年前她毫無察覺。

“不關你的事,我的事你少管。”傅司寒冷冰冰的說道。

薑苒拳頭攥緊,指節泛白:“老公在外頭找小三,被妻子撞見了,惱羞成怒了?”

“妻子?薑苒,你配嗎?”

一句話,將他們最後的體麵撕成粉碎!

傅司寒上前一步,冷睨著她,神情冰冷,眼神厭惡:“彆忘了,當初我們為什麼結婚,當初我告訴過你,我愛的人從來就不是你!”

卡擦——薑苒聽到心碎的聲音!她的臉白的像張紙,纖細的身子隨時都會倒下,她咬舌,疼痛讓她保持理智。

“這麼多年,你可曾愛過我,哪怕一絲絲心動?”

“從未!”

好一個從未!

薑苒眼眶滾燙,拳頭攥緊:“當年我爸向你要了三千萬,所以你跟我結婚隻是把我當成發泄生理的工具對不對?”

“對。”

傅司寒不得不承認,薑苒年輕美好的身體確實讓他上癮。

但他能想到合理的解釋就是,他喜歡這具**帶來的歡愉。

薑苒紅著眼,緊緊盯著傅司寒:“那麼接下來呢,你打算跟我離婚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